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秋色圖

副刊版 2022/06/21

分享:

分享:

快將開幕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其中一張重點推介的展品,是南宋時期趙伯駒創作的大型絹本山水畫《江山秋色圖》,有三米多長,而且不是司空見慣的山水畫,相當有特色。這畫的名氣確是沒另一幅今次沒有來的《千里江山圖》大,後者更長達近十二米,甚至成為了中國郵票的圖案,但兩者畫風近似,可一起討論。

對門外漢而言,最大欣賞點當是它們的色彩,所謂青綠山水畫,有別於常見的黑白山水。當中的青綠靛色,彷彿栩栩如生的山水,散落在如黃金的背景絹本之上,確是搶眼,以此來描繪大地江河,在近一千年前的時代,令人耳目一新。

今次展出的《江山秋色圖》,據考究所畫的風景,應是較位於北方的大地山巒,而非畫於北宋期間那《千里江山圖》所畫的鄱陽湖和廬山所屬的南方那種大江大河。可能是繪於南宋時代,其時北方已被蒙古所據,趙伯駒又是宋代開國皇帝的後人(宋太祖七世孫),因而也有種回望北方故土的留戀之情。

另一亮點當是中國畫與書法題字的相輔相成作風,除了畫作,也有明朝皇帝朱標的題跋,後有清朝乾隆、宣統的皇帝印璽,就是典型的經皇室認可的,又加上各種「延伸創作」的中國藝術品。

宣統即末代皇帝溥儀,可能也相當愛惜這兩幅畫作,他後來到長春在日本勢力下另起爐灶建偽滿州國,從北京故宮帶走隨行的,也包括這兩名作。此畫命途多舛,之後抗戰勝利,仍然流落東北,再到一九四九年之後,其前朝皇帝「主人」溥儀及這畫,才終被人民政府接收,輾轉再返回北京。

另一幅《千里江山圖》更神秘,一度流落民間,後再返故宮,近年則炮製出一個AR數碼版,成為中國藝術傳統新潮的代表。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