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口剩三千四百元萌轉行 舞蹈員轉型保險培訓導師 人生大逆轉

副刊版 2022/05/07

分享:

分享:

年少無憂慮,22歲加入主題樂園當上舞蹈員的鍾家豪(Kargo),有舞跳有糧出,日子過得愜意。3年後他突然轉換跑道,入職保險業,由零開始逐步打拼,如今已是保險培訓導師,開辦各類型公開培訓課程,闖出一片天,箇中有血有汗有淚。

鍾家豪十四、五歲已熱愛跳舞,他坦言原因是自小家貧,跳舞毋須器材不用花分毫,隨時隨地可起舞,於是便自學hip-hop街舞,跳着跳着,逐漸被人認可。「我性格向來欠自信,別人覺得自己跳舞叻,信心由此而來。」他的偶像有兩個:郭富城和Michael Jackson。

他在香港中文大學讀食品營養科學,畢業時適逢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於大學內聯網上作招聘,其一職位為舞蹈員,Kargo二話不說申請。面試地點在灣仔演藝學院,他與「dance so」(舞蹈學會)隊員一同往面試,單單他面試的時段,300多人僅聘6個空缺。結果像不少明星考藝員訓練班的情節,同行者全部落選,Kargo順利獲一紙聘書。

「6個受聘者有TVB舞蹈員、有演藝學院舞蹈系學生,遠自北京舞蹈學院學生也有,位位勁人,即是可把腳擺放在頭頂那些,我卻甚麼也不是,純粹是一個愛跳舞、細細粒的男仔,憑藉的是滿腔熱情。」Kargo成為香港迪士尼樂園第一批舞蹈員。

無憂無慮舞蹈員

樂園表演員有一百多人,舞蹈員需輪流擔任不同角色,每日演出兩、三場。他說最辛苦是練習,盛夏的欣澳氣溫可高達攝氏40度,男仔跳時boxer赤裸上身,女仔tube top運動褲,經常曬到甩晒皮,又黑又瘦。「是體力上的辛苦,踢腿、揹戲服,如扮一個畫家,大熱天時要穿上冷衫;萬聖節扮食人花,服飾可重達二、三十磅,膊頭和關節會勞損司空見慣。」惟精神上卻富足,日日有舞跳,做好今天工作,每月出糧$12,800;加上同事都是後生仔女,每日收工只是想去哪裏玩,毋須費心神想儲錢買樓那麼長遠。

他舞藝一直是自學,自知技不如人,人家輕鬆拉一個大字馬,Kargo放工會自行加操,把沙包壓着兩腿,日子有功,兩、三個月終可壓到一字馬、大字馬。「要達成一件事的心,意志力是很強的。」

裸辭由「負數」做起

接近3年的全職舞蹈員生涯,22歲跳到24歲。2008年Kargo入職金融保險業,突然轉軌道,沒有甚麼生離死別的大事件引發,他只是有感跳了幾年,銀行戶口結餘僅有約$3,400。「在更衣室換衣服期間,突然一陣恐慌感襲來,我在想,每年大概加3%至5%人工,萬一到了30歲,工作模式、積蓄、成就都沒大變化,最怕這個『舒適圈』隨年月牢不可固,更難走出去。」

為免自己會騎牛搵馬,他翌日索性裸辭,再作打算,遞辭職信後的一個月,他天天在想找哪類工作。「如果找一份同樣是表演行業,轉職也沒意思,一是不變一是要做得徹底。」他結果入職了一份零底薪、由朝到晚要對人、加上自己無人脈網絡、無家底、無銷售經驗下,與前份工風馬牛不相及的工作-金融保險從業員。

「我入保險業不單止是白紙,更可用負數來形容,當年僅得二十四、五歲,我沒甚麼可輸,做兩年無成績,到時再想吧!」

不斷學習為自己增值

徹頭徹尾的改變,也意味由零開始,Kargo一如同行,第一張保單都是由朋友開始,到第三個月,他改變了策略,每天大清早上班,比同事早兩小時。「因為自知是新人無人認識,早上班碰上資深同事、經理、總監,請教他們做保險的成功秘訣,天天如是,取經取足5個月,集各家所成融會貫通,打通思路。」

本業要熟悉外,他亦汲取不同知識如紅酒班、雪茄班、NLP(身心語言程式學)等,單單「學嘢」都用了二、三十萬。「其實當時我都未搵到好多錢,學這些都是投資,來增加自己的本錢。」但當時他的朋友都覺得他發神經,付出那麼多,也不知能否長做,Kargo卻堅定不移。

主動獲大額保單

機會從來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當他入行兩年多,在一個酒會上見到一個專科醫生,互不相識素未謀面,Kargo主動跟他打招呼作自我介紹,對方樂意聽他的金融保險服務解說外,後來更邀他翌日到其診所進一步洽談。結果,Kargo成功簽了一份價值接近百萬的保單,獲佣金四十多萬,更開心買了一部開篷車,以作紀念。

「這張單對我的重大意義,是為我打了一枝強心針。後來問這醫生為何願意投保,他說我很得意,也少見人如此主動。為簽到單,大家着眼於做大量分析、抽絲剝繭獲取回報,但人與人之間我覺得更重要是passion、感染力與執行力。」

從事保險業14年,別以為他一帆風順,捱更抵夜、日曬雨淋,晨早在地鐵派咖啡做問卷、在街上逐間舖、寫字樓搵客戶等統統試過。初出茅廬無經驗無人脈,他說都是靠對工作的熱誠及勤力打動客人。「工作時間長,每月一、兩天會在公司捱通宵,翌日又準時開會。初入行頭半年,試過一個月僅得八百、一千元,當你視這份工為自己終生事業,初起步要守,幾多徒勞無功的事情也做過了,也是自然不過。」

分享經驗得多,Kargo發現自己對教學甚有興趣,於2019年成立KargoStudio Limited,舉辦保險業培養課程及分享會,針對性解決同業問題。他說本港持牌保險從業員有13萬人,無論經濟好經濟差都多人入行,這兩年疫情百業蕭條裁員,不少人選擇做保險,因入場門檻不高,也代表競爭愈大。

業界需要「補習社」

「也有一個問題是良莠不齊,惡性循環下令人感到不專業。業內有一標準是百萬圓桌MDRT,香港約5%從業員取得資格,餘下95%做甚麼呢?可能是兼職、hea做、不夠專業、無生意都不着緊。其實勤力去做,細有細做,不會搵不到食,因此我覺得保險培訓是必須的行業,間間保險公司培訓都是內部標準,要這行業長做兼做得好,單單靠公司培訓是不足夠,一如學生需要補習社一樣。」

他說保險培訓是教人怎樣專業、有技巧去銷售。「當然視乎當事人想不想學,有幾想在此行業一展所長。既然認真做的不足一半,肯鑽研、肯學習已經能突圍而出了。」能否把握機遇,有時也是事在人為。

---------------------------------

「斷六親」的行業?

有言「做保險斷六親」,Kargo更指網上更以「保險狗」來形容業界,其實這行業要考牌,全球業務運作也不能缺乏保險,車輛在街上行駛也要有保險。但一些人對保險就是抗拒,有親友銷售保險就避之則吉,他強調:「這關乎人吧,如果人不好,做不做保險都會無朋友。以我為例,我從事這行,生活圈子反而大大擴闊。」

他提醒,專業做好這行業,提升自己更重要。「而且有時見到人,不必次次都講保險,有其他話題,大家都開心。」

作者:周美好

責任編輯:劉妙賢

Kargo表示:「保險業界流失率高,適者生存,需要擁有專業技巧及自律性才能提升個人價值。」(黃建輝攝)

他自學跳舞,出色舞技,為他大大增加自信。(被訪者提供)

Kargo的愛犬柴犬女BB。(被訪者提供)

郭富城是Kargo的偶像。(被訪者提供)

具膽識的Kargo由舞蹈員轉職。「要改變,不如180度改變,不只是轉換工作環境。」結果他投身保險業,如今已 14 年。(被訪者提供)

Kargo不時出席講座及接受媒體訪問,分享心得。(被訪者提供)

林作起初投身保險業時,也是Kargo的學生。(被訪者提供)

Kargo成立公司舉辦個人保險培訓課程,針對性解決同業問題,一如保險業的「補習社」,反應熱烈。(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