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網絡統籌 政府必須超前部署

評論 2022/06/13

分享:

分享:

下屆特區政府要跨越的最大難關,今天已經浮現--那就是公眾有種近乎不切實際的期望,希望在很多範疇出現大刀闊斧的改革。留意此熱切盼望感覺側重於建制陣營之中,皆因他們相信以下兩點:其一,是完善選舉制度後再沒反對派拉布,故政府想推動的任何措施應再無阻力;其二,是建制中人認定了政務官(AO)失勢,因此官僚制度內部的阻力當不復存在。

固然,凡事有作用力,便自然有反作用力:反對派消失後,已經有不同分析指出,議會內部開始更激烈的暗鬥,畢竟議員人數多了,等於爭奪公共資源的人亦多了,且沒有「建制派VS反對派」此意識形態差別,也就是90名代議士同為愛國者,於是每一位皆可義正辭嚴向政府大力索求,訴求的取向自然東拉西扯;可是這個過程將再無各政策局的AO居中調停,於是過往負責執行的部門技術官僚就只會更保守,要促成大刀闊斧改革,便變得更困難。

面對大眾如斯高期望,如何解困?如果有人認為,答案就是單純地做好期望管理,那就未免有點不切實際,兼欠缺策略思維;不難想像,倘若新特首在上任百日內宣布的KPI清單不夠進取,已經會讓很多人失望(遑論最後能否完成),因此更積極做法應該是出其不意,突破現有思考框架,提出大部分人未提及的新點子,如此超前部署,才不會令市民有「政府總是在追落後」之觀感。

以上想法源自筆者20多年前的個人經驗,其時筆者還是新丁政務主任,主理填海政策,卻遇上前所未見的保護維港運動。當年發展局尚未出現,相關範疇由當時的規劃環境地政局負責。令筆者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那時解釋填海項目的立法會文件,全都以黑白工程圖來說明填海幅度--局長認為這種沉悶的展示手法,肯定未戰先輸,於是要求局方製作一個PowerPoint向議員簡報,卻赫然發現,整個政策局的每一部電腦,只有文字處理程式Word,而沒有PowerPoint!

由於筆者進入政府前任職廣告公司,結果就由我這個小小AO協助局方完成了第一個ppt檔案。可是,接下來又出現新問題:立法會從來沒有官員做過PowerPoint簡報,根本就沒有可接駁手提電腦的投影器和屏幕;在與立法會秘書處幾經辛苦協調下,終於找來相關儀器,成功讓官員以彩色及有變化的圖像,向議員和公眾解說填海項目的細節與過程。更重大的突破是,在一連串猶如「大龍鳳」的講解後,局方竟沒堅持原先的填海幅度,並主動與議員合作,提出由特區政府修訂《保護海港條例》。

猶記得局方總結上述例子時,當時參與的一眾官僚認同,當中有3個值得汲取的智慧:第一,用議員尚未熟習的最新科技作解說,能夠帶出「香港未來會不斷進步」的信息;第二,盡管引入和使用新科技往往很麻煩,但整個克服困難的過程(例如當時要緊急找來投影器,以及在議事廳設屏幕),可以讓議員乃至公眾感到政府對相關政策有多重視;第三,即使於輿論方面稍佔上風,政策也要有所微調,以「一手硬一手軟」的方式,換取更多人支持。

聘大數據專家 揣摩議員取向

時移世易,今天PowerPoint已非甚麼新鮮事,但官員們卻必須撫心自問:既然議員當中有不少是KOL,政府向公眾解說政策時,應當要用甚麼科技和手法,始能up the game?

正因如此,我認為以傳媒人或公關高手擔任新聞統籌專員這個想法,早已屬過時觀念。特區政府不想在輿論層面追落後,應該聘用大數據及演算法的專家當「網絡統籌專員」:透過分析議員們已公開的數碼足印(digital footprint,例如轉發了甚麼貼文、曾到過哪裏「打卡」等),以大數據分析其言論受哪些因素影響,以揣摩他們近期立場與取向,並預測各政團可能作出的下一步行動,繼而超前部署、及早準備,務求盡量引領輿情。

又例如目前Facebook(fb)及騰訊 (00700) 皆全力部署「元宇宙」技術,特區政府斷不能停留在「協助業界推動相關科技」的論述,而應該大膽提出香港會開發「元特區」或「元大灣區」這類超前部署--就與內地的「元宇宙」對接方面,相關項目可以是由特區政府牽頭參與應用北斗網格碼。

拓元宇宙 展現政策創新視野

另一方面,新政府亦應看準候任行政長官李家超參選時,fb採取的立場較Google溫和(李家超的YouTube競選帳戶被封,而fb專頁則可繼續),宜策略性地伸出橄欖枝,與Meta合作開拓其「元宇宙」,以鞏固香港作為特區在促進外循環的角色之餘,亦能展現新班子於政策創新方面的視野與識見,既一手硬一手軟,同時兩手中西合璧。

再舉另一建議:萬眾期待新政府處理內地通關,但新冠確診數字又再上升,應當怎辦?引用以上「以科技超前部署,再一手硬一手軟」之策略,則可參考黎棟國議員上周建議,把「強制檢測要求」加入安心出行程式(未有按指示進行檢測者變紅碼、已進行檢測尚未有結果者轉黃碼),以加強市民遵從強檢通告之力度;但在實施這一手硬之餘,也來一手軟:容許市民外地返港後居家檢疫一周,而毋須在酒店隔離(其間全程紅碼),藉科技實踐張弛有道,同時透過引入「紅黃綠碼」,務求更貼近內地通關之基本要求。

新司局長 社交網形象須統一

當然,總有不少人會認為,上列建議對特區政府而言,恐怕太高階,新班子未必跟得上。可是,比起那些無基礎的熱情吹捧,或是復仇式又小家子氣對AO之怨念,還有空泛而人選尚未出爐便肯定會有的團隊精神,以網絡演算法及大數據科技為政策超前部署,明顯相對具體--最低限度,下屆政府各司局長的社交網絡形象必須統一,不可再有局長以個人設專頁、有些則藏身於政策局專頁中;更重要的是,官員的專頁及帖文也務須訂下KPI,如此才可衡量對外溝通之成效。

作者認為,政府不想在輿論層面追落後,應該聘用大數據及演算法的專家當「網絡統籌專員」,分析議員的數碼足印,以揣摩其立場與取向。(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