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專家由日本移情蘇格蘭 Bonhams拍賣會割愛逾220瓶珍藏

副刊版 2022/05/19

分享:

分享:

投資有道的秘訣,可能就在於不當這是一門投資。說來好像很玄,但借鏡威士忌收藏家Aaron Chan的過來人經驗,又真的是千真萬確。

他可以將自己的珍藏,在開設的Club Qing酒吧中,與志同道合者開心share;又或者像今次因收藏太多拿來拍賣,讓大家也可以見識上世紀80年代前,蘇格蘭威士忌在增產前的不同風味。

投資,通常想短時間獲利,但Aaron從來沒有當買威士忌是一項投資。「我不是一個好的investor,我會開自己的酒來飲。就好像幾十萬的輕井澤,我也會拿來飲。」對他來說,每次去旅行探朋友喝酒,你開幾枝,我又開幾枝,這樣才是樂趣,只是買來儲,實在太沉悶了。

其實,未成為專家之前,Aaron也是像普羅大眾般--綠茶溝威士忌,而那時候也只愛喝日本威士忌。直至他去新加坡的The Auld Alliance酒吧,遇上他的啟蒙老師--法國人Emmanuel Dron,才改變了他對威士忌的看法。

「那次我在酒吧由開門飲到關門,只是想飲晒店內的日本威士忌,但他說蘇格蘭好的威士忌仲多。」於是Emmanuel讓他試了兩款蘇格蘭威士忌,他這才發現自己錯過了那麼多Scotch Whisky。

另闢蹊徑選行內認知威士忌

從一開始接觸威士忌,Aaron都是抱着多試的心態。「你一定要對威士忌有passion,不然end up是不會成功的,因為太想賺錢了,所以無飲過,我是不會投資的。」他會花時間去研究不同的蒸餾廠、木桶、風格、罕有度、年份。「一定要自己喜歡的,賣不出也可以拿來飲,也要避開市場太多supply的。」

就像買股票一樣,Aaron覺得投資威士忌,有些人會選擇龍頭(如Macallan及Springbank升值都好驚人)覺得不會輸,但升幅有限,因為已經好貴。「有些品牌可能不是太出名,但行內人識,反而更加好,因為真正喜歡威士忌的人也會買。」不過,他認為投資也不應追求太偏門的,因為沒有交易紀錄,他日要賣出去也不容易。

他點名Port Ellen、Brora、Bowmore。「Brora我最喜歡,從來不賣,我有超過100枝,不捨得割愛,每3個月就飲一枝。它有兩種風格,1975年前煙熏味較多,後來慢慢減少了,兩種風格也喜歡。」

收藏價值等如一層樓

這些年來,他收藏不少上世紀20年代至60、70年代的蘇格蘭威士忌。「因為用傳統舊式方法釀酒比較好飲,而到了80年代酒廠增加產量,用低成本製造更多的酒,在飲家的角度,我覺得質素是差了些。」他說威士忌的年份是反映那年代使用的釀酒方法,因此對他來說,比較重要。

至於木桶使用,他又覺得不一定用雪莉酒桶陳年就是好,不用就是差。「但因為Sherry Cask已有很多人認識,被認為是Premium及Prestige,所以投資這些威士忌,也是簡單而有效。」

陳年方面,他覺得10年至18年的威士忌已經好喝,因為在木桶陳年愈久,影響愈多,特質反而會消失。「將5枝50年的威士忌放在一起,好喝但味道卻差不多,因為木桶的影響,得出來的不是酒廠的character。」至於酒精度,他的看法是好喝的,幾多%酒精度都好喝。

收藏了幾千枝威士忌的Aaron,自言自2007年開始,差不多花掉一層樓的價錢去購買威士忌,買得太多喝不完,因此要將一些威士忌拍賣,再購入其他心頭好。「我的收藏佔了八成都是IB(獨立裝瓶商)出品,因為他們勇於嘗試,能夠顯示酒桶的特性,兼且有趣,一般來說,較原廠裝瓶更優勝。」

﹏﹏﹏﹏﹏﹏﹏﹏﹏﹏﹏﹏﹏

珍稀葡萄酒及威士忌拍賣會暨Aaron Chan蘇格蘭威士忌珍藏

日期:5月20日

地點:金鐘太古廣場一座20樓Bonhams

網址:https://www.bonhams.com/auction/27720/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

Aaron曾花了六、七年時間,才可以儲齊 54 枝的日本羽生伊知郎全副撲克牌威士忌系列,最後在2020年的拍賣會上,以11,890,360港元成交。(邦瀚斯提供)

Ardbeg, Celtic Label, 1973-27 Year Old(估價:8萬至 11 萬港元):Aaron在日本酒吧飲過,認為是最好喝的Ardbeg之一。

Port Ellen, Celtic, 1969(估價:3萬至4萬港元):Aaron認為Port Ellen是大家要認識的威士忌名字,在試酒會上,筆者喝過Port Ellen, Douglas Laing, 1979, 21 Year Old,帶點醫院的消毒藥水風味,這也是有些威士忌會有的特質。(邦瀚斯提供)

Auchroisk, 1978, 12 Year Old(估價:1萬至 1.5 萬港元):在試酒會上也飲過這枝超級冷門的威士忌,香氣好特別,有着河邊濕石的風味,入口好爆好辛辣,持續很久。酒瓶簡單,但Aaron認為簡單威士忌並不代表簡單。(邦瀚斯提供)

Samaroli, Tormore, 1966(左)(估價:18萬至25萬港元):意大利傳奇裝瓶商Samaroli,Aaron說人類歷史上的Top 10,有5枝都是屬於Samaroli,因此他的出品,高分、好喝但貴。Aaron在不同場合飲過Tormore 3次,最初因為開瓶後儲藏不佳,因此沒有太深印象,但後來再試感動到想哭。「好複雜,停留在口腔15分鐘,無誇張,又有變化,這就是我所追求的complexity及long finish。」(邦瀚斯提供)

Laphroaig, Osteria Apostoli, Samaroli, 1970(右)(桶號4367,估價:18萬至25萬港元):被認為是歷來最優秀的Laphroaig。Aaron去年與朋友一起飲用,印象難忘,風味每10秒就不斷變化,直至吞下仍然湧出不同味道,非常amazing。

Bowmore, 1955, Ceramic Jug(估價:15萬至20萬港元):Aaron曾說過Bowmore是最多傳奇的威士忌,這生產了100枝的半瓶裝,是Bowmore最具代表性的出品之一,也是他喝過那麼多威士忌的Top 10之一,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收藏,因此又稱為「聖杯」。(邦瀚斯提供)

Glen Grant, Gordon & MacPhail, 1959:Macallan今天成為最大的威士忌品牌,但在六、七十年代處於領導地位,則是Glen Grant。Aaron說如果有機會試其二戰前的出品,會覺得是Lost Style,與今日的工藝完全不同。在試酒會上,筆者也品試過這枝1959年的威士忌,有清新檸檬跳脫的風味,幾特別。(邦瀚斯提供)

Caol Ila, 1975, 26 Year Old(桶號457,估價:7,500至1萬港元):在試酒會上筆者試過Caol Ila, Kingsbury, 1982, 37 Year Old,好有加烈酒滿有咖啡的風味,但隔了一段時間再聞,又多了泥煤及香腸的味道。(邦瀚斯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