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人工果糖

副刊版 2022/06/23

分享:

分享:

想健康,必須遠離高果玉米糖漿(High Fructose Corn Syrup, HFCS),它是人工合成果糖,極為邪惡;但它就在我們左近:汽水、糖果、果汁飲品、台式手搖飲品、果占、班㦸窩夫糖漿等。玉米糖漿的甜度,高得可怕,若蔗糖的甜度是100,玉米糖漿就是173,所以吸收玉米糖漿,致肥是必然,不但增加罹患糖尿病風險,更對肝臟造成傷害。

我們的身體,只有肝臟能代謝果糖,若吸收太多的話,肝在代謝過程過度負荷,會把它轉為脂肪,長期積聚就會變成脂肪肝。認識有人每日至少飲兩罐汽水,結果飲出個脂肪肝。而最邪惡的是,進食糖漿會令人「唔識飽」,美國賓夕凡尼亞州大學研究發現,當人進食糖漿後,產生肚餓感的胃部賀爾蒙Ghrelin會上升。

過往已有大量研究,證實玉米糖漿對身體的各種害處,但為何這樣邪惡的致肥元兇,仍可大量生產和應用呢?這要追溯到七○年代,美國生產粟米過剩,於是有商人把大量廉價粟米加工製成玉米糖漿,業界如獲至寶,因能大大減低成本。到八○年代,兩大汽水生產商宣布以玉米糖漿取代蔗糖。有些朋友以為喝橙汁汽水聽起來比較健康、較少罪惡感,其實是自欺欺人。首先,橙汁汽水的含糖量不比其他汽水少,而那些橙味,主要是來自人工香味。

當然,美國玉米糖漿業界在背後也做了很多lobbying(游說)工作,去維護自己的利益,例如,他們不斷游說政府應堅持向進口蔗糖抽取關稅,那麼,玉米糖漿的低價就成為飲食品工業很吸引的原料,因成本比用進口蔗糖便宜得多。

這幾十年來,全球不少人類罹患的各種病痛,隨着美國的速食飲食文化盛行而劇增,而美國本土癡肥問題亦日趨嚴重,這都是吃出來的禍,背後一班政治家和業界所着眼考慮的,只是龐大利益而非公眾健康。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