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倉鼠

副刊版 2022/06/02

分享:

分享:

女兒年幼時養倉鼠作寵物,舒適大鐵籠裏,有睡窩、運動大輪、小玩具和無限飲食,愈養愈肥,結果在籠中終老,本想牠也曾快樂過一生。

檢疫七天,開始明白倉鼠並不快樂。所住的檢疫酒店相當不錯,設施時尚,窗外景色優美,並租用跑步機,可以像倉鼠般跑個不停;酒店的膳食不俗,再加上有家人接濟,故此三餐無憂,像倉鼠一般好食好住好運動,但不快樂當然是因為失去自由。

自由是基本人權,但政府在整體社會安危的大前提下,有權暫時剝奪這人權,在國際道德框架下合情合理,經過審訊後監禁罪犯便是最常見例子,但被剝奪自由時間之長短一定要合理,總不能偷個麵包便判十年監禁。

當全世界大部分發達國家已停止閉環式檢疫,香港政府還能用哪些理據合理地剝奪入境者七天自由?只能從科學角度開始,其他國家停止檢疫是因Omicron的潛伏期(Incubation Period)約二至四天,超過九成人口,因感染或疫苗而得到合理免疫力,以及重症跟死亡人數在有抗體人口中極低,故此根據科學數據,在理性上而言,香港絕不應繼續執行七天檢疫。

當然科學以外還有政治和經濟考慮,後者而言,檢疫定對經濟帶來莫大損害。而政治方面,醫生不是專家,只能希望政府不要以科學作幌子,現今數據早已不再支持七天檢疫。

只盼來屆政府能理性地、科學地處理這檢疫問題,我不想再作倉鼠。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