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損人不利己 美應速叫停

評論 2022/06/14

分享:

分享:

俄烏戰爭爆發至今已近4個月,戰事曠日持久,其影響已超越對峙兩方,殃及全球,歐、亞、非多個國家都被拉進這個無底漩渦。所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場現實版的美國超級英雄電影,明顯地反映出美國不死的世界霸權野心。

糧食價格急漲 非洲無辜受害

據近日傳媒報道,俄烏戰爭大大加重了非洲糧食短缺,多個國家面臨嚴重饑荒,導致死傷無數,無辜慘被美國拖累,淪為俄烏戰爭的犧牲品。根據聯合國數字,非洲約4成糧食依賴俄烏兩國入口,特別是位於「非洲之角」的肯尼亞、蘇丹、埃塞俄比亞等國家,原本已因旱災,約1,700萬人挨餓,其中索馬里更有逾20萬人瀕臨饑荒邊緣。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ICRC)亦指出,由於非洲天氣長期嚴重乾旱,而且激烈內戰頻生,再加上受近期俄烏戰爭影響,全球糧食價格急劇上漲,導致非洲四分之一的人口正面臨糧食安全危機,保守估計從非洲西部的毛里塔尼亞(Mauritania)到東部的「非洲之角」,大約有4億人受到糧食安全問題影響。

有見及此,有社會科學家推測,非洲的饑荒困局短期內將引發新一波的歐洲難民潮,數以百萬計的非洲難民將會逃離家園,冒着生命危險湧至歐洲,希望能尋求溫飽;然而,專家卻認為他們必然會很失望,因為歐盟在俄烏戰爭影響下,經濟、民生也不能自保,各地老百姓的生活也不好過,在自己力不能及的實際情況下,各地政府要麼將難民拒諸門外,遣送他們回公海,要麼在盟友強迫下,勉強收容難民,但難民落地後恐怕會受到如「七等公民」般的看待,毫無尊重。

這兩種處理方法,顯然是極不人道,嚴重違反西方國家的崇高人權主義,自然難以服眾;然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從現實角度考慮,歐洲各地政府作出如此決定,對它們而言是正常的,恐怕已無暇考慮是否草菅人命。

歐盟跟風 經濟民生代價沉重

自俄鳥戰爭爆發以來,世界經濟市場一直產生不同變化,例如供應鏈失調、食品和能源短缺、全球一體化倒退等問題日趨惡化,但這些變化只是冰山一角;特別是在歐洲,歐盟將要為自己追隨美國抵制俄羅斯的決定,付出沉重代價。

據悉,俄羅斯去年為歐盟提供了其消耗天然氣的40%、25%以上石油,一旦俄羅斯停止向歐盟輸送天然氣及石油,整個歐洲便會受制於超高的能源成本,如此輪流停電將會成為歐洲生活的常態,屆時各地家庭取暖費用上漲、工商業停擺、失業率飈升等困境,將陸續發生,而且將每況愈下,令全球擔憂。

國際能源署署長(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Fatih Birol表示,俄羅斯是全球能源系統的基石、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和石油出口國、領先的煤炭供應商,而當前世界面對的能源危機,是歷史上最嚴重、持續時間最長的危機之一,歐洲國家所受到的打擊尤其嚴重。他警告,由於歐盟依賴俄羅斯的天然氣,今年冬天歐洲各地將會非常艱苦,因為歐盟在限量輸入的天然氣和石油下,只能把這些能源適量地分配予不同成員國,如此自然會影響到歐洲社會及經濟的正常運作和發展。

國際政治家、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認為,要阻止世界持續大亂、歐洲經濟崩潰,最有效的方法是俄羅斯與烏克蘭立即停火,盡早結束俄烏戰爭。然而解鈴還須繫鈴人,這一場由美國主導的「代理人戰爭」(Proxy War),終究是需要美國政府本身擺平的。美國首要行動是重新評估形勢,認真地分析一下,若然這一場距離美國「十萬八千里」外的俄烏戰爭持續下去,對美國的全球政策有甚麼影響,尤其是會否對美國帶來任何經濟和政治利益。

制俄不成 反要「燒錢」為烏解困

就此,基辛格挺身而出、直言不諱,認為美國總統拜登嚴重誤判,當前對俄政策非常危險,影響全球大局的穩定,美國亦絕對不能獨善其身。

基辛格分析指出,美國在俄烏戰爭中的基本戰略,是盡快削弱及孤立俄羅斯,切斷俄羅斯與歐洲的經濟聯繫,並將其推入烏克蘭這個長期且代價高昂的泥潭;可是這如意算盤卻未能打得響,甚至美國及其盟友還要每天「燒錢」,幫助作為「代理人」的烏克蘭解困。

反促中俄合作 違美戰略利益

再者,《美國國家安全戰略》明確地瞄準中國為其頭號競爭對手,但俄烏戰爭卻弄巧成拙,促使中國這個世界製造業強國與世界第二大碳氫化合物生產國俄羅斯之間的合作關係更加緊密,正是一大例子。如此這般,俄烏戰爭將逐步地令中國經濟實力變得更加強大,效果與美國的戰略利益背道而馳。

基辛格亦認為,拜登將美國和人民的未來押在俄烏衝突的地緣政治策略上,是嚴重錯誤的,這將會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戰略災難;筆者對此非常贊同,並希望俄烏衝突盡快平息、這場毫無意義的戰爭盡快停止、世界盡快恢復和平。

筆者認為,最容易「腰斬」的方法,是美國和其盟友命令其執行代理人、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消失」,如阿富汗前總統甘尼(Ashraf Ghani)般逃亡遠方。

俄烏戰事曠日持久,其影響已超越對峙兩方,殃及全球,歐、亞、非多個國家。(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榮譽會長、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副會長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