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介意外界標籤 衛蘭保持虛心尋求進步

副刊版 2022/06/09

分享:

分享:

由2005年被黎明發掘,以一把靚聲驚為天人的衛蘭(Janice),不知不覺已出道17年。她也由入世未深的新人,銳變為有過經歷的樂壇前輩了。成熟了的衛蘭,放低了很多包袱,對外間曾加在她身上的許多標籤,也不再放在心上。Janice發現,原來由心而發的自信,才是最美麗和最有魅力。

一場世紀疫症,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和心境,衛蘭也不例外,過去兩年,她不少演出工作受到影響,跟好朋友見面聚會的機會減少,衛蘭的心情也漸變擔憂。「我不是擔心健康,因為自己防疫工夫都做得很足,亦會勤做運動來強身健體。可是不正常的生活,漸漸變成常規,大家的人心不再穩定,才是令人憂心的原因。」

在疫情期間,Janice為自己找尋更多可能性,雖然不能去旅行,她便在香港四處發掘新景點,放假便去行山,經常做運動,跟家人見面更多,亦看多了《聖經》和各類書籍,以尋求心靈平靜。

7月她將舉行的紅館演唱會,便從心靈慰藉而得到靈感,個唱取名《Be Still》,是希望可以用歌曲為觀眾帶來內心的平靜。「唱了歌很多年,現在好像有份使命感,希望通過作品去幫助別人,不要看輕音樂的力量,它可以讓人堅強去面對內心的困境。」

塑身不為減肥

衛蘭的菲籍父親是一位酒廊樂手,她跟妹妹衛詩自小就對音樂耳濡目染,爸爸也有教導兩姊妹唱歌,直至現在,衛蘭還是沒有鬆懈,常有跟隨音樂老師上堂,改善咬字、發音等表演技巧。

她坦言以前對自己很嚴謹,自我要求很高,很怕會出錯。「有段時間,上台唱歌像很拘謹,擔心自己唱得不好,外形不夠靚,不敢把真正的感受唱出來。」

衛蘭亦坦言,外間給她很多標籤,如時常形容她肥胖,雖然Janice笑道唱片公司和歌迷從不介意她身形,覺得只要唱歌好聽便夠,但批評的聲音,總會為其帶來困擾,也經過很多時間才可以放下包袱。

「我也面對過很多挫折,漸漸學會首先不要對太自己太harsh,有要求是好,但也要懂得放鬆,盡了自己能力便可,結果如何,就不要太放在心上。」她說。

然而說到身形,衛蘭亦認同如果綫條能好些,穿衣也會更好看,故她每星期都會去做健身和運動。「當然開騷也是keep fit的動力,但做gym不止是為減肥,也是為了健康,現在目標是減脂肪,希望body fat可以減去5%,上台時身形便會更firm。」

保持虛心態度

當歌手17年,紅館演唱會開了4次,衛蘭早夠資歷成為別人的前輩,去年Janice擔任《聲夢傳奇》的導師,也就感受良多。「以前我做新人,得到黎明不少提點,已十分幸運,現在的年輕人有更多平台和機會去發揮所長,亦可以得到更多音樂人的意見,真的很幸福。做《聲夢》的導師亦很好玩,學員對音樂的熱誠亦啟發到我,至現在仍有跟Yumi(鍾柔美)、Gigi(炎明熹)有聯絡,彼此像朋友的交流。」不過說到真的要教唱歌,Janice卻笑稱未夠資格。

最近Janice便以召集人身份,邀來不同的新一代年輕女歌手合作,現時已經跟Kirt T、王嘉儀、Serrini發布了歌曲,其他合作名單亦會陸續有來。她解釋:「自己雖入行一段日子,但仍想有進步空間,跟年輕人合作,希望可以令自己跳出固有的框框,同時可把自身演出經驗分享給她們。」

Janice希望如自己有少許能力,亦想為這一輩的女性音樂人提供更多機會,從而展現女性的力量。「不論是甚麼年紀和心態,都要時刻保持虛心學習的態度,擁有孩童的心去看這個世界,接觸更多可能性,才可以真正的成長。」自信和自愛,是衛蘭今日的人生哲學。

...................

人生的3闋歌

Janice唱過不少流行作,她就自選出最有意義的作品。

《大哥》:「這是出道不久的歌曲,雖然唱過很多次,但每次演繹,觀眾都會跟着唱,有好大力量。」

《It's Ok To Be Sad》:「這首歌的誕生,源自有位朋友的20多歲兒子輕生離開後,一直遏抑傷感,所以很想送一首歌曲來安慰她,不要把情緒收在心中。」

《Morning》:「推出這張英文大碟時,正值妹妹出事的時候(當時衛詩捲入藏毒事件),錄音時覺得在黑暗期,但碟中的歌曲很有正能量,像是給我們的一個祝福。」

髮型:Jamie Lee@JamieLeeHair

化粧:hongjai_makeup

服裝:PortsPURE

作者、責任編輯:陳家昌

衛蘭抱持虛心態度,繼續尋求音樂上的進步。(黃建輝攝)

7 月紅館個唱《Be Still》以找尋內心平靜為主題。

去年擔任《聲夢傳奇》導師,自言獲益良多。

當日出道成黎明公司力捧新人,Janice 感謝對方一直用心栽培。

衛蘭跟孖生妹妹衛詩有過不少經歷,感情十分好。

近日為演唱會,Janice 努力做運動保持健康美。

英文大碟《Morning》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