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模式 媒體出路

行政人員版 04:00 2022/05/20

分享:

分享:

我從大學畢業開始便訂閱多份報章,這對我掌握新聞資訊,幫助我在商業決策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後來由於網上資訊唾手可得,而且免費,還佔用了我很多時間,我才在10年前開始停止了大部分訂閱,只保留《經濟日報》和《iMoney》。

早前香港爆發第5波疫情,由於宅在家中,未能每天去便利店領取訂閱了的報紙,我便開始訂閱網上版,足不出戶也能享受優質內容,而且乾淨衞生。我估計未來不會再訂閱印刷版的報紙了。

事實上,近年一些我有追看的國際和專業媒體,也開始了訂閱模式。我也減少了瀏覽網上免費的資訊和社交媒體,因為這些內容資訊都缺乏營養,感覺像吃了一堆垃圾食物一樣,而且令你不知不覺間便流走了很多時間。

現在廣告市場被Alphabet和Meta等巨型科技公司壟斷,他們不用製作內容,享受了成本優勢,而且能通過演算法操控內容發放,令媒體公司無法逃出他們的五指山。

媒體可以選擇遵循這些科技巨擘的遊戲規則,配合他們的演算法,以期撿拾他們飽飯之後的剩菜殘羹,但日子一定過得不太好。另一出路是推訂閱制,短期可能犧牲一些廣告收益,但長綫能吸納優質讀者,廣告效益也許更高。另外,也應該增加科技人才,以捕捉區塊鏈和NFT的機遇。

(本欄逢周五刊登)

本文轉載自《晴報

撰文 : 曾錦強 廣告企管人

欄名 : 人間有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