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階段恐懼

副刊版 2022/05/16

分享:

分享:

單看數字,其實上海的感染數字已大幅下跌,可是管控手段並無減弱。早幾日,有所謂「連坐」式進艙,即是同幢大樓,如果有一例陽性,那全座大樓,所有住戶,無論是否陽性,都要一同被拉去隔離!

當然,據問到的實情,不是每個區都那樣嚴,但的確是有朋友的大樓是發生這情況了,所以人們的擔心是有理據的。而且真的比以前會更驚,因為這影響層面太廣了,不是自己關在家就安全。

事實上,上海至今封鎖已近兩個月,市民的恐懼已有了三次變化。最初是怕沒足夠糧食及藥物,第二階段是怕被破門而入被拉走和被硬隔離(即鎖住小區的門閘)。現在,是怕隨時因「連坐」就被拉去方艙,兼伴隨而來的全屋「消殺」。值得留意是,基本上大家怕的都不是病毒本身。

消殺是指大隊人馬闖進屋幫你消毒,但那些消毒液,好像花灑一樣,噴到每角落都有。一般消殺完之後,整個地是水浸一樣。如果有甚麼貴重的衣物或不能防液的物品,肯定報廢。

民間智慧是,這情況得起碼延至六月。所以之前是外國人或港台人士紛紛離開,現在是不少內地朋友都走了,尤其是老家不在上海的外地在上海發展人士,寧願去其他城市,酒店隔離七天就自由。

但現在要離開上海極難。火車票飛機票要搶,去到車站機場若上不到交通工具(多種原因,如路上多關卡趕不上、核酸有問題、班次取消等),情況就夠慘了,因為你亦回不去上海原本居住的家,只能夜宿機場或車站,等到有班次可走。

其他辦法開始流行,是直接包有通行證的私家車跨省,朋友實例是,去東北城市,一趟車二萬二千元人民幣,去長沙也要一萬八千元。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