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港隊跳繩代表文家駒 疫情下創跳繩程式 開網課堅持下去

副刊版 2022/06/09

分享:

分享:

【疫境自強】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這兩年多,不少實體活動改於網上舉行,就連運動也不例外。文家駒(Kelvin)是前香港跳繩代表隊成員,曾多次奪得亞洲及世界賽錦標,多年來在香港致力推廣花式跳繩運動。不過疫情下群體活動全面暫停,大學時修讀電腦的Kelvin便以自己的專業知識,配合一套網上教學系統成功開辦跳繩網課,第五波疫情時共開了接近400班,逾千人次上堂。

每一波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本港的所有健身中心都要暫停營業,文家駒所創立的香港專業花式跳繩學校也受到影響,不但多個月零收入,兩間校舍的其中一間更要關閉。而他跟另一合夥人、即當年跟Kelvin出生入死的港隊隊友陳慶輝,則要以積蓄來支付員工的薪金。

兩人見疫情之下各類實體活動移師網上進行成了新常態,何不嘗試將跳繩班改為網課進行?大學時修讀電腦的Kelvin便開始研究各種電腦軟件,再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看看如何能使網課變得可行,結果為跳繩學校找到了出口。「因為我們的跳繩項目要配合音樂,一開始我只用iPad加藍牙喇叭播放音樂,教練就對着電腦教學,但發現效果很差。我便不斷上網做研究,後來改用OBS系統來做直播,再配合ManyCam軟件,我們更加入很多不同效果,例如文字、繪畫、倒數計時及音效等,令畫面很有新鮮感,而且學員可以同時看見其他同學跳繩的情況,猶如現場一樣,很有課堂氣氛。我把課堂變成一個綜藝節目,結果很受小朋友及家長歡迎。」

跳繩運動也要轉型

網課由2020年尾的第三波疫情開始,當時共開了226班,有125名學生共700多人次參加。直至今年的第五波疫情,網上學生已增加至168名,開了384班逾千人次上堂。Kelvin還開發了全港首個免費跳繩手機程式,內有跳繩教學影片及跳繩全攻略等小知識。此外他也舉辦了全港首個網上跳繩比賽,他說:「因為疫情轉變了,令我們的行業也要轉型,我不會放棄推廣跳繩,因為我對此運動非常熱愛。」

Kelvin跟跳繩運動的淵源始於中一,當時要選課外活動,他覺得「花式跳繩減肥興趣班」非常有趣,本身身材瘦削的他便拉攏了一個肥仔同學一同參加。他笑說:「興趣班其中吸引之處是有女同學參加,我覺得在女同學面前能夠完成那些花式動作很有型,當得到她們的認同會沾沾自喜。學期終有一個學生才藝表演,我就膽粗粗表演跳繩,結果得到很多讚賞,這就驅使我繼續跳下去,久而久之,我就愛上了這運動。」至於那位肥仔,上了4堂便放棄了。

曾遇樽頸位想放棄

花式跳繩並非想像中容易,除了體能,還講求手、腳的協調。2004年僅中四的Kelvin,在中國香港跳繩總會精英選拔賽中脫穎而出,能夠代表香港出戰世界賽,運動員職業生涯就這樣開始了。直至2016年才正式退役,他當然知道運動員訓練的辛酸。「平時通常一星期訓練兩晚,每晚3至4小時,因為隊員除了學生還有在職人士,大家放工放學後就趕到上水練習。最辛苦是練新花式,特別是練同步,即是十幾人做同一動作直至完全合拍為止,一個動作可能要練上一至兩小時。而在比賽前一、兩個月,我們就會增加練習次數,幾乎每晚都要練習,黑色暴雨警告或8號風球也不例外。」

幸好多年以來的練習及比賽,Kelvin都沒試過嚴重受傷,只是有一年準備參加亞洲賽,在上機前一晚他如常訓練,但就在練習一個空翻動作時,着地一下不慎「拗柴」,腳登時就腫了,除了皮肉之苦,最擔心是影響數天後的比賽,幸好他接受了跌打治療後,三、四天就消腫康復了,可以繼續比賽。

奪冠圓滿運動員生涯

在12年的運動員職業生涯裏,Kelvin由專攻個人項目到團體項目,最後再轉為花式跳繩,曾經奪得多個亞洲賽獎項,以及3次世界賽冠軍,過程中也曾遇過低潮期想過放棄。他解釋由於個人及團體跳繩項目講求的是速度,他覺得自己到了樽頸位無法再進步下去,感到非常氣餒,後來知道有表演盃賽事,便轉為玩花式跳繩,令他有了新的目標和動力。「我發現可以跟隊友一起創作很多新花式,感到很開心,所以我就轉攻表演盃,2010年香港表演盃隊伍首次在英國取得世界冠軍,表演盃冠軍是整個世界賽最高榮譽的獎項,我們更打破了比利時壟斷了3屆冠軍的紀錄。」

後來Kelvin所屬的港隊再在2014年及2016年取得世界賽冠軍,他認為自己的運動員生涯已經很圓滿。加上有感多年來兼顧亞洲跳繩聯盟會長,以及世界跳繩聯盟副會長(亞洲)的職務,在時間上難以分配,於是2016年31歲的時候便決定退役。

跳繩抱得美人歸

現在Kelvin除了負責推廣跳繩及籌辦賽事的工作,亦在自己創辦的跳繩學校擔任教練,問到他當運動員跟當教練在心理上有何不同?他回答:「做運動員跟做教練的壓力很不同,因為當運動員時,我只需要聽從教練的指示,如果遇到困難就和教練商量,所有事情都比較簡單直接。但當我作為教練,學生能否取得獎項、學生的感受、我的訓練模式等因素,我全都要兼顧,因此我現在選擇教兒童興趣班。面對的是一班小朋友,而非當港隊教練面對精英運動員,就是希望自己可以輕鬆一點。」

至於多年以來,跳繩運動為Kelvin帶來的得着,除了獎項的光環以外,就一定是現在的太太了。當年Kelvin就是文太的導師,兩人由師生發展為情侶兼隊友,去年再成為夫婦,難怪Kelvin對跳繩運動如此有感情,當然還有一份使命感:「當我看到每年愈來愈多人參加跳繩比賽,證明在推廣花式跳繩方面有一定成績,我會感覺到很有成功感,因此我會堅持自己的路。」

作者:梁靜詩

責任編輯:黃依情

Kelvin在運動員職業生涯裏曾經想過放棄,但多得隊友的互相支持及鼓勵,才令他繼續走下去。(被訪者提供)

來自荷蘭的教練Eric(黃衣者)多年前帶同歐洲隊來港巡迴表演,Kelvin當時還是一名小學生,但看了表演後對花式跳繩更有憧憬,直至他當上教練,兩個地方的隊伍更不時作出交流。(被訪者提供)

雖然疫情已經緩和,但Kelvin表示網課依然會繼續,因為他發現有網課的配合,學員的進步速度比單單上實體課更快。(被訪者提供)

Kelvin為跳繩學校開發了全港首個免費跳繩手機程式,是他跟學員及家長們一個溝通的橋樑。(被訪者提供)

小朋友的潛能無限,Kelvin表示花式跳繩能夠鍛練小朋友的肌肉,在平衡及協調上也有好處,還有增強心肺功能及訓練他們的專注力。(被訪者提供)

Kelvin的學生經常獲邀作公開表演。(被訪者提供)

Kelvin和太太由跳繩結緣,去年 12 月更結成夫婦。(被訪者提供)

2014年的世界跳繩錦標賽首次在香港舉行,這是Kelvin多年來的心願,而且該年他的隊伍更取得表演盃冠軍,港隊共奪得92面獎牌,對Kelvin來說意義重大。(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