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周期開啟 亞洲經濟迎新挑戰

評論‧世情 2022/05/14

分享:

分享:

新冠疫情肆虐期間,為了提振經濟,全球許多國家和地區推出了超寬鬆貨幣政策;但現時形勢有變,美聯儲立場轉向鷹派,不少亞洲央行也開始加息,以遏制通脹威脅。雖然從最具流動性的股票基準標普500指數來看,加息並不一定會損害股價,但現在下結論為時尚早。

通常而言,加息伴隨着有利的經濟環境,因此企業收入和估值得到支持;但當前的加息周期伴隨着尚未平息的疫情浪潮,為亞洲帶來風險,同時也會為部分行業提供機遇。在本文中,我們將分析2022年亞洲加息對各行業的影響。

淨息差上升 利好銀行保險業

部分行業可能會成為本輪加息的潛在贏家,例如金融、休閒消費和商業地產。隨着利率上調,銀行和保險公司將會受惠,除非出現經濟衰退和資產質量惡化,淨息差有助於銀行提升利潤;不過,隨着亞洲經濟強勁復甦,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不大。

雖然中國封城可能帶來一些不確定性,但內地政府正在設立一項金融穩定保障基金,以盡量減少經濟放緩對金融機構的影響。

不過,對這些行業的影響,仍取決於亞洲各國央行是否跟隨美聯儲收緊流動性。由於各經濟體的貨幣政策情況不同,並非所有市場的淨息差都會上升;盡管如此,在美聯儲加息周期內,更多市場會傾向於淨息差上升,而美聯儲降息時,幾乎所有市場淨息差都會出現下降。對於保險業來說,利率升高也有利於提升新業務價值(VONB)。

亞洲積極開關 經濟有望復常

休閒消費包括航空業和旅遊業,也將逐漸復甦。盡管環球仍存在不明朗因素,但可支配收入將會反彈,並提振消費支出,邊境管制的放寬和撤銷,對航空和旅遊業也有積極影響。全球整體零售和休閒娛樂活動已有改善,但亞洲的開放進程稍有落後;全球航運載客里程已經反彈至疫情前水平的50%,而亞太地區的航綫仍保持在20%的較低水平(見圖一),香港就是一個明顯例子,嚴格的限制措施正在影響其相對於競爭對手的優勢。

不過,亞洲大部分地區在放寬邊境管制方面取得積極進展,反映距離經濟活動復常又進了一步;此外,由於投入成本上升,生產商也提高了消費品價格,短期內應該很難見到下降。

電商蓬勃發展 帶動工廈需求

商用地產方面,工業物業受到物流和數據中心的需求支撑,數碼化趨勢的加速和電子商務的蓬勃發展,令存儲空間和雲端運算能力的需求不斷增長,活躍的工業物業市場基本已擺脫了疫情帶來的困境。2021年,澳洲、中國內地、香港和新加坡工業物業的平均租金和資本價值按年增長,分別為6.8%和18.4%。

至於辦公室和零售物業,則面臨更大挑戰。商業信心疲弱和遠端辦公安排,是辦公室需求低迷的主要原因,2021年澳洲、中國內地、香港和新加坡寫字樓的平均租金和資本價值,分別按年下降了3.5%和1.5%,不過下降幅度相較於最低迷的時期,已經大幅收窄。

勞動力市場惡化和政府的封鎖措施,是導致消費信心疲弱的核心因素,商舖面臨的壓力是各類商用物業中最大的,2021年零售物業的平均租金和資本價值仍分別按年下降5%和3.6%。不過,隨着亞洲整體出行限制放寬和旅遊業復甦,商用物業的需求也有望增加。

流動性退潮 科技行業首當其衝

另一方面,科技、通訊服務和住宅物業將面臨更多阻力。從成長股轉向價值股的過程中,高估值的科技行業可能會面臨風險,尤其是在企業收入增長滯後,以及大規模注資緩解了晶片短缺的情況下。在數碼交通和量化寬鬆政策的推動下,MSCI亞洲資訊科技指數直至早前仍優於綜合指數;而現時的流動性退潮,則對科技行業的影響更加廣泛,導致台灣、韓國等專精於科技的市場之資本流動趨勢,與東盟等其他市場出現分歧(見圖二)。

為了緩解飈升的生活成本,政府可能會削減電信費用。2014年,內地開始進行增值稅改革,通信就是試行行業之一,稅收增加導致電信企業收入大幅下降;2015年,內地政府進一步指示電信運營商「提速降費」,以減輕家庭負擔,固定寬頻和移動流量平均價格分別下調了50%和39%以上。

雖然移動數據消費蓬勃發展,但由於政策傾向於緩解消費者負擔,因此通信行業收入增長仍較以往疲弱,例如中國移動每位用戶每月的平均收入(APRU)從2015年的61元人民幣,下降到2021年的49元人民幣。換言之,未來通信企業的利潤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是否增加了足夠多的客戶,或銷售足夠多的服務,以此抵銷價格下降帶來的影響。

除了中國,日本也採取了類似措施,但削減電信收費的理由是疫情導致進口價格上升和供應鏈受阻,進而導致通脹壓力加強,日本政府因此要求通信公司降低移動通信費用,以降低消費者價格。截至2022年3月,日本的通信費用下降了31.5%,帶動CPI下降了1.5個百分點。

作為量化寬鬆的後遺症,住屋負擔能力惡化和利率上升可能會衝擊亞太市場,特別是澳洲、香港和韓國,這可能為房地產開發商帶來損失,或令亞洲各地政府在加息的同時,收緊宏觀審慎措施。

地緣政治影響 大宗商品價格波動

此外,由於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和地緣政治風險,一些亞洲國家的競爭力可能會上升,例如印尼在電動車電池原料鎳(Nickel)供應方面佔據37%的市場份額,有取代俄羅斯的潛力,並已宣布2022年鎳供應增加40萬噸,超越俄羅斯25萬噸的總產量;但當中風險在於,若某些部件變得過於昂貴,企業也會尋求降低成本的方法,比如在電動汽車中使用不含鎳的磷酸鐵鋰(LFP)電池,而且大宗商品價格可能會隨着地緣政治環境的快速變化而波動。

總而言之,貨幣政策風向轉變對於亞洲來說有利有弊。金融、休閒消費以及商業地產應受益於當前的加息周期和經濟重新開放的前景;相比之下,隨着流動性和相關政策收緊,科技、通訊服務和住宅物業面臨的阻力將會更大。

面對通脹升溫,美聯儲立場轉向鷹派,不少亞洲央行也開始加息。(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艾西亞(Alicia García Herrero) 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