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將提速加息 港按息如何走?(上)

置業家居 2022/04/30

分享:

分享:

新冠疫情衝擊全球供應鏈,價格扭曲令美國通脹率漲至8.5%逾40年新高,高通脹問題持續多月,美國聯儲局已視打擊通脹為首要任務,市場普遍預期美國將於今年5月及6月的議息會議各加息0.5厘,即上半年美國加息幅度料合共達1.25厘,較過往加息周期明顯提速。香港採用聯繫滙率制度,港息趨勢主要跟隨美息,只是步伐及調整速度未必一致;美息加快上升的情況下,港息走勢將會如何?

現時港元拆息(HIBOR)按揭計劃的選用比例達97%,當H按息觸及以P按為基準的封頂息率前,按息變化便主要受HIBOR升跌所影響。拆息波動性較大,過往一向早於最優惠利率(P)上調,拆息主要受美國息率、銀行結餘充裕程度、本港資金流向、港元供求等因素影響;而在銀行體系結餘充裕的情況下,港元拆息升速較常滯後於美息。雖然在不同因素下,歷史不一定重複,但仍具參考價值,筆者嘗試在此回顧對上一次美息上升周期之港息變化作參考。

港元拆息升速滯後美息

首先前提是2008年金融海嘯延長了美國當其時之減息周期,累計減幅達5.25厘,而港P共減3厘,減幅少於美息。隨着經濟回穩,美國於2015年底啟動加息周期,加息0.25厘,再於一年後2016年底才再加息0.25厘,2017年持續加息步伐,3月中再加息0.25厘,其時美國息率共加了0.75厘,聯邦基金利率處於0.75厘至1厘,而1個月美元拆息升至約0.92厘。先看看本港HIBOR水平如何變化?當時1個月港元拆息約0.45厘,較2015年進入加息周期前約0.24厘有所上升,但較美元拆息仍低0.47厘,期間香港銀行體系結餘超逾$2,500億水平,而在拆息仍明顯偏低情況下,當時最優惠利率(P)亦未有需要上調。

若果今年5月美國如市場預期加息0.5厘,聯邦基金利率亦同樣處於0.75厘至1厘;現時本港銀行體系結餘約達$3,375億,同樣屬高度充裕,現時1個月拆息約在0.21厘水平,而1個月美元拆息約0.7厘,若美國5月份如期加息0.5厘,1個月美元拆息料逐步升至約0.9厘,港元拆息亦較大機會在結餘充裕下不跟足美息升幅,或逐步升至約0.4厘至0.5厘,其時實際按息約升至1.7厘至1.8厘。

若美國於5月加息0.5厘後,個多月後再於6月加息0.5厘,屆時聯邦基金利率將升至1.25厘至1.5厘。在對上一次加息周期,美國於2017年12月亦將聯邦基金利率加至1.25厘至1.5厘,當時美元1個月拆息升至1.5厘,其時1個月港元拆息結合美息上升及年底因素升至1.1厘,其後於2月份回落至0.8厘,而銀行體系結餘雖跌但仍處於超過$1,700億水平。若然今年本港拆息同樣跟隨美息有所上升,但基於市場資金仍充裕而不跟足,6月美國加息後,本港1個月拆息有機會逐步升至0.7厘至0.8厘,實際按息升至約2厘至2.1厘。

銀行體系結餘縮減速度屬關鍵

在過往加息周期,每當處於資金高度充裕的環境下,港元拆息未會即時跟足美息升幅,升速有所滯後。這麼說來,港息跟隨美息升幅的快慢,實際上視乎本地市場資金充裕程度,現時來說,銀行體系結餘減少的規模及速度屬關鍵因素。過往當港美息差進一步擴闊,美息較吸引的情況下,買美元沽港元作套息交易的誘因增加,繼而推動港滙觸及7.85弱方兌換保證,引發金管局干預及本地資金流出,銀行體系結餘便會明顯縮減,在銀行體系結餘跌穿$1,000億水平後,港元拆息跟隨美息上升的速度便會顯著加快,而且受本地季節性因素的影響亦較大。

事實上,影響市場息率往往並非單一因素,最近港美息差開始擴闊,由於股市波動、投資環境未見新焦點,連帶促使港元需求轉弱,令港元幾近觸及7.85弱方兌換保證;加上美國將較上一次加息周期更快進行縮表(預期最快5月),有機會令市場資金規模加快縮減。

ivywong@centamail.com

撰文 : 王美鳳 中原按揭經紀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欄名 : 樓市講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