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教育無邊界走入校園 李忻琴推動啟導友師挺基層學生

副刊版 2022/05/30

分享:

分享:

香港的基層學生,普遍被認為因家庭背景的關係而「輸在起跑綫上」。80年代畢業於香港大學社科院的李忻琴(Maria),於2011年與同伴成立「教育無邊界」組織,以學生啟導及教育支援為宗旨。「11年間共有26間夥伴學校參與了這個計劃,我們認為鼓勵年輕人正向成長,比知識的傳授更重要。」有別於校園正規的春風化雨,當中的心路歷程,還讓Maria娓娓道來。

貧富懸殊這現象,向來深入至社會各層面,當中尤以住屋及教育最見差異。「教育無邊界」(Teach Unlimited Foundation,簡稱TUF)正是一群關注學生資源不足之本地家長,於2011年成立的非牟利機構。簡單來說,就是為基層學生提供額外的校內學習支援,並透過挑選及培訓大學畢業生,為這些學生帶來啟導服務。

港大畢業 家訪發現基層問題

李忻琴(Maria)作為「教育無邊界」的創辦人之一,現行的董事局副主席,說來成立的源起是2008年。「當時強調母語教學,我們只想成立一個家長平台,為弱勢學校或學生提供一個學習英文的環境。那時12個委員都是家長,來自不同背景,有建築師、IT人、醫學界等等,大家都是教育界的初哥,空有熱誠,後來幸有高人指點,如當時任職香港教育大學的副校長鄭燕祥協助。我們都認為與其討論教育政策,不如看有甚麼實際行動幫到學生,陪他們行一段路。」

1989年畢業於香港大學社科院的Maria,一身貴婦打扮,自言從小父母已教導她要多關心弱勢社群,中學時也在盲人院當義工。「大學Year 1、2先後到過香港家庭福利會及社區組織協會實習。試過做家訪,見一個4歲的小孩瑟縮一角,不肯說話,我就提議他不如以畫來表達。從畫作中,得知他父母感情變異。有時是這樣,表面看是小朋友的問題,但了解過其實是家長未解決的婚姻危機之延伸。我當時還是大學生,自然無力解決問題,但媽媽肯坦誠相告,即是也有面對的勇氣。」

大學畢業後,Maria任職香港賽馬會的見習行政人員(Management Trainee),其後馬會更提供獎學金讓她往英國曼徹斯特大學進修。「成立教育無邊界,也幸得賽馬會兩屆的贊助,也是大家回饋社會的一份心意吧。」

Mentor角色 助學生重建自信

成立「教育無邊界」之初,Maria還記得那時學生學不好英文,對學校的怪責很多。「氣氛不太好,學校都幾難受。但如有一批體制外的人走入去,以英文會話為切入點,相信大家會受到鼓舞。」

於是乎,TUF、招聘而來的大學畢業生(即mentor的角色)和受助的基層學生(mentee)三者就形成「層層教導」的連結關係。這「啟導友師」具體的方法,是TUF每年挑選4至5間「夥伴學校」,每間派兩名mentor跟進,以大哥哥大姐姐的身份,在午膳或課後時段以英語會話跟學生閒聊,為有問題的學生和老師跟進檢討。「2011年第一間合作的是荃灣的博愛醫院歷屆總理聯誼會梁省德中學,其校長聽到這個概念,都覺得好新鮮。當年兩個mentor,分別畢業於浸會大學生物系及港大社會系,入學校看那些同學較沉靜怕醜,會主動跟他們聊天,讓他們重建自信,或改善其學習態度及動機等。」

破碎家庭學生 同學由歧視變關懷

TUF自2011年成立以來,已有26間合作過的夥伴學校,包括明愛粉嶺陳震夏中學、瑪利諾中學、聖芳濟各書院、新界喇沙中學等等,慢慢在校長圈子間也建立起口碑。Maria強調要為每間學校作tailor-made配對,畢竟每校的校情及優勢都不同。「要校方、兩位啟導老師如何配合去做,那成功率就高好多,因為他們只跟進兩年,其餘要靠教師作後續,否則蜻蜓點水,難成為遠景。」Maria說部分資深老師,任教多年難免「滑啞」,啟導老師進校後反而會被他們的熱情觸動,重拾或反省教育的本意和初心,互為激勵。

Maria對一個個案記憶猶深:「那是一對唸中四的孖女學生,她們不太說話,身上亦帶異味,同學都不願意跟她們玩。但經啟導老師跟進,才知其爸爸已經走了,媽媽只會一個月從大陸回來一次,放低點錢就走,她們要自行打理生活。同學明白過後,會替她們買洗髮液,或會多煮一些飯菜相贈,讓她們在校園有份溫暖感,從歧視變成關懷。」

事實上,Maria說部分受助的學生,畢業後反而替他們做義工。「譬如學生們會修讀攝影課程,在活動上給我們拍片,證明他們有感恩的心。未必每位可直路入讀大學,但放心他們不會學壞。」如此的暖意回饋,也是Maria營運「教育無邊界」最大的滿足感。

---------------------------------

遴選大學畢業生體會青年人想法

「啟導友師」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是挑選大學畢業生,Maria及一眾委員也要為他們作英語面試,以肯定他們具備服務學生的熱誠和責任,過程中亦教Maria深有體悟。

「今屆有50多位應徵者,最後取錄了17位。跟他們傾談,我都獲益良多,因可了解時下年輕人的想法。在4年的大學生涯中,疫情下他們可能大部分時間在家以Zoom上課,故學習中自律最重要。其中一個應徵者說,疫情蔓延期間,他感受到人開始變得冷漠,譬如他看到港鐵車廂有小孩子嘔吐,但沒人給媽媽一張紙巾,因為怕受感染,令媽媽相當無助。『其實人只要多行一步,世界便變美好一點』,青年人有他的純真,讓我也感受到他們的熱誠。」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張頌婷

李忻琴指在疫情下,啟導老師也和學生一起度過。「很多已建立起感情,疫情時會以Zoom聯繫。學生有時在家覺得孤獨,試過做出自殘行為,啟導老師會和他聊天以疏導情緒,這都是校內老師較難顧及的範圍。」(被訪者提供)

在學校教授英文時,也會玩拼字遊戲練習英語詞彙。(被訪者提供)

Maria出席「教育無邊界」8周年的慶祝晚宴。(被訪者提供)

啟導教師也是剛畢業的大學生,與中學生的年齡差距不大,更容易打成一片。(被訪者提供)

Maria說招聘回來的大學生,本身也是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人。「他們其實也是我們的mentee,在教導學生過程中有何激氣事,也會和我們分享,總之大家一起成長。」(被訪者提供)

Maria大學畢業後在英國進修時留影,其後也曾在當地的馬莎公司工作。(被訪者提供)

Maria(中) 左邊的正是前香港教育大學的副校長鄭燕祥,他是「教育無邊界」的榮譽顧問,也為組織出謀獻策。(被訪者提供)

前財政司曾俊華也出席過「教育無邊界」的活動,學生們少不了自拍一番。(被訪者提供)

「教育無邊界」會和不同的商業機構如Credit Suisse等合作。「有些同學住粉嶺或天水圍,完全未去過中環,我們會帶他們出去,讓他們一開眼界。」Maria說。(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