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文創IP

副刊版 2022/06/13

分享:

分享:

故宮的文創,是否一門可幫補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費用的生意?以台北故宮和北京故宮博物院的例子看,那簡直是大生意了,尤以北京故宮為甚。

早在二○○八年,北京故宮就開闢文創及衍生產品部門,並開了淘寶店搞網購,但早期賣的多只是老式的旅遊紀念品。最大的轉機,應是參考過台北故宮一度爆紅的「朕知道了」紙膠帶及一些賣萌的文創商品,開始走把歷史人物及文物Q版化的產品研發,後來是趕過台北故宮,真的有了北京故宮的一條龐大的文創IP產業鏈。綜觀全中國,也是做得最有創意及規模最大的。

那是後來的事了,乾隆康熙多位皇帝及皇后,古代的宮女和胡人公仔,也成為圖案、日曆、小玩偶等,還有宮女口紅、皇帝菜譜,好多都是衝着和皇室家庭打交道的大橋段來創製產品,有一種令普通人認識帝皇生活的噱頭。

起碼市場上是成功的,以北京故宮數據,二○一二年,文創產品銷售只是一點五億元(人民幣,下同),去到二○一七年已是翻十倍達十五億元。

潮流所至,是全中國的博物館都拿文物重新當寶,拍視頻動畫、做Logo產品、出Rap歌MTV,實行全面IP普及化。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可否參考?概念上,把展品再包裝,另設計推出IP商品,絕對可以。但也得解決一些基本商業問題和創作問題。譬如說最基本得到北京方去授權研發,那產品的版權及知識產權也得搞清楚。是否可放開手讓香港團隊去設計,收入又如何分成?以至如何運用?

當然也要有創作上的尺度限制,不能過於商品化及從俗,要保留傳統文化的審美及對文物的尊重,達到文化與商業的平衡。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