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日靠攏欲制華 中國怎解圍?

評論‧世情 2022/05/09

分享:

分享:

俄烏戰爭改變世界格局,西方貌似空前團結,中國戰略環境看來亦面臨更大挑戰。不過,誰無風暴勁雨時,守得雲開見月明。以下兩點,現在值得翻出來重新品讀。

第一點,法國總統馬克龍一直提倡歐盟「戰略自主」(strategic autonomy),德國朔爾茨政府方向類近,卻有微妙差異:去年底3黨組閣時避開了「自主」表述,改為「戰略主權」(strategic sovereignty)。

第二點,美國前資深外交官、尼克遜訪華首席繙譯傅立民(Chas Freeman)近期點評美俄在烏克蘭代理人戰爭,以亞非拉發展中國家拒絕選邊站、沒有跟隨西方反俄現象,重申了他向來有之的見解:當今世界的分裂,並非源於「民主」和「專制」,而是來自傳統帝國主義殖民大國及受其壓迫的國家。

俄烏戰火下 中歐關係恐加速質變

本欄在去年9月德國大選前指出,無論如何,德國多年來經貿合作優先的對華政策,長綫恐不會維持下去;今天俄烏炮火下,中德、中歐關係更呈加速質變之勢。

德國現在有意牽頭歐盟,聚焦平衡中國影響力,重點拉攏印度及日本,而最壞情況恐與明確反華的美英軸心合流。中國拆招,適宜爭取兩個國家,一個是法國,另一個正正也是印度。

歐盟委員會主席、德國前防長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4月下旬訪完印度後,本周會到訪日本;德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4月底首訪東亞,去的也是日本,說明德國已拋棄默克爾東亞行首選中國、16年訪華12次的一套,中德親密不復再。另一邊廂,印度總理莫迪上周訪歐,猜猜首站是哪?對的,柏林。

俄烏戰事吃緊,德歐領導人何以密集式走到地球另一邊?朔爾茨也算是比較厚實坦白的,他在東京說,自己選來這裏並非巧合,德國反對脫鈎,但需竭盡所能確保供應鏈不會依賴單一國家,「這是我們從烏克蘭危機獲得的經驗。」

朔爾茨說的是誰,誰都清楚,但真正的大問題是,德國與歐盟戰略都尚在雛形,中德歐關係在經貿以外,正面臨一些不可預測、且潛在影響極大的因素。

法德對歐理念分歧 將逐漸顯現

也許是默克爾精通挑選甚麼時候急流勇退,或者是她的繼任人十分倒楣。朔爾茨這位「沉悶」中間派選情本不看俏,卻以凌厲後勁爭得總理寶座,大家以為他大致延續默克爾路綫即可安枕無憂,豈料他一登頂,前面就是冷戰後最大地緣危機的萬丈懸崖!

朔爾茨除了是新手總理,更來自「知俄」社民黨,負有「原罪」,此時顯得身不由己,只能隨波逐流。從提倡「新東進政策」與俄羅斯接觸、是否煞停北溪二期氣管,到是否向烏克蘭運送武器、是否禁止入口俄羅斯能源,他都是先堅持溫和策略,後受到批評和壓力,再退讓逆轉決定,說得好聽是順應民情,說得難聽就是次次押錯邊又耳仔軟,立場底綫不清晰;這亦反映出綠黨在朔爾茨政府的影響力,該黨崇尚意識形態,親美反中俄,更掌握外交、經濟部長兩個要職。

對中國來說,當前心裏沒底的是,歐盟在德國主導下,與印度、日本靠攏,是否單單旨在多樣化投資,建立既無中國也沒美國、不針對第三方的多邊合作?還是最終會與美英澳等英語國家軸心合流,擺明在「印太」拉幫結派點火搞對抗,甚至像英國一些政客般,揚言要軍事干預台海?

假如德歐追求的是前者,對中國倒非壞事,反正中德歐關係結構變化長遠在所難免,德歐在亞洲戰略擴張,其實亦可制衡美英軸心;憂慮在於,德歐選擇的是日本,就怕日本只是美國政策在亞洲的橡皮圖章,加上日方對台海野心本就不死,恐將德歐引向捆綁美國戰車,迎面衝撞中國的局面,屆時不但德歐會嚴重受損,中方亦會非常孤立被動。

京宜爭取法國印度 加強團結

那麼,中國如何防止德歐亞洲戰略與美英軸心合流?筆者愚見認為,應該團結法國及印度。

隨着朔爾茨對親美力量及美方壓力步步後退,德國有跟隨嘗試鬥垮俄羅斯傾向,而法國總統馬克龍成功連任,繼續與普京對話,獨立於美國尋求歐俄不友好也至少能共存之道,歐盟兩大國法德的歐洲戰略理念分歧,估計會逐漸顯現。

法德在俄烏開打前,已有矛盾迹象,法國認為歐洲利益受美國籍北約綁架,故歐洲需建立保護自己的能力,不靠美國,「戰略自主」,而德國雖然同意歐洲當自強,但並不希望脫離美國保護,只想有一定「戰略主權」。

德國戰敗後,成為冷戰東西對峙最前綫,卻成功由此發迹成經濟巨人,已習慣了將安全交到美國駐軍手上的政治侏儒角色;相比之下,法國向來就算國力二等,也自視要發揮一等影響力,尋求與一流大國對等周旋,拒絕成為任何人附庸,並尤其看不起英國抱美大腿,還自以為在發施號令;中國不妨順着這些綫索,對法國做工作。

不當西方馬前卒 印拒與俄割席

至於印度,這個西方內部不同力量都在拼命拉攏的非西方國家,心態更為耐人尋味,甚至可以說和中國更為接近。

印度至今抵住美歐英日壓力,拒絕跟隨西方陣營對俄割席,一方面說明印度體量夠大,敢於左右逢源兩面通吃,不怕對方反枱;另一方面則如傅立民看通的,世界真正分歧不在政治意識形態,而在前殖民者與被壓迫者。印度決心不當西方馬前卒,不甘成為白人爭霸工具,可謂代表了廣大發展中國家想說但不敢說的心聲。

事實上,中印作為兩大友俄國家,多少都受到俄羅斯與西方鬧翻拖累,此刻正是中印改善關係契機。印度目前雖在「享受」西方攻擊中國、卻禮遇印度的赤裸裸雙重標準,但其對西方權謀的固有警惕與反感,肯定亦大幅加深。

為甚麼如此多亞非拉國家拒絕響應西方反俄?俄羅斯確在作惡,但美國為實現霸權目的,長期肆意踐踏擁有悠久文明、怎說也至少是區域大國的俄羅斯之尊嚴和生存空間,更不惜步步引誘烏克蘭為了「民主理想」走上血流成河、國破家亡的不歸路。美國對同為白人的俄烏也如此,對非白人還會有絲毫仁義?飽受帝國主義壓迫的非西方國家都看在眼裏!

印度好歹也是個有雄心壯志的區域大國,且自尊心極強,無疑不可能為了反華而接受美英軸心頤指氣使,充當說英語白人自肥的炮灰。

印度等國當初發起不結盟運動,就旨在拒絕冷戰選邊站;縱使不結盟並非教條,印度今天確也向美國靠攏,但新德里是有底綫的,與英日或一些東歐國家有根本區別。中印毋須太過融洽,中國只需讓印度相對務實看待中印關係,已能消解西方「印太戰略」鋒芒。

法德歐洲戰略理念的分歧,估計會逐漸顯現,中國要防止德歐亞洲戰略與美英軸心合流,不妨對法國做工作。(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