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社企主管提早退休轉做禮儀師 籲大眾規劃人生最後畢業禮

副刊版 2022/04/28

分享:

分享:

2015年,53歲的楊秀蘭決定提早退休,非為享清福,而是為他人的人生「畢業禮」作禮儀師。7年時間見盡人生無常,她懂得每個人都得面對自己人生和最親的最後畢業禮,心態在於「做了」和「做好」的分別。

楊秀蘭自言是有計劃的人,站在人生交叉點,躊躇倒是有,在轉身當殯葬禮儀師前,她也讀了陪月課程。

「做不到死,就做生吧!當時朋友說,外國華人社會想請人去做陪月,如果這行真的不適合,起碼還有後着。」給自己1年的適應期,看看是否適合這行,但大可不用提早退休/辭職去吧,她坦言:「有兩份工做,收入又幾好,但會沒有心機去學,所以要給自己破釜沉舟,才知道真正適不適合!」

不說多謝和再見的職業

1996年開始,她在東華三院轄下的三級工場任導師,主要職責是訓練智障和精神病康復者公開就業,2005年轉至東華旗下社企做業務主管,2015年決定申請提早退休。

「當時53歲,若到55歲再不轉,就沒機會!」

然而,人人避之則吉之地,因工作關係而深入認識,東華工場會製作殯儀相關印刷品,做社企時更需帶適合學員到萬國殯儀館做清潔。「這行比較難請人,很多時外判給社企,既可解決人手問題,也可提供就業機會。」

她帶過精神病康復者和智力較遜色的人士去殯儀館工作,發現前者因容易產生幻覺,更加疑神疑鬼;後者因不理解死亡是一件甚麼事情,反而較適合,這些都是管理上的日常。

誠然,適不適合當一位禮儀師,是把別人的無常,成為自己工作需要面對的日常,是如何讓自己保持不麻木卻又要清醒的心態。第一位讓她覺得適合這份工的,是她第3個客。

「朋友轉介她給我,通常我會先問3個問題:男或女?在哪間醫院走?幾多歲?答案是男,葵涌醫院,19歲。大概猜到好大機會自殺,因葵涌醫院多數做精神科。之後她竟問可否自行上網預約焚化爐,我突然呆一呆,不好意思直問她覺得GoGovan會幫你車?她冷冷一句『乜唔得㗎?』原來她從內地來,不知道香港法律對處理屍體是非常嚴謹。於是問她是否有經濟困難,她才開始鬆口,後來讓她知道哪裏可申請援助基金。最後還是不達標,因銀行簿上限是6千元,介紹她的那位朋友夾了萬多元帛金,她卻全數放到銀行……」

最後,楊秀蘭跟當時公司老闆開了一個價格相宜(1萬元以下)的殮葬套餐。因這次勞心勞力她知道自己適合這行,至少她懂得怎樣抽離。「每次我都會檢討可改善的地方,個案有幾不開心,給自己3日,過後要把這件事放低。」

每次完成禮儀,她會以「今日某某喪儀功德圓滿,身體健康,萬事順境」作結。她說這一行不會講再見和多謝,只會說受惠,就連完畢也好像不吉利。

做了和做好的分別

處理別人的身後事,常被問的是如何面對哀痛,她的答案是平常心,還附帶了一個問題:做了一件事,還是做好一件事。

「好像新冠病毒染疫死者,我會建議他們的家人直接到醫院做。好多人接受不到,在醫院直出,但其實有些事情可稍後才做。」

哪怕有人會說針唔拮到肉又怎知痛,然而,親自為親人做人生最後畢業禮,楊秀蘭無可避免遇上-她的哥哥因病在醫院離世,自細兄妹感情要好,當收到醫院電話,霎時六神無主的她還得向母親交代。她懂得母親脾性,沒打算瞞騙,回家時直言其子已走,大家要到醫院見最後一面。

「媽媽見到兒子即嚎哭:『你咁懶瞓做乜,叫極唔醒!』,跟電視劇對白一樣,我走過去跟她說:『不用叫,他是叫不醒,你的兒子已經走了。』然後她一手揮開我:『你亂講』,那一刻我要很清晰,不斷告訴要接受現實!現在你兒子走了,你新抱站在那裏,也很傷心,但你千祈不可以塌下來,到時我一個處理你們3個人。你想怎樣處理便要跟我講,到時搞得不好別怪我,她『哦』了一聲,就沒有再喊……往後那幾天不斷跟我講想怎樣做,幸好阿嫂也很體恤,永遠都說:『最緊要你阿媽覺得ok!』」

她們一家人需要半年才平復心情,而她也總算學懂平常心。在這一行7個年頭,收入不算穩定,很多時要好天收埋落雨柴。除了靠口碑和朋友轉介,她也希望正面推廣這行業。她說行頭已予人形象不好,行內人更要以身作則,不要搞到自己不修邊幅。最後筆者問,如可減卻「死神來了」的不祥,給她更改這份工作稱謂,答案是甚麼?

「最希望職位是人生規劃顧問,既然現在有甚麼元宇宙,大家對死亡沒那麼忌諱。而愈做得耐,愈來愈多人有自己的見解。他想怎樣規劃,我可給予意見,解釋等同顧問,適合稱為consultant多過planner。」

﹏﹏﹏﹏﹏﹏﹏﹏﹏﹏﹏﹏﹏

圖片:曾耀輝攝、受訪者提供

作者:黃鑑江

責任編輯:張頌婷

楊秀蘭,今年60歲。過去廿年服務於社會福利界,正式從事殯儀服務7年多,見盡人生無常最後時刻。熱愛參與義工服務,發現很多長者在人生的最後一程而憂慮,以致決定投身殯儀業,希望讓長者可籌備自己的人生畢業禮,以圓滿他們的一生。

楊秀蘭在一家有 20 人規模的社企當業務主管,主要替有工作能力的特殊人士尋找職位機會。

訪問當日附近有一所東華三院工場,而她也曾在何文田一間東華三院轄下社企當過業務主管。

楊秀蘭的卡片上寫上禮儀策劃,日常除了替死者家人從領屍、守夜和出殯張羅,也要提供適合的方式辦理身後事。

她的工作圈,離不開殯儀館附近一帶的長生店和花店。

工作面對生命無常,除了給自己時間抽離,也會跟子女一起去外地旅遊散心。

楊秀蘭熱心公益,曾參與民安隊服務工作達 14 年之久。

她經常參加義工服務,曾到國內山區探訪貧困學童。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