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凋零

副刊版 2022/05/05

分享:

分享:

疫情前外出公幹頻密,香港機場就如家般親近;疫情爆發逾兩年滯港,機場的記憶已開始模糊。

重新邂逅,感覺有點不真實。機場景物依然,卻帶着明日黃花的老態,昔日人頭湧湧不再,換來一片凋零景象。大部分商店、餐廳關門停業,就是寥寥幾間依然營業,商店也只有少數廉價商品,令醫生想起中國開放初期的機場,偌大建築空間卻缺乏人氣,想不到繁華一時的東方之珠,如今竟如逆時針倒後走。

經多哈(Doha)轉機到倫敦,深夜十二時到達,想不到這裏的機場仍車水馬龍,所有名店燈火通明,食物店人煙鼎盛。除臉上的口罩外,沒有任何疫症痕迹。想比之下,香港機場猶如被遺忘的過時美女。

防疫固然重要,但理性防疫更加重要。香港政府的熔斷政策,針對航班有五人感染,便要停飛五天,只是航班有多少人染疫全屬偶然,並非航空公司控制能力之內。若要實施熔斷,理性上應是針對整個國家而非個別航空公司,這些似是而非的政策,只會令航空業、旅遊業雪上加霜,對今時今日的香港防疫,無重大幫助。

香港經濟發展和國際地位,全賴其運輸樞紐,惟過去兩年盡失優勢,至今其他國家已東山再起,但香港仍處於這兩難膠着狀態,領導者缺乏明確方向,港人也無所適從。醫生這次初嘗疫後外出難關重重,隨時面對熔斷而不能回港,試問外人又怎會對香港提起興趣?

清零與凋零,政府要向市民交代。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