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總部倘遷港 長期戰略怎部署?

評論‧世情 2022/05/21

分享:

分享:

本港第6屆特首選舉日前舉行,李家超順利當選,現正籌備接任工作。雖然現時外圍環境紛擾,但特區政府的內部改革步伐並沒有放慢。在李家超提出的政策中,現時已公開想法、比較具體的,就是重設中央政策組,在其舊制上擴大職能。前中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更已公開建議,改革後的新中策組要增強其宏觀、長遠戰略角度分析問題的能力,特別在亞洲研究和國際關係學上,要超越過去幾屆政府強調「溝通」、但實情只是片面「放風收風」的公關工作層次。

筆者上篇文章說到,香港作為區域樞紐「超級聯繫人」,其中一個近期熱議的長遠戰略,就是要想辦法發揮特區政府的軟硬實力,平衡各方利益,發展南中國海石油化工業,順便協同本港發展成熟的航運業,以解因香港不是產油區沒有國際定價權,而令長遠發展潛力受影響的問題。

重設中策組 加強長遠戰略分析

筆者對此的補充是:「長遠」在中策組的工作框架下,應被定義為超過兩屆政府(10年),和一代人以內(當大學畢業做到退休,前後40年)的發展方略。

為甚麼「長遠」應被定性為是10至40年?因為短過10年就不是「戰略」,而是考驗執行部門隨機應變能力的「戰術」層面,在這方面本港中層技術官僚素來長袖善舞,不是現制下的核心矛盾;相反,若戰略研究的時間框架太長,說好聽點是「周身刀無張利」,浪費有限的公共研究資源,說難聽點其實就是會引來一堆沒大作用、甚至是方向錯誤的研究,純粹為了申請研究經費,所以用「長遠」作為自我開脫的藉口。

說到香港應做的長遠戰略研究,除了航運業和石油外,近日在國際上已有展開討論的,其實是金融。上月29日,滙豐銀行在倫敦舉辦股東周年大會,舉行前在倫敦便透出一項很有分量的風聲,說滙豐應開始研究是否應該要將仍在業務結構性增長期、時常穩佔集團收入6成、以香港為營運和收入中心的亞太區業務分拆在港上市,以規避地緣政治風險,並釋放更大估值。

滙豐亞太業務 短期難東西二分

說到要將一個橫跨歐亞的大帝國一分為二,西人們自然馬上聯想到公元286年羅馬帝國的東西二分。當年的羅馬也是長期「環球管治、地方智慧」,但始終規模太大,太多不同利益在同一集團旗下,經歷長期內鬥,內部協商好決定把帝國由上而下、兵不血刃地一分為二。

這段歷史最挑動歐洲人神經之處,是當年「和平分手」後,西羅馬苟延殘喘不足200年,便已在公元476年滅亡;而東羅馬則延續管治過千年,到後來在1453年取而代之的鄂圖曼帝國,也在同一基礎上再存續逾600年,可見當時東羅馬帝國結構的超穩定性。

上月滙豐英國總公司面對「東西二分」建議時,一開始其實也是拒絕的,並強調國際化、歐洲客戶投資對在亞洲區製造利潤的重要性等等。英國總公司反對分拆,亦不是沒有道理:早在滙豐創業初年,1876年左宗棠西征新疆時,便有賴滙豐銀行貸款採購西式軍械、訓練現代化新軍,成功鎮壓新疆回亂,遏止了帝俄在1812年戰勝拿破崙後在歐亞擴張的強勢,亦為中國西北地區帶來過去百多年的相對穩定。今後若滙豐「東西二分」,以後還能不能做如此大的生意,在不同角度讓香港發揮如此巨大的國際影響力,實在也是未知數。

但無論如何,「分拆」的想法已成功在倫敦以至整個西方世界引起回響和討論,西方在回應和反駁時,無可避免地會被扯去檢討歐洲在國際經濟上日薄西山的地位,反思自己今日是安於緩慢而舒適的敗亡,還是要下苦功,努力追趕亞太區和北美國家近年的發展進度。

而滙豐銀行的前途問題,亦是香港特區政府長遠發展戰略的另一個主要課題,比筆者上星期提到的南海油氣田更核心、更源遠流長。以現時倫敦方面的討論進展,「東西二分」應不是短期內會做的事,就算真要執行,也要搞好幾年;但不分拆的另一個替代方案,就是把滙豐總部由英國遷回香港。

全球化退潮 港宜探討新角色

特區政府內部在前年英國滙豐突然「依法」暫停派息導致股價急跌時,相信各部門已有展開由下而上的相關討論,畢竟很多公共單位的投資基金,以至老一輩公務員也有不少是「重貨」滙豐的小股東。若下屆特區政府,特別是改組後的中策組需要研究引導滙豐回流香港的策略,則已有現成背景資料和初步討論,只需改個切入點,由上而下地看整件事,即可水到渠成。

在金融業而言,與其說現在是新冷戰危機,不如說只是自上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後開始的一輪全球化退潮;而現時世界解耦(decoupling)的情況,即國際政治和經濟又一次回到滙豐成立初年、以當時英治香港為根據地發光發熱的時代背景。

如此一來,新一屆中策組要做的,可能就是領導政府各部門和相關社會界別,深入討論滙豐遷回香港的事宜:香港拿回滙豐銀行在歐洲以至全世界的影響力後,未來發展能有甚麼新想像?「新海上絲綢之路」沿綫國家多半是前英國殖民地,但獨立後的發展卻沒有比香港好,拿回滙豐後的香港,能在其中擔當甚麼新角色?有共識後,下一步就要為特區政府做思想導航,超前部署政策轉變促成其事,這就是香港金融業下一個40年的長期戰略研究。

港金融業下一個40年的長期戰略研究,應是改革後的中央政策組領導政府各部門和相關社會界別,深入討論滙豐遷回香港的事宜。(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