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入北約 歷史說俄仍能對烏慘勝?

評論 2022/05/23

分享:

分享:

「甚麼是歷史?一個由過去傳到未來的回音;一個由未來反射到過去的倒影。」(What is history? An echo of the past in the future; a reflex from the future on the past.)

法國大文豪雨果(Victor Hugo)這句話確實很玄,只能意會難以言傳,現在則也許是意會一下的好時機。

俄羅斯為阻北約東擴而入侵烏克蘭,現已適得其反。芬蘭及瑞典上周正式申請加入北約,反映兩國認為安全形勢驟變,已顧不了莫斯科情感,不得不放棄中立投向美國自保。北約成員土耳其雖然在反對,卻似乎只為向西方(也是向俄方)爭取更多着數。今後北約鄰俄邊境恐延長一倍有多;俄歐洲國界除烏克蘭、白俄羅斯兩段,就盡是北約壓境。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一子錯,毁了自己苦心經營20多年,把國家從葉利欽年代頹相,復興至不可忽視強權的棋局,俄戰略環境陷入冷戰後最負面被動境地,然而斷定俄方已敗為時仍早。歷史說,俄今天在烏氣數未盡,尚有機會慘勝。甚麼歷史呢?不是烏克蘭史,而是芬蘭史。

蘇芬「冬季戰爭」 背景過程似俄烏

芬蘭上世紀與蘇聯(姑且視為俄羅斯一個歷史階段)打過仗。1939年底至1940年初蘇芬「冬季戰爭」歷時3個月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史只算小註腳,但對目前俄烏衝突似有一定參考價值,現在不妨藉芬蘭入北約這機會,翻出來細看。

冬季戰爭是蘇聯對芬蘭的侵略戰爭。當時二戰打響數月,蘇聯剛與德國合作瓜分波蘭,德國準備入侵丹麥、挪威及法國,尚未調轉槍頭犯蘇。

代入俄方角度看,蘇芬冬季戰爭的前因,對當今時局可謂十足諷刺!

芬蘭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是俄羅斯帝國疆土。1917年俄十月革命後,芬蘭鬧起獨立,資本主義陣營「白色芬蘭」翌年在德國軍事介入、瑞典及波蘭等「西方僱傭兵」幫助下,打敗了共產主義陣營「紅色芬蘭」奪取政權。

德國在1930年代末與蘇聯貌合神離、準備攤牌,而芬蘭則與德國「過從甚密」,芬軍飛機坦克甚至塗有「卐」字標誌(此乃源自印度、有數千年歷史的吉祥符號,芬軍1918年已採納,德國納粹黨兩年後才成立。芬蘭在德蘇1941年開戰後才成為納粹盟國,撕毁冬季戰爭和約配合德軍攻蘇。今天烏軍內則確有一些新納粹分子)。

最「不可忍」的是,芬蘭邊境就在蘇俄第二大城市、原帝都列寧格勒(聖彼得堡)以北數十公里,對俄「構成威脅」。莫斯科提出以其他土地交換,讓芬蘭這段邊界後移,但遭拒絕。「我大俄念在兄弟舊情,對你這小鄰邦提出一家便宜兩家着方案,你卻竟如此不識趣?特別軍事行動伺候!」

這與今天俄烏太像了吧?不止背景,戰爭過程亦維妙維肖,至少上半場是這樣。

當年蘇軍初段遭重創 改戰術逆轉

蘇軍在人員、裝備上對芬軍有絕對優勢,計劃多方向對芬蘭全境進攻,裝甲部隊當拳頭,大縱深機動穿插,把敵人分割包圍。芬蘭應該不用多久就會跪低,這會是一場少死人、低損失、高效率的現代戰爭……

紙上談兵無限好,一開打即跌眼鏡。蘇軍編制和戰術落後,士氣頹萎,此前更有不少軍官將才遭斯大林清洗,弄得指揮控制體系青黃不接。

反觀芬軍除了在保家衞國,知道自己為甚麼打仗,還很快發現蘇軍坦克其實不太可怕:在戰壕裏等它開過來,用樹木鐵枝插進履帶中間的車輪,或乾脆向引擎投擲燃燒瓶就完事了。芬蘭人更自信地開蘇聯外長莫洛托夫(Vyacheslav Molotov)玩笑,為燃燒瓶起了個後世通用的名字--莫洛托夫雞尾酒(Molotov cocktails)。

冬季戰爭初段,蘇軍損失慘重卻沒有取得突破;但整部二戰歷史顯示,蘇俄戰爭韌性十分傑出,忍受力並非西方國家可比,並具備在逆境下迅速學習、修正錯誤的技能。蘇軍在抗德衞國戰爭前,就先在冬季戰爭示範了這點。

結果形勢逐漸逆轉。蘇軍調整戰術,更重視炮火準備和坦克與步兵協同,芬軍莫洛托夫雞尾酒不再好使,防綫終被撕破。芬蘭只好求和,蘇聯甚至獲得了比戰前要求更多的土地。

說回今天,俄烏戰爭至今出乎各方預期,俄方確實不樂觀,但對烏方的評估同樣不應脫離現實。

俄軍縱誤判 仍緊扼烏經濟命脈

的確,俄軍嚴重誤判敵我強弱,烏軍則超水準發揮,克服劣勢纏住了強大敵人。烏軍以重視單兵反坦克作戰、無人機和情報的不對稱打法,成功四兩撥千斤,抵住戰術呆板、補給綫和戰鬥意志都出現問題的俄軍,打贏了基輔保衞戰,也解了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之圍,不愧也是喝伏特加大的蘇軍後代。

但與此同時,烏方所失也是實實在在。打埋伏在城鎮防守行得通,惟在東部及南部較開闊地形,烏軍表現明顯遜色。馬里烏波爾最後一批烏軍上周「撤離」至俄控區,實質就只是體面投降,代表這座烏「英雄城市」終告捱不住失守。而盡管敖德薩仍由烏控制,俄軍在蛇島擊退了烏軍反撲,依然緊扼烏尚餘海岸綫咽喉,斷其經濟命脈。

更重要的是,烏方信息戰大捷,副作用是外界根本無法準確評估其繼續抗戰能力。信息戰內容只能說明俄軍處境險惡,但不會透露烏軍損失情況或面臨甚麼困難。烏方現在宣傳西方開始提供重武器,烏軍夏季就能對俄控區甚至克里米亞反攻,惟實情是補給綫恐怕會拉長,而俄軍補給綫會縮短。

因此,俄烏戰爭真正的下半場或還未開始,結局依然有可能是俄慘勝,烏雖敗猶榮,沒有一方能夠通吃。

至於相對贏家在國際戰略層面會否得不償失,就是另一回事。當年蘇聯贏了冬季戰爭,所暴露弱點卻促使德國決定侵蘇。但反過來說,蘇軍若無冬季戰爭經驗,也會更難捱過衞國戰爭。

美不顧歐洲死活 西方恐現裂痕

如今美國看準俄烏戰爭暴露俄軍弱點,不求早日止戰,但求為俄放血,這錢幣也有兩面。一方面,俄方無疑會更加被動,普京力挽狂瀾可能要冒更大的險。另一方面,美國不顧歐洲死活的算計,以及戰爭可能升級擴大的風險,都可能令西方團結出現裂痕。

對於芬蘭及瑞典申請加入北約,俄方目前姿態是有條件忍耐。普京稱,這對俄無直接威脅,因為俄與芬瑞關係沒有問題。意思大概就是,俄烏本是一家,當前俄烏矛盾實為俄美矛盾,但俄與芬瑞沒有矛盾。

惟俄方同時警告,北約倘在芬瑞部署武器或軍隊,情況就會有變。那麼接下來,美國會否從北歐方向再次逼死俄羅斯?北歐又會否接受?等着瞧。

俄烏衝突,雖然俄軍嚴重誤判敵我強弱,但亦令烏軍有所損失,烏「英雄城市」馬里烏波爾也終告捱不住失守。 (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