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哭極度敏感自閉症女生 入選特奧港隊保齡球手奪雙打銀牌

副刊版 2022/06/24

分享:

分享:

自閉症母親要細數照顧女兒的辛酸,說幾天幾夜也說不完。張綺恒,小時候在張太口中,就好像患有「不治之症」,一觸摸一抱便哭,拒母親千里,彷彿不是自己的女兒。出外遇到人或某些東西,就會彈開到老遠,不能拖,不能抱,令母親煩惱不已。

由摸不透到逐漸掌握,張太選擇綺恒中三時開始放手,不再出街孖公仔,讓她自己上學;縱使綺恒怕坐飛機,也讓她跟特奧港隊出外比賽。或許當綺恒逐漸變成一個「普通人」,對張太來說,終於可以守得雲開見月明。

作為母親最為敏感,女兒一出生就不能抱,與自己無眼神接觸,半夜三更不願睡覺,因此綺恒1歲已確診自閉症。「兩歲她都未懂說話,要經過特殊幼兒中心訓練,才識叫爸媽。」由於綺恒前庭敏感,只要是觸碰到手指就像針拮一樣痛,因此對任何觸碰都會彈開,所以帶綺恒上街,張太就最擔心。

「有一次帶她看精神科醫生,她在路口見到隻狗,嗌到痴咗綫,狂跑,我想攬住她,但她力度非常驚人,全街人都望住,非常尷尬。」因此自從有了女兒後,這個張家就有許多的「不」:不可上街、不可吃飯、不可看電視,連朋友親戚都不能家訪。

「因為她對聲音敏感,上街聽到聲音受到刺激,她就會瞓街、尖叫,所以我很怕出街,最好留在家中。」上茶樓,綺恒自己吃完腸粉就要走,但張太一點東西也未吃;在家裏客廳看電視,綺恒在房內就會呱呱叫,走出來將電視關掉,結果連電視也不能看;有親戚來訪,頻說:「姑姑要走啦!」原來是不許陌生人來我家,令張太的生活不停受影響。

於是張太尋求專業幫助,職業治療師教擦綺恒全身,就算她哭到死去活來,也要繼續做。「希望刺激她的某些神經,不會反應過度。幸好16歲之後,她就可以被人攬,現在她還會主動攬我。」這些年來,只要是適合綺恒的訓練,張太都會嘗試,去油麻地做言語治療,去上水做遊戲治療,去醫院做職業治療,天南地北,一點也不容易。「試過一小時的訓練,她喊足45分鐘,只得15分鐘訓練,徒勞無功。很辛苦,很累,有時病了,真想一病不起。」

就算後來綺恒有機會入讀主流學校,都不斷有新問題出現,沒完沒了。「主流學校不明白她的問題,要我教,我要學多好多嘢。」就好像教育署的指引,遇事要抱着小朋友怕她傷害自己。「那次她排隊不守規矩,被老師責罵,於是在禮堂不斷跑圈。老師攬住她怕她傷害自己,結果是愈攬她,她就會愈發癲。」

母親堅持包容不等於縱容

自閉症小朋友的世界,就只有自己,因此去到新學校,綺恒可以到不同課室遊蕩;就算在班房,也會在課室行一圈,然後才返回自己的座位。「我告訴老師,帶她參觀學校一次,告訴她甚麼時候不能入這課室,她就不會遊蕩了。」

從錯誤中學習,與學校不停溝通,張太仍然抱有包容不等於縱容的想法。「她測驗默書,拿本書出來打開,老師不敢罵綺恒,怕她會發脾氣。但這個行為不可以包容,我堅持要給她0分,直到她不再這樣做為止。」

自閉症小朋友其實也有他們的強項。「綺恒英文發音非常好,因為自閉症的人能夠像鸚鵡學舌般,跟人講那句說話,但未必明白當中的意思。」因此綺恒小學時,見同學朗誦比賽拿獎很羡慕,於是自薦去比賽。「她那時候讀Band 1學校,當然不會讓她去比賽。升中後入讀資源學校,學校多數是這些小朋友,於是她有機會去比賽,還拿了獎,開始有自信。」張太說資源學校的好處,不是只有考一、二、三的同學才可以上台拿獎,而是每一科都有頭三名,因此令學生也自信倍增。

但願做開心快樂人遠離欺詐

一直有影皆雙好像「孖公仔」的生活,對於無時無刻也要打醒十二分精神的張太來說,也覺得疲累,因此她選擇在綺恒中三時放手,在電話設GPS方便追蹤,讓她自行上學。「她其實認路叻,有時我認唔到,都是她帶我去。不過,間中會唔得,但只要找到地鐵便識返屋企。」最初張太是駕車跟着她乘搭的車輛,一星期跟蹤兩、三次,有時會發現她流連街頭不上學。

「我住深井,這裏很小,我教會的朋友也認得她,因此如果她漏低嘢,有姨姨會在下一個車站拿給她。」張太其實也試過遇到綺恒的同學不夠錢搭車,而幫他付費,因此,在這段上學的路途,一直有許多好心人會幫助他們,而張太也經常收到朋友的信息,告訴她綺恒在路上的情況,讓她可以放心讓綺恒自己上學。

獨自上學,張太不是沒有擔心綺恒被人帶走,「她不懂分析,遇到好人是好人,遇到壞人是壞人,我希望她做一個開心快樂人,遠離欺詐。」作為父母,總希望一生伴在身旁,但世事難料,因此張太已為綺恒申請輔助宿舍,但政府人事經常更替,苦了這些父母力爭權利到底。

---------------------------------

掛住打機差點失落特奧獎牌

張太曾經說過,自閉症小朋友喜歡重複性做同一樣事情,令自己感覺舒服。小時候,綺恒經常玩跳飛機,可以玩很多次;到海洋公園玩越礦飛車也一樣。「別人驚到死,但她只是微笑,然後玩無數次;但現在大個識驚,變返普通人。」

至於玩保齡球,綺恒小時候去冒險樂園打保齡球,就算時間夠了也不願走。「因為不用和人合作,自己專注個波就得。」碰巧,2015年,石圍角家長資源中心及弱智人士體育協會,在暑期舉辦保齡球課程,有教練任教。「後來教練問綺恒入港隊受訓好不好?當然好,但因有些日子不能上堂,要和學校商量。」

2019年,綺恒代表香港到阿布扎比參加特殊奧林匹克夏季世界比賽(特奧)。「她不喜歡搭飛機,因為耳仔不舒服,但不想出外,就無得比賽,幸好她最後在飛機無尖叫。」

但小朋友就是喜歡打機,何況是不懂節制的自閉症患者,綺恒誇張到在比賽場館還在打機,晚上又不睡覺,結果比賽出現失誤,被教練訓斥,也向張太求助。後來最後一場雙打,綺恒才開始回勇,終於拿到一面雙打銀牌。「對她來說,這次是幾好的體驗,她開放了很多。」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李越樺

由小時候至今(21歲),綺恒依然極沉迷去迪士尼樂園。(被訪者提供)

2019年,綺恒在阿布扎比參加特奧的保齡球比賽。(被訪者提供)

雖然綺恒和隊友一起訓練,但一直以來大家好像互不相識,但最近終於成功約到去街,對自閉症人士來說,連時間地點也不知怎樣約,實在不容易。(被訪者提供)

綺恒出生不久,張太就覺得女兒有問題,於是便主動問健康院女兒是否有自閉症。(被訪者提供)

綺恒有語言障礙,於是中學老師讓她上台學習演講。(被訪者提供)

小時候,綺恒的問題就是愛哭、「彈開」、不准抱。(被訪者提供)

今年21歲的綺恒入讀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特教青年學苑時正值疫情,因此兩年來只有一個學期是實體課,學習範圍包括攝影、多媒體、桌遊、運動管理、插花及躲避盤等。(被訪者提供)

特殊幼兒中心的老師發現綺恒音準,於是便開始學彈鋼琴作為音樂治療,也可練習小手肌。(被訪者提供)

小時候,綺恒每天做完功課及課餘時,都要做不同的大小肌及感統訓練。(被訪者提供)

綺恒在2019年阿布扎比特奧的保齡球比賽中,得到雙打銀牌。(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