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忘不了」

副刊版 2022/04/29

分享:

分享:

盡得天時地利的港人喜吃鮮魚,由價格相宜的雜魚,到身價高昂的青衣、蘇眉,都要求鮮活,未能在水中暢泳者,便上不了大枱,但大家又可知道,全港叫價最高的,竟是冰鮮魚。

野生大黃魚長於中國南海和東海,本來產量豐富,但由於過分捕捉,現已被列為瀕臨滅絕類別。物以罕為貴,野生並高頭大馬的大黃魚少之又少,故此,在香港著名餐館售價輕易過萬元。另一貴價魚來自馬來西亞和印尼等地,這便是暱稱「忘不了」的Empurau(學名Tor Tambroides),此野生河魚體形肥大,喜吃熱帶森林掉下河裏的果實,亦因過分捕捉而變得罕有,價錢不菲。

醫生也曾有緣品嘗,大黃魚肉滑清甜,但香味較淡亦多骨,而「忘不了」卻肉質粗糙,惟魚肚部位較好味,而那相傳的果香味定要靠極高想像力才能品嘗,以五位數字價格所換取的經驗,只能算是經驗,試過就算。

貧富懸殊社會炒賣成為風氣,只需是罕有,不論品質,便有人願出高價購買,例如近期熱炒的Burgundy紅酒,只要是Leroy或Jayer出品,便能輕易以五至六位數字成交,亦即是一杯酒可能近一萬大元,毫無疑問這些都是好酒好菜,但相比世上其他美酒美食,這性價比早已超乎理性,以高價買來是一份人無我有的虛榮。

最貴的美酒美食,最終也只會大部分化作熱量、脂肪和大小二便,剩下的,只是一絲回憶,這「忘不了」大可以忘掉吧!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