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招推動創科發展 為港開新篇

評論 2022/06/08

分享:

分享:

創新科技會繼續推動未來20年的經濟,特區政府換屆在即,我對香港在創科發展的路向,有以下4點建議:

環球競爭激烈 須持續增研發投入

1)R&D投資--從0.99%到1.5%

本屆政府推動創新科技的成績之一,是5年任期內把研究和發展(R&D)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GDP)比率,由多年來的0.74%提升至0.99%,但仍未達原本計劃的1.5%。我認同政府在財政上對創科的支持,但要在創科中爭取一席位,這些投入遠遠不足。

「初創之國」以色列的成功,就與過去數十年對高新科技研發的持續投入密不可分。從上世紀70年代,該國已銳意發展創科,在1991年,研發開支已佔GDP近2.5%,而且一直拾級而上,到2018年增長近一倍至4.94%,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一倍多。

多年的投入成效卓著,尤其在新冠疫情下,已發展國家的經濟都深受打擊,以色列卻可倖免。今天,高科技企業數量佔以色列特拉維夫指數(TA-35,如香港的恒指)4成、貢獻了以色列超過4成出口;雖然只佔勞動力一成,但卻提供25%薪俸稅收。

深圳以研發拉動經濟增長的情況,我們也耳聞目睹。當地的研發經費於2009年已佔GDP比重逾3%(279億元人民幣),之後一直穩步上升至2020年的5.46%。如果說我們於幾年間在創科投入1,500億港元是「史無前例」,那麽深圳2020年一年的研發就已經超過此數(1,510億元人民幣)了。

我們要在此領域有所突破,研發的投資不單要持之以恆,更要加大力度。因此,我寄望候任特首李家超能夠在來屆任內,把研發經費提升到至少佔GDP 1.5%的水平,否則在今天環球創科競爭激烈下,不進則退,若不繼續投放資源,我們可能會前功盡廢。

投資多元化 善用自身FinTech潛力

2)投資重心--多元化 Vs 孤注一擲

政府在2018年度財政預算案確立4大發展範疇,包括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智慧城市及金融科技。面對疫情,香港以發展醫療科技為中心是順理成章,而人工智能和機械人科技也是大勢所趨;但如果只集中生物科技而短期內未見成效,就如同大額投資失利,沒有退路,更難說服公眾繼續支持。

以色列10大最活躍科創投資平台之一OurCrowd的創辦人指出,投資大原則是多元化,因為「你不會知道下一刻哪個領域會興起」。該平台投資的,就包括人工智能、資訊保安、電子商貿、醫學護理、食物科技等,2017年以來投資項目超過260個,包括已獲Uber收購的共享單車企業JUMP、微軟收購了的網絡安全公司CyberX、已在美國紐約上市的保險業平台Lemonade,以及生產植物肉的Beyond Meat,可謂把雞蛋分放在多個籃子內。

而我們在4大發展範疇中,金融科技(FinTech)應該極具潛力。本港為國際金融中心,我們不乏金融人才,對業界所需、潮流觸覺都非常敏銳,加上法制完善,實在捨我其誰!而且,根據《經濟學人》的分析,各國獨角獸企業(估值至少達10億美元的未上市初創)在軟件、深度科技(deep tech)、FinTech、消費者4大領域的分布,中國在FinTech上明顯偏少,大約只佔內地獨角獸企業半成,比全球平均數明顯地少;香港是否可以自身強項,補其不足?

建本地人才庫 智慧城市發展關鍵

3)人才--尖子去哪兒?

香港邁向創新型經濟,發展本地高質人才庫至為重要,但高技術培訓與職位卻有錯配問題。根據立法會秘書處的分析,過去20多年,研究院畢業生的失業率一直高於學士學位畢業生,前者在2019年失業率更高達5%(同期學士學位畢業生失業率為2.8%、本地整體失業率為2.9%)。由於就業前景欠佳,在2002-2003年度至2019-2020年度間,修讀教資會資助研究課程的本地學生人數銳減41%,由2,575人大跌至1,510人。

同時,一個智慧城市發展的成功,有賴能否建構強大的技術人才庫,吸引成績優異的學生報讀與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STEM)相關的學位課程尤其重要。然而,由於就業前景不明朗,不少尖子依然會選擇醫科(以2020年文憑試最佳6科計,收生成績中位數為45分)、商學(國際商業及環球管理45分)和法律(38分),而不是STEM學科(工程:最佳5科計25分;理學23分)。

這是雞與雞蛋的問題:如果創科一日不發展成枝葉繁茂的生態環境,試問哪個父母會鼓勵成績優異的子女修讀理工科課程?這也是筆者25年前決意從大學走出來創業的原因,要推廣地理資訊系統(GIS),必須先打造一個生態環境,由市場需求帶動人才供應。

20多年來,在政府和公私營企業廣泛應用下,GIS課程也由僅僅香港大學一家,發展到多家大學也有開辦,大幅增加人才培訓,也有助吸引尖子報讀。

目前可以做的,除了繼續資助企業聘用STEM畢業生,或考慮大幅度減免學費外,當局需檢討研究院課程如何與市場需求配對,並積極與企業合作,推出在職培訓課程,提升人才質素。

設兩大KPI 簡單易明

4)KPI--研發支出:新產品銷售額:毛利率

香港長於高端創科研發,政府投資100億元作為香港創科旗艦項目的「InnoHK創新香港研發平台」,得到來自11個經濟體的28間研發實驗室進駐,令上游研發更添助力,但問題是這如何令社會受惠?因此,我們必須訂立關鍵績效指標(KPI)和時間表,務求投資和成效成正比,同時顧及到未來如何持續發展。

KPI既要評估研發創新的成效,也可與其他地方作比較,以便當局了解在當時競爭環境下的研發投資是否有成果,並且隨着時間推移,能否逐步實現目標,有利大眾了解公帑是否用得其所。

同時,KPI應該簡單易明,例如顧問公司麥肯錫建議,KPI有二,其一為研發支出轉化為新產品銷售的比率,即每花一元的研發支出,平均獲得新產品銷售收入;其二是新產品銷售額與毛利率的對照。

此外,研發成效因行業而不同,消費品的創新周期一般較短,適合以3年為期衡量得失,但其他行業如化學品或特種物料等,則以5年為期較佳。

疫情加速科技發展,香港有深厚的基礎科研底子,必須善用,而非只建造沒有實際效益的大白象。說到底,創科投資的最終目的是提振經濟,改善民生,解決問題。候任特首李家超指,未來5年是香港「由治及興」的關鍵,期望政府能切實推動創科,才有望「同為香港開新篇」。

疫情加速科技發展,香港有深厚的基礎科研底子,必須善用。(資料圖片)

撰文 : 鄧淑明博士 香港大學工程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社會科學學院地理系及建築學院客席教授、智慧城市聯盟創辦人及榮譽會長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