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固國際金融優勢 港4招防風險

評論‧世情 2022/05/26

分享:

分享:

今年以來,香港金融市場的一、二級市場均面臨一定挑戰。一級市場方面,聯交所1至4月上市19家公司,募集資金金額158億港元,按年減少89%,新發債券數量和金額也出現下滑;二級市場表現方面,恒生指數年初至今下跌11%、恒生科技指數年初至今下跌24%,在新興市場中表現均較落後,債券市場受到美聯儲加息、境內民營地產違約率上升等影響,價格也出現較大波動;港元滙率自年初以來以走弱的趨勢為主,目前已經進入偏弱方兌換保證區間。

跟隨美加息 難避資金流出

目前環球經濟都面臨較大挑戰,面對高企的通脹,美聯儲啟動快速加息進程及逐步縮表,其他國家及地區的央行也多採取緊縮的貨幣政策,為經濟發展前景帶來壓力;另外俄烏局勢持續僵持,國際能源和大宗商品價格可能維持高企,環球供應鏈持續受到干擾。環球疫情的變化以及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也將為香港經濟金融形勢帶來挑戰,風險主要歸納為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資本流動風險。有分析稱,從2008年到2015年期間流入本港合共一萬億元的資金,大部分仍留在本港,進而對香港金融市場這些年的繁榮發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但是,資本是有逐利和規避風險特性的,在2018和2019年期間,市場估計流出資金1,200億港元,而近期美聯儲快速加息,在聯繫滙率制度下,金管局會採取跟隨策略進行加息,加息環境下資金流出的情況不可避免。

另外,恒生指數年初至今下跌幅度較多,在收益不及預期的情況下,國際資金也會選擇暫時低配港股,進而加速資本的流出。

疫情衝擊經濟 影響投資環境

二是經濟增長不確定帶來經營及投資風險。香港的金融行業目前看來總體穩健,但由於疫情的反覆衝擊、較長時間未實現與內地通關、外部供應鏈出現中斷、美聯儲加息導致負債成本上升,實體經濟發展面臨很多困難,導致金融行業的經營和投資環境出現惡化。

對於證券中介機構,市場交易量不足導致佣金收入下降,近期已經有一些港資券商因為無法持續經營,選擇自願停止營業;此外,在股債均下跌的市場環境下,金融機構自營投資均受到不同程度的負面衝擊。

中概股問題談判 恐較波折

三是大國博弈和地緣政治的不確定可能帶來之非預期風險。市場普遍關注中美關係的進展,特別是在俄烏衝突的背景下,不確定性進一步上升。中概股問題的談判進程,也是近期市場關注的焦點,近日美國證監會將一系列中概股列入預摘牌名單,外界雖預期中美最終能夠達成合作,但過程可能比較波折。

此外,美國等西方國家在今次俄烏衝突中對俄羅斯的制裁行為,引發市場擔憂,香港作為超級聯繫人的角色是否會受到影響,以及在極端情形下會否面臨金融制裁的風險,都是值得注意的。

四是金融行業面臨一定的人才流失問題。持續兩年半的疫情、封關以及一系列不確定性因素的影響下,香港金融市場確實出現一些人才流出的情況。從職位的分布來看,初級職位和中高級職位都出現一定的流失,人員招聘和留任問題成為近期很多金融機構關注的焦點。

提升監管協調 加強與內地聯動

金融行業發展是香港發展的核心優勢,香港一定要從戰略發展的高度,維護和鞏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着力發展多元化、更具競爭力的金融市場,防範金融風險,具體有以下幾方面建議:

(一)強化統籌協調能力,加強監管的聯動。香港目前主要的金融監管機構,包括金管局、證監會、保監局等機構,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具有統籌的功能定位,應當加強更高級別的協調機制,例如強化金融領導委員會的職能,增強跨部門的資訊共用和協調,做到一些重要市場訊號能及時在監管機構間傳導,以及作出系統性應對。另外,應加強與內地監管部門的聯動,在資本跨境流動增加的情況下,能夠制定步調一致的策略進行應對。

融入國家發展 豐富港金融體系

(二)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全面提升香港金融市場競爭力。首先,是提升香港金融市場吸引力。港股市場一直存在流動性不足的結構性問題,新發股票的估值也承壓,港股市場要有更大的發展,需要積極爭取擴大「北水」規模,例如在審慎情況下,放寬內地個人資本項下的業務限制、爭取社保資金等機構投資者擴大港股投資規模,做大市場規模提升估值,增強對各方資金的吸引力。香港要爭取政策進一步擴大金融業互聯互通的範圍,包括深化「債券通」機制、擴大「理財通」範圍、開通「新股通」、「期貨通」和「商品通」,提升互聯互通的便利化程度,降低相關成本。

第二,是積極融入大灣區、一帶一路等國家戰略,提升香港在國家的戰略重要性,增加對人才的吸引力。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最重要的功能是擔當聯通的橋樑,既要以大灣區金融引領為抓手,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也要發揮好國際化功能;如果國際化功能減弱,會影響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限制了發揮所長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融入大灣區的措施,包括加強與灣區其他城市在綠色金融、金融科技、科創金融等方面的合作,各自發揮所長,打造區域互聯互通試驗田,還可以考慮牽頭成立「大灣區開發銀行」,以低成本、高效率吸引海外和內地資金,既豐富香港的金融體系,也注入大灣區金融發展新內容。

至於提升香港在一帶一路沿綫金融中心地位方面,歐美資本在亞洲時區的布局,多選擇香港和新加坡,新加坡在債券市場深度、對東南亞地區的輻射、大宗商品定價等領域,均具較強競爭力,香港市場長期注重股票市場發展,應進一步深化債券市場、商品交易和外滙交易的市場深度,同時增強與一帶一路重點國家及市場的聯動,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為契機,更多參與亞太區的服務貿易與金融投資。

做好預案 防範地緣政治風險

(三)做好防範風險的各項預案。首先,俄烏衝突發展至今,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值得我們警惕,要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避免過度依賴美元產生的風險。從監管政策層面,要推動增加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深度和廣度,拓寬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流動性來源,以及豐富離岸人民幣產品種類,吸引內地各類主體在港擴大發行人民幣債券,豐富人民幣債券風險對冲產品,並考慮以中概股回歸為契機,搭建人民幣計價和結算的證券交易平台等。

第二,是做好SWIFT系統的替代性預案,降低對SWIFT系統的依賴,防範極端情況下香港中資銀行、港資銀行被切斷或限制SWIFT結算資訊傳輸造成的風險。另外,本港亦應積極配合數碼人民幣的測試,以及未來的在港應用。

第三,是做好貨幣制度極端情況發生的預案。到目前為止,香港的聯繫滙率制度是非常成功有效的,目前看來亦沒有主動改變的必要性,但有必要對這個機制的運行安全作密切監控,要防範一些極端情況下的風險。

(四)在港金融機構應當增強自身競爭力。在資本及人才出現流動的情況下,在港主要金融機構更應承擔穩定市場、培養人才、積極發聲的重任;與此同時,市場處於高波動、低收益的環境,金融機構應當積極提升自身競爭力,以應對外部挑戰;也建議從政策層面能夠出台鼓勵在港金融機構做大做強的措施,助力它們在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及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中,發揮更大作用。

金融行業發展是香港發展的核心優勢,本港須着力發展多元化、更具競爭力的金融市場,防範金融風險。(資料圖片)

撰文 : 譚岳衡 立法會議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