從容面對人生起跌 張繼聰黃德斌靠跑步減壓

副刊版 2022/04/28

分享:

分享:

型男黃德斌張繼聰(Louis)有不少共通點,除了同樣高大威猛,戲路也愈來愈似。張繼聰拿手的喜劇,也遇上《大叔的愛》KK這位對手了。除此之外,阿聰和德斌都是運動癡,講起跑步行山,兩個大男人就有講不完的話題。

張繼聰黃德斌在去年《逃獄兄弟》已曾合作,因影片在內地票房和口碑不俗,因而促成再拍兩集成為三部曲。二人在《逃獄兄弟2》再碰頭,張繼聰是原本安份等出冊的監犯,卻被時勢迫到要逃獄;而黃德斌是為求上位不擇手段的獄警,因命運際遇,注定勢不兩立。

黃德斌拍這套戲時,正值電視上播《大叔的愛》,向來形象較嚴肅的黃德斌,突如其來的喜感,跟《逃獄兄弟2》的陰沉有極大對比,連導演都覺黃德斌像精神分裂。他笑道:「其實演員是好被動,當然我都想做不同類型的角色,也要看團隊對你是否信任,不是說自己想轉就轉。」

自困愁城便如坐牢

參演《逃獄兄弟》,黃德斌和張繼聰最大感受,是因影片主要是監獄場景,故甚少女演員的戲。阿聰笑言:「拍男人戲,最舒服是減少了等化粧整頭的時間,而且多數是穿犯人衫,所以可以好快埋位,最慘是夏天要拍冬天戲,常要穿着監倉的厚衣。」黃德斌稱這便是演員辛苦的地方,經常要上山落水,但拍戲正正就是由群體一同努力的成果。

監獄是電影場景,也可以是象徵隱喻。張繼聰坦言每個人都會遇上低潮逆境,在不如意時,感覺也如在監牢,四處盡是壓迫。「在讀書時最有一種坐牢的感覺,因為科目和校服都不是自己選,有次返中學表演唱歌,望着四周環境,感覺都挺似監獄。這就是心態問題,監獄不一定是外在,當自己鑽了牛角尖,自困愁城,已經是一座內心監獄,所以我都注重心靈自由,常會自我開解,不要把問題困在心裏。」

黃德斌也有過來人的感受,他稱人生一定會有起跌,就看你如何看待,有時也要去面對現實。「接受必然出現的高高低低,沒有低潮何來高潮,明白了人有逆境,就去勇敢面對,不要逃避,只懂沉淪下去沒有意思,只有面對和接受它,如果你沒有準備好,別人又怎會給你工作呢?」

靠跑步行山減壓

做男人要勇於承擔,但有時壓力太大,亦要懂得去紓解。近年愛上駕電單車的張繼聰,同樣熱愛跑步。「因為兩者都需要專注地進行,自然令腦袋可放低其他煩惱,只享受那一刻的感覺,尤其跑步,我也是靠教練去鞭策,叫我沿馬路、隧道去跑兩小時,真係好甘,但跑步令身體釋放了安多酚,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人也會開朗些。」

黃德斌亦是每遇壓力,就會去行山或跑步作調劑。「最初跟發哥(周潤發)一齊跑步,他專揀斜路,行都辛苦,何況跑!但今次跑到了,下次又挑戰更斜的路,漸漸竟然喜歡上。早前因疫情沒有工作,便天天早上去跑步,每日由8公里漸增到12公里,好多人見我突然瘦了,以為我有病,其實只是對跑步上了癮,變得清減,人也愈來愈開心。」

阿聰更笑言,將來女兒的擇偶標準,必須是要熱愛運動。「我試過打風、街上水浸都照跑,能克服跑步困難的人,意志力也不會太差。長跑是一種心態,就算有多大挑戰,都要學懂以從容心態去面對,我很喜歡這種正面的態度,為跑步賦予意義。」黃德斌十分認同:「喜歡運動的人,都是有自律性,有意志力,也更能夠面對壓力。」

---------------------------------

以真實個案建構監獄

《逃獄兄弟》在首集上映前,曾因戲院停開至押後映期,至第二集亦遇同一命運,本來在1月初上畫,無奈再受第五波疫情影響而延至本周才開畫,導演麥浩邦坦言不會太擔心,更盼望疫情盡快過去。「上一集因為有口碑,才可以開到續集,故觀眾的反應令我們更加期待。」

電影中的逃獄情節雖是虛構,但由監獄場景的建構,至當中的細節,都做了不少資料搜集。曾修讀建築系的麥浩邦稱:「香港過往是未試過有成功的逃獄案例,而許多懲教人員都指基本上不可能發生,雖沒有先例,但創作可以假設和加入戲劇性,當然監獄的防守程序是簡化,但當中理論基本上可以成立。」

﹏﹏﹏﹏﹏﹏﹏﹏﹏﹏﹏﹏﹏

髮型(張繼聰):jobbylee@gmail.com

化粧(張繼聰):LevinaBo

﹏﹏﹏﹏﹏﹏﹏﹏﹏﹏﹏﹏﹏

圖片:經濟日報資料庫、電影劇照

作者、責任編輯:陳家昌

張繼聰和黃德斌在《逃獄兄弟》系列再度合作,兩位陽剛演員同樣熱愛運動。

黃德斌戲中演陰險的獄警,利用囚犯令自己上位。

熱愛跑步的阿聰,曾參加馬拉松比賽。

張繼聰笑言在戲中主要是「食腦」,故危險的動作場面不用參與。

黃德斌跟一班藝人,常跟着發哥去行山跑步。

張繼聰謝安琪夫婦都很喜歡運動減壓。

導演麥浩邦為《逃獄兄弟》做了不少資料搜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