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幣法幣若對價 恐致金融系統風險

評論 2022/06/02

分享:

分享:

盡管加密貨幣已經問世13年,其暴漲暴跌亦已常態化,但似乎對整個全球金融市場影響不大,大多僅顯示為個體風險。不過,最近歐洲央行公布的金融穩定報告發出警告,認為加密貨幣的風險可能會溢出,並對全球金融穩定構成巨大風險。

那麼,加密貨幣的溢出風險在哪裏?對於加密貨幣,由於認知角度不同,各國所採取的政策差異較大,內地政府採取堅決取締的態度,而其他國家則採取了比較寬鬆的政策;有國家把比特幣列為法定貨幣,多數國家則把加密貨幣界定為一種可投資的高風險工具,例如美國金融監管機構批准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上市,而且允許推出加密貨幣ETF、允許金融機構持有加密數碼資產等。

不過,只要加密貨幣能夠與法幣對價,不僅會讓其本身存在的缺陷暴露無遺,也是其風險溢出的主要途徑。

一般來說,某類資產的暴漲暴跌並導致崩盤,肯定有潛在的金融穩定問題,甚至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和金融危機;但就目前為止,加密資產炒作並沒有對全球市場的金融穩定構成實質性風險,加密資產市場風險似乎也不是太大。箇中原因,在於加密貨幣與其他市場的相關性低,即加密貨幣沒有真正與法幣對價、沒有成為一種社會認可的信用工具,以及沒有服務於實體經濟;其風險多體現為個體金融風險(如信用風險、市場風險、操作風險等),以及少許系統風險。

但是,隨着加密貨幣炒作瘋狂、市場規模擴大、交易量急增、加密資產結構的變化、投資者湧入,特別是一些國家及國際投資機構開始認可加密貨幣為可投資的數碼資產,允許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及「挖礦」企業上市、允許開發數碼資產的衍生工具等,不僅意味加密貨幣價格可能會進一步炒高,也反映加密貨幣有可能成為真正可以與法幣對價的金融資產。

聯繫金融領域趨增 溢出風險

正因為加密貨幣可以與法幣對價,一些國家的散戶投資者可能舉債投資數碼資產,一些國家新成立的貸款機構亦正接受加密資產作為貸款抵押品,例如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散戶投資者正在用保證金購買加密資產,部分交易所更提供高達25倍本金的槓桿;美國推出的受監管比特幣期貨市場,可能會讓加密貨幣與金融領域的相互聯繫增加,意味加密貨幣金融風險正在溢出,並可能導致金融市場的系統性風險。

上述的系統性風險,是指由於某種事件發生,引起一國整個金融體系發生激烈動盪可能性之風險,其表現為金融不穩定大範圍發生,讓整個金融體系及宏觀經濟處於危險之中,經濟增長和社會福利可能遭受巨大損失等。系統性風險可能引發的金融穩定性問題,與其所具有的隱蔽性、累積性和傳染性特徵有關,2008年爆發的美國金融危機,就是一個具體的案例。

另外,系統性風險的特徵又與現代金融本質有關。一般來說,現代金融作為一種跨時空的資源配置方式,就是對信用的風險定價,把精神性因素轉換成實質產品或財富,所以現代金融既是一種驅使精神因素向實體財富實現價值轉換的機制,也是一種社會財富的轉移機制;為了保證這些機制有效運行,以現代金融學為理論基礎衍生的風險管理或風險定價模型,表面上是科學客觀的,但實際上是一種客觀依據不足、錯誤的匿名風險定價機制。

這種匿名風險定價機制,通過所謂的金融創新,先是把金融交易當事人的身份和責任與其行為分離,然後再對這些金融產品進行風險定價,從而形成鏈條過長的一系列委託代理關係,造成金融市場的道德風險盛行,即代理人濫用委託人權利為自己牟利,而不對這種行為承擔任何責任。

初始分配可操控 侵害公眾利益

加上信用與信用擔保的可分離性,更是給金融市場的道德風險氾濫提供了內生的條件。在道德風險盛行的情況下,代理人一定會過度使用金融體系,最大化地讓其行為收益歸於自己、其行為成本轉移給社會或他人,造成金融體系不穩定及風險,因此現代金融會設置一系列的法律制度,約束與限制各種道德風險行為。

目前全球加密貨幣市場炒作嚴重,以及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ICO)氾濫,投資者湧入數碼資產市場,一些金融機構亦開始認可數碼資產,其行為本質也是希望加密貨幣成為一種社會財富的轉移機制,發行者以技術性的算法語言,直接賦予加密貨幣的匿名性,以及事先黑箱操控加密貨幣的初始分配等。如果加密貨幣能夠直接與法幣對價,成為金融市場的數碼資產,其潛在金融風險將會大增及溢出,從而對現代金融體系穩定造成實質風險,甚至可能引發金融危機。

創立比特幣的密碼朋克(cypherpunk),就是在以一種精巧的創新性技術發行加密貨幣,其缺陷不僅無法達到幣值穩定性,而且其發行初始分配的可操控性,必然會導致ICO氾濫,以及加密貨幣市場的激烈競爭,導致私權力對公權力的嚴重侵蝕;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加密貨幣可以與法幣對價,則自然成為一種嚴重侵害公眾利益的財富轉移機制,增加社會風險。

削弱央行職能 貨幣管制失控

而且,國外學者Michael Bordo和Andrew Levin的研究指出,如果央行對貨幣數碼化,尤其是加密貨幣發行採取相對被動和放任的方式,也將引發一系列宏觀經濟風險,例如宏觀經濟不穩定、貨幣管制失控、支付體系的系統性風險、難以應對經濟衰退等,而這些風險的核心,就是無法確立貨幣的價值錨,導致整個市場價格體系不穩定甚至扭曲,中央銀行穩定幣值的基本功能被削弱甚至喪失。

目前加密貨幣暴漲暴跌之所以沒有讓風險溢出,就在於這個市場還只是少數人操弄的市場,與實體經濟沒有多少關聯性;一旦加密貨幣進入實體層面,與實體金融產品聯繫,則必然會引發系統性風險。

因此,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最近公開徵詢行業意見,提議將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資產訂為最高風險類別,加權風險為1250%;根據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規則,這意味銀行若要進入數碼加密資產市場,至少要有與加密資產風險等值的資本,避免存款人或其他債權人面臨巨大損失。

針對加密貨幣沒有價值錨而不為大眾或市場所接受,加密貨幣發行者正在推出數碼貨幣的穩定幣,但最近的Terra(LUNA)崩盤事件,反映加密貨幣的穩定幣同樣是一種風險溢出方式,投資者對此要有清晰認知。

如果央行對加密貨幣發行採取相對被動和放任的方式,將引發一系列宏觀經濟風險。(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