釐清政策思維 港創科產業關鍵

評論 2022/06/08

分享:

分享:

候任特首李家超的組班籌備工作持續進行中,現時個別部門已有不同的消息傳出,社會上亦逐步開始對未來改革方案和聘用人選的相關討論。相信在未來數周,政府內部會有更多較明確的消息公布。

新一屆政府要帶領香港「開新篇」,可謂任重道遠,除了需要想辦法集中權力,以加快改革,更應以政府自身作為改革起點。對於如何調整現有管治,以加快執行效率,李家超已提出「每日解決一個(問題),一年就有365個」的戰術改善施政,相信社會近日已有充分討論;筆者反而想聚焦中期問題,檢視特區政府成立25年來,一些既有的發展「戰略」有甚麼問題,以及如何找到切入點迅速改善。

自董建華時代起,特區政府已有發展科技行業的視野,而且多有付諸行動。在殖民地年代,港英政府公務員以「高效率社會福利發放行政部門」自居,工作的關鍵績效指標(KPI)就是量化公共資源投入後,經濟和市民生活質素有甚麼改善,當中以教育和醫療為香港現代化的成功典範;而第一屆特區政府甫上任便已一反當時流行「小政府」對社會和市場運作相對被動的態度,由特區政府主動出擊發展新產業。

在執行上,20年來其實是摸着石頭過河,近年開始見到成效。但90年代末要發展的科技行業,是基於南韓和新加坡等國家的成功先例,用公共資源扶持出萬中無一的科技「獨角獸」,這些不是教育和醫療政策上常用的學生成績或市民健康表現之「中位數」及「平均數」等統計學概念可直接衡功量值,整個邏輯有很大分別。

早前,科技園因容許商戶將以極為低廉的價錢租得之土地違約分租,被業界告上法庭,這宗官司正正反映政府角色的深層次矛盾。

科技園須徹查 促違規租戶糾正

科技園轄下有租戶於將軍澳工業邨數據中心涉嫌以「分租」方式,提供出租機櫃服務圖利,違反租賃上不能分租的限制。新鴻基地產旗下數據中心營運商新意網,於2018年就此事入稟申請司法覆核,高等法院在2020年判新意網敗訴,新意網申請上訴,至上月底上訴庭判其上訴得直,指科技園公司對租賃限制政策理解錯誤,亦未有合理地處理新意網的投訴,因此下令科技園需按照上訴庭判詞中所澄清「佔用限制」的正確意思,重新考慮相關投訴。

誠然,科技園轄下的土地全屬公共資源,從公共政策以及制度常規原則,科技園絕對有責任監察以公帑補貼私人公司,確保受補貼單位營運合規,科技園公司董事會成員有義務監督企業管治及規章,亦有責任向企業管理層反映社會期望及訴求。

科技園是特區政府20多年來發展創科產業的主要項目,分租事件最終鬧上法庭,其實已反映當中核心矛盾,董事會應督促科技園徹查所有租戶,是否有依足租賃限制政策,若有違規便盡快糾正,否則應收回地皮。這些「戰術」層面的改善措施,當然即時能做,但其實是次事件更反映特區政府執行力強、但長遠戰略思想工作不足的短板。

數據中心市場成熟 毋須地價補貼

分租事件反映一個尷尬的情況:即使香港扶助科技界的大方向本身是正確,但科技界業務的複雜性,技術官僚未必完全理解,例如如何定義成功推動數據中心行業?是否靠量化受資助的單位數目、行業所騁請的人員等,就可證明「推動了創科」呢?

可是,以「出租數據中心」圖利的營運商,業務性質其實比較接近地產業,24小時巡視監察伺服器的人員,也比較接近保安業,兩者的主要生產要素也是香港的「地段」,「科技」反而次要。

其實,香港的數據中心市場已頗為成熟,憑着地理和穩定電力的優勢,在亞太區甚至世界上都屬已高度發展的成熟市場,根本不再需要以龐大地價補貼扶持。除了地價補貼,科技園又有沒有其他方案推動業界呢?

成熟項目庫房收入 支援人才培訓

說遠一點,在經濟結構上,香港沒有獨立的貨幣政策,政府要量入為出,不能以「印銀紙」支持新產業的巨額前期投資和發展;加上在今年巨額財赤下,政府鼓勵發展數據中心,或許不應再用「優惠地皮」政策,而應該以市價租售;就整個科技行業而言,也應該以開放和製造新市場,作為香港發展科技業的新中軸綫,取代在現有框架下提供補貼的「社會福利型」做法。

如果現有的補貼項目已經成熟、能在市場上獲利,亦可考慮回歸到市價出租,並且可「以戰養戰」,將成熟科技產業製造出來的庫房收入,用以支援人才培訓吸納、中上游科研項目等,如此或可更有機會將香港發展成為更發達的國際創科中心。

憑着地理和穩定電力的優勢,香港數據中心市場已頗為成熟。(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