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交煎 危機四伏 迎難而上

評論 2022/05/06

分享:

分享:

下任特首面對的,將會是一個複雜困難的環境:新冠疫情揮之不去,甚麼時候有第6波或第7波,無人可說得準;經濟去年有不錯的復甦,但今年第一季隨即有4%的萎縮,反映經濟基調並非是陽光燦爛;國際環境惡劣,美國極欲把中國的復興扼殺,香港卻夾在中間;俄烏之戰爆發,乘勢而起的美國及西方盟國與俄羅斯之相互制裁戰方興未艾,會否摧毀了過去30多年全球經濟一體化的進程,或甚至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滅絕人類,風險遠比幾年前為高;香港內部黃黑思想餘毒未除,在國安法威懾下,破壞活動不再如2019年般猖厥,但不少人對建設社會及自身事業態度消極,我們難以把香港說成是一個如內地般士氣高漲、奮發向前的社會。

疫情揮之不去 國際爭端不斷

下任特首當然不能以打好一份工的心態面對上述這些挑戰,他要迎難而上,對外對內都要披荊斬棘;不單是特首,整個政府及港人都應該要有這種心理準備。

理論上,特首不用理會外交,這是中央政府的責任,但有時內外事務犬牙相錯,內外也不是這麼容易界分清楚的,金融中心問題正是一個鮮明例子。

香港之所以有資格被視作世界3大金融中心之一,建基於幾個條件:第一,香港背靠內地,外資要與中國做生意,香港可提供不少方便;第二,資金可隨意進出香港,不受限制;第三,港元與美元牢固掛鈎,持有港元資產與持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的貨幣,分別不大;第四,香港擁有價值4.39萬億港元的外滙儲備,其數量之巨,世界排行第7,以一城之力,外滙儲備3、4倍於美國,而且這些儲備中,有1.73萬億港元是財政儲備及基金權益,政府有權決定如何運用。

這4項本來都是香港的優勢,但國際環境丕變,優勢卻可轉化為風險,不可不防。香港與內地經濟金融關係密切,反有可能成為美國的打擊對象,如果香港對內地重要,又有甚麼比重創香港的金融業更有利於打擊內地的經濟?

資金自由流通,甚麼樣的對冲工具都可施之於香港,使其風雨飄搖;港元與美元掛鈎本有利於美國,但若一些美國無知政客被反華思想蒙了心智,強行禁止港元與美元掛鈎,甚至對香港持有的美債賴帳,而香港又毫無準備的話,也會損失慘重。

港金融優勢 要防反變風險

俄烏戰爭爆發後,西方對俄羅斯實施制裁,已顯示出當今世上豺狼當路衢,蒼蠅間白黑,擁有的外滙儲備愈多,懷璧其罪,愈容易被人賴債搶掠。今次行政長官選舉唯一候選人李家超,因過去工作關係,見慣壞蛋,亦處理過涉及外國特工的斯諾登事件,應有不錯的警惕性,希望他從俄烏戰爭的過程中,亦學到香港應如何面對金融衝擊。

在對內事務上,千頭萬緒,如何應付?現時李家超倒明白重點,提出要以結果為目標,這是很有針對性的管治思想。

香港的AO公務員體制有一重要的文化特徵,便是事事只懂等待上級指揮,缺乏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工作失敗時,常聽到的答辯是「已完全按規章辦事,符合程序。」做事一板一眼、有規章程序,本是好事,但好事也完全可變為壞事:缺乏創意與解決問題的決心,便只能以符合程序作掩飾,而政府制度對擁有這種辦事作風的人並不懲罰,他們反而更有可能無風無浪、步步高陞。

因循管治模式 難治亂世

這種管治模式,在社會穩定的太平年代可以十分有效,但在多變的年代、新形勢層出不窮之時,事事按既有程序執行,只會造成因循守舊、一事無成。我在家中間有看內地的戰爭片或諜戰片,這些電視劇香港拍不出,當中常聽到上級下了命令後,無論任務如何艱巨,接令者都會說「堅決完成任務」,有時還會立下軍令狀,任務完成不了會遭到重罰;至於這些人用甚麼方法、是否按甚麼程序,倒是無人會理會的。

這是完全不同的管理模式,執行者有充分的自由發揮創意,而且有強烈的誘因完成任務,他們的賞罰也是由能否完成任務而定,與是否符合程序了無關係;缺點則是容易出現不擇手段的行徑,需要強大的道德教育制約,但在應付充滿危機及變數的社會,卻比事事講求所謂的「程序公義」來得更為有效,更能抗衡官僚的懶政、怠政。

未來特首選中,以結果為目標作為管治的心法,是正確之舉,但如何貫徹,以及激勵因素如何設計,仍足以左右成敗,宜仔細思考。

本港公務員按規章程序辦事的管治模式,本是好事,但在現今新形勢層出不窮之時,卻會顯得因循守舊。(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