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美甲師為長者義剪 遇過腳甲發臭卻因受助者笑容而滿足

副刊版 2022/06/23

分享:

分享:

剪腳甲時彎下腰雙手觸及腳趾,一般人認為是簡單不過的事,但對於長者或身體有殘障的人士,卻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於是只能任由腳甲生長,導致指甲脆裂甚至發炎,又或往往在剪腳甲的過程中受傷流血。美甲師Cass利用自己的專長成立義工隊「惜、剪」,服務有需要人士,別人看來屬厭惡性的工作,但受助者的一個笑容,卻令Cass覺得不能放棄。

不要以為指甲、腳甲毋須特別打理,如果久久不修剪令污垢積聚,會導致指甲過長而脆裂,及因為細菌滋生而引致發炎紅腫,痛楚加劇的話更會寸步難行。但對於長者及行動不便的人士來說,要彎下腰剪腳甲卻有相當難度。

80後美甲師Cass自18歲入行,當年只是想學點技能可以一技傍身,學成後就順理成章加入美甲行業,現時更擁有自己的美甲店。她表示,在2016年的時候,遇上一位於香港力羣協會做地區服務的客人,客人談起每星期都會幫老人家量血壓,Cass靈機一觸提議對方不如加入修甲服務,並自薦可以當義工,於是就促成了第一次義剪。

開初的時候沒有太多人參加,但後來愈來愈多老人家報名,才發現原來社會上有不少長者都有這個需要,而何以Cass會有這個念頭?原來因為自身的經歷。「我細個常常見到爺爺剪腳甲,他每次都好像很辛苦,因為爺爺有一個大肚腩,因此剪腳甲要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但我還細,當時並不理解,當自己入行之後就明白到,原來一個老人家或者肥人要彎低身剪腳甲是很困難的事,可惜當我長大之後,已經再沒有機會幫爺爺嫲嫲剪腳甲了。」

曾貼錢做義工

Cass其後無間斷地到不同地方進行義剪,後來有感需要服務的人太多,但只憑她及數位義工的幾雙手根本未能應付,於是Cass開始在網上呼籲志同道合的人一同加入義剪行列,2019年更成立了「惜、剪」,她希望服務可以拓展到全港不同地區,幫助到更多長者,不過最初「惜、剪」沒有任何經費,Cass要自掏腰包購買工具及清洗毛巾等。今年「惜、剪」正式申請成為社企,總算得到資助可以順利營運下去,義工團隊更增至十多人,除了美甲師,也有專業護士。Cass表示每一次義剪大約可以服務30位老人家,處理一個老人家大約10至30分鐘不等,如果腳甲情況惡劣的話,就要花上更長時間。

聽到「惡劣」兩個字實在叫人有點難以想像,於是請Cass跟我們分享她一次最難忘的經驗,她說:「當年我初做義工的時候,有一位伯伯對腳的腳甲不但污糟,而且很臭,腳甲內藏了好多積聚多年的腳皮和污垢,我清理完壞死腳甲之後,那個位置就出現了一個大窿,要待新的腳甲慢慢長出來才可復原。之後每一次義剪伯伯都會出現,大概半年左右,伯伯的腳甲真是可以完全正常生長,讓我知道時間可以證明一切,只要有人幫伯伯妥善處理,他都可以擁有一對乾淨正常的腳甲。」

Cass補充,老人家的腳甲並非像一般人般可輕易處理,因為他們多有嵌甲、厚甲及灰甲問題,一般指甲鉗根本沒法修剪,而不少長者就因為腳甲問題導致走路時感到劇痛,於是被迫留在家中。要跟長者修甲,亦有些地方需要額外注意,Cass表示最重要小心,以防令長者流血,因為不少長者都有長期病患,需要長期服藥,當中有些藥物會導致較難止血,所以義工們都會預備止血粉以防萬一。Cass說:「我們的服務看似簡單,但我覺得意義更加重要,只要令長者走路不再痛,他們可以重拾正常社交,毋需要再做隱蔽長者,又可以多落街走動,令身體健康些。」

將技術傳承照顧者

Cass是一位單親媽媽,育有兩名子女,還要打理自己的美甲店及安排義剪,她分身得下嗎?她說:「就當出街去食餐飯,都只是食多兩個鐘啫。一個月兩、三次我覺得並不為過,即使美甲店有客人打電話來預約,但當她們知道我要做義剪,都樂意遷就時間,因為她們都感受到我們做的事很有意義。」

而Cass的最大目標,是希望除了「惜、剪」一班義工可以出一分力,更希望能協助長者的照顧者,令他們都學習到如何幫長者理甲,所以「惜、剪」開始跟社區中心合作舉辦課程,去教育一班照顧者。「我想傳承,令到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這是我的理念亦是我的初心,將愛帶給他們不只自己可以做到,更可以令到身邊每一個人都做到。」

受助者的一個笑容和一句多謝,就是Cass堅持下去的動力,試過有一位婆婆接受義剪後,回家親手自製了一個蛋糕送給義工們;Cass又曾經在美甲店遇到一位90歲婆婆,婆婆接受服務後Cass表示毋須付費,婆婆連番說了多句不好意思,Cass便隨口說:「你下次請我飲一盒檸檬茶就可以了。」誰知婆婆翌日便拿了一排重甸甸的檸檬茶到美甲店,令Cass非常感動,她形容那份喜悅難以形容。「我本身讀書不多,沒想過自己的少少技能能夠幫到其他人,他們由心而發的笑容都令我很難忘、成立『惜、剪』後,我認識到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又有更多機會接觸到老人家,令他們變得開朗,我也感受到很多愛。」

作者:梁靜詩

責任編輯:何小雲、李越樺

Cass(中)曾獲Viu TV邀請接受訪問,除了分享義剪的經驗,也教老人家扮靚。(由受訪者提供)

Cass表示受助者的一個笑容和一句多謝,就是她堅持營運「惜、剪」的動力。(由受訪者提供)

長者多有嵌甲、厚甲及灰甲問題,部分更會導致走路時劇痛。(由受訪者提供)

Cass平日要打理自己的美甲店又要安排義剪,雖然忙碌,但她卻樂在其中。(由受訪者提供)

「惜、剪」的一班義工們,獲太古集團送贈紀念品。(由受訪者提供)

Cass希望能協助長者的照顧者,令他們都學習到如何幫長者理甲,所以「惜、剪」會跟社區中心合作舉辦課程。(由受訪者提供)

Cass跟家人感情要好,成立「惜、剪」當然得到家人的大力支持。(由受訪者提供)

Cass自小已經喜歡做義工,2002年的時候就曾經到雲南探訪心臟病小朋友,並為他們籌款。(由受訪者提供)

每次義剪,一班義工都會帶備不少理甲工具。(由受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