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禁忌訂遺囑 保障自己與至親

評論‧世情 2022/05/21

分享:

分享:

相信很多朋友都聽過美國博學家兼科學家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其中一句名言:「人世間唯獨死亡與納稅是肯定的。」然而,在亞洲和世界很多地方談及死亡和立遺囑就算不是一個極大的禁忌,也是一項頗不受歡迎的議題。一些較為迷信的人士更認為立遺囑就像是詛咒自己。

醫院疫下停探訪 遺產規劃更難

家人早前離世,也讓我想到涉及身後事的各樣安排和桃戰。數年前浸會大學聯同其他機構所做的一項研究發現,本港逾75%的55歲或以上人士並未為晚年作足夠準備,包括未有立下遺囑;另有報道指,中國2.2億老年人之中,只有1%已訂立遺囑。

這聽起來跟我們一向所認定的理念似乎有所不同,因為儲蓄乃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更有「好天收埋落雨柴」的理財哲學,以確保有足夠的金錢以備不時之需。但是若沒有事先訂下如何分配財產和照顧自己所關心家人的計劃,任何生前所儲的財產最終也未必可以用得其所,變成浪費。不管留下的數額多少,都是我們一生辛勤工作所得。畢竟,我們無人能逃避死亡,預早計劃身後事並非是甚麼消極或負面的想法。

更何況疫情進一步令遺產規劃變得不理想,大多醫院在疫情期間限制甚至停止家屬探訪。若沒有遺囑或持久授權書,有些人會因無法處理自己的事宜令情況變得複雜。而疫情期間相信沒有人會希望把探病名額用於在律師而不是家人身上。

以香港為例,若死者沒有訂立或沒有有效遺囑,其遺產會依據法例的有權申請遺產管理書的人士之優先次序分配,而非按死者意願分配。家人可能因爭產而引致家庭矛盾糾紛。據人民日報報道,北京法院統計顯示在審理的繼承糾紛之中,約7成是因為沒有遺囑而引發糾紛。內地有機構成立組織為60歲以上人士提供免費法律諮詢,以協助起草、登記、辦理、保管遺囑,這亦有助維持家庭和諧及社會穩定。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據中華遺囑庫指出年輕人顯得更願意立遺囑,而他們在立遺囑時考慮的不只是房產及銀行存款,還包括了支付寶、微信、QQ、甚至遊戲帳號等虛擬財產。

為臨終作準備和討論不單是遺囑和資產分配,及早考慮也能保障孩子未來,特別是對未成年的子女尤為重要。若無事先準備監護權契任命孩子的監護人,當孩子父母遇有不幸甚至死亡時,社會福利署有可能會介入。

說明個人意願 避免家人陷糾紛

為臨終作準備也可涉及病危時的醫療指示以表明自己的意願,有些人會簽署預設醫療指示,列明當一個人患有嚴重、持續惡化及不可逆轉的疾病、持續植物人狀況或不可逆轉的昏迷、晚期不可逆轉生存受限疾病時,可選擇拒絕接受維生治療的意願。預設了醫療指示讓病者可避免無效維生治療,減少病者不必要的痛苦、紓解家屬的哀傷和經濟負擔。

其他準備範疇可以包括葬禮和最後送別的意願。臨終者想要一個只有至親出席或是大型的喪禮?一個佛教或道教的傳統守靈儀式,還是西式追悼儀式?親友應該致送帛金、花牌或是捐至慈善機構更為合適?有沒有捐贈器官的意願?想以熱鬧還是莊重的形式去處理?

我認為訂立遺囑或預先計劃身後事的重點不在安排資產分配,而是在說明及掌控個人意願,讓自己可按個人意願走完生命旅程的最後一段路,清楚表明想由誰去繼承甚麼、誰去承擔哪些重要角色,避免讓家庭成員陷入法律爭拗或破壞家庭關係。

或許我們都應該去除迷信、衝破禁忌,哪怕是如何難以啟齒也該與至親討論極為重要的身後事等安排。提早計劃保障自己和至親,是理所當然的道理。

本港逾75%的55歲或以上人士,並未為晚年作足夠準備,包括未有立下遺囑。(資料圖片 )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