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頭背後

副刊版 2022/06/06

分享:

分享:

當人們漸漸意識到糖對健康的禍害,連世衛也說明人體每日最多只能攝取少於五茶匙糖時,很多汽水品牌都開始在這議題上做「公關」工作。

二○一五年,就有著名汽水品牌向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全球能源平衡網絡」(The Global Energy Balance Network,GEBN),捐助一百萬美元研究經費研究肥胖課題。網絡內全是來自不同大學的教授,其中來自南卡羅來納的Steven N. Blair,在短片揚言體重跟汽水和快餐毫無關係,他說:「那些以流行文化和科普做專題的傳媒,太聚焦於『噢,他們吃太多、吃太多、吃太多了」的論述及怪責含糖飲料上,根本並無有力證據證明汽水是致肥原因。」言論恰當與否,諸君心中有數。

美國有三分之二人口有肥胖和過重問題,若說他們的飲食、包括快餐、薯條、汽水全都非致肥元兇,實太牽強。Steven N. Blair在短片暗示,不做運動才是致肥的原因。當時,這個研究捐款行動並無人知悉,後經《紐約時報》調查和踢爆,才洞悉箇中千絲萬縷的關係。

在公眾輿論壓力下,該網絡把這段問題短片下架,並說那只是Steven N. Blair的個人言論,並不代表GEBN的立場,後來更要將百萬美元捐款退回給汽水商,才能平息輿論。

這只是冰山一角,汽水品牌的甜頭游說(Lobbying)招數層出不窮。再舉一例,慈善團體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的美國分會,本來一直大力倡議美國政府立法徵收汽水稅,但到二○一○年,他們突然停止了這個倡議行動。原因?他們接受了兩大汽水品牌的五百萬美元捐款。

每人都有一條綫,只是每人那條綫的高低有所不同,這樣的「公關」仍大有人在做,當然,利誘甜頭在前即把持不住的,仍會陸續發生。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