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未來基金」 扶持深科技發展

評論‧世情 2022/06/24

分享:

分享:

近日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公布,將斥資逾36億美元,成立以推進全球減排減碳為目標的綠色投資公司GenZero,引起不少人士關注。

事實上,主權基金的使命,不只着重於數字上的金融回報,同時亦看重爭取額外社會回報,包括促進戰略性經濟發展。本港今年財政預算案中提到,把「未來基金」對「香港增長組合」的分配增加100億元,當中50億元會用作「策略性創科基金」,反映現時外滙基金除了維持聯繫滙率穩定和爭取回報以外,在「未來基金」的部分也朝着進行策略性投資的方向發展。

朝向策略性投資 造福社會

現時「未來基金」下的「香港增長組合」,由政府任命的普通合夥人制定投資策略,在雙重使命的原則下,透過市場力量,為香港帶來一些金融回報以外的社會回報;除了爭取投資回報外,「未來基金」亦有為香港社會帶來額外益處的使命,但政府從未透露該益處到底是甚麼。

有見及此,政府應在這方面增加透明度,以及向公眾講解基金具體為社會帶來甚麼裨益,例如要求相關基金經理定期提供社會效益的報告等。

主權基金到底是由基金經理還是政府官員管理,這是長久以來公共政策的一大課題。是否由政府直接參與投資決策,便會帶來最大的社會效益呢?從創科創投基金的例子中,我們看到政府直接參與投資決策,有可能反而會阻礙基金的進度,讓其無法達到當初成立的使命。

需明確策略有效監管 增透明度

其實,無論是政府或者金融管理局直接參與投資決策,還是透過基金經理進行投資決策,甚至是由政府自己成立新的基金管理公司(全資擁有但獨立專業營運),成功的關鍵在於要有明確的策略、有效的監管、良好的管治,以及高透明度,以確保整個基金的投資決策都能夠朝着既定的策略性目標進發,並定期向社會具體交代。

上文提到「策略性目標」一詞,到底策略性目標指的是甚麼策略?我認為它是對香港具一定競爭優勢或具潛力的大學研究和創科項目,下文稱之為深科技(deep technology)。香港的大學基礎研究世界聞名,惟科研成果產業化有待改善;而深科技的研究周期長,以生物科技為例,可能要用上10至20年才能得到回報,比一般創投基金和私募基金所需的時間要長,因此單純以金融回報為目標的投資者,未必願意投資深科技。

成「耐心資本」 推動科技發展

不論是以直接或間接投資的形式,如果「未來基金」可以策略性地投資深科技,成為扶持香港科創產業的「耐心資本」,那麼長遠來說,不單只可以放大社會效益,帶來真實金融回報,還可以推動科技發展。

具體而言,投資委員會可與本港大學建立長期合作模式,開發具市場潛力的知識產權,同時注資並培育發明者成立衍生公司,以及支持創業家尋找後續投資者。

如果「未來基金」可以策略性地投資深科技,長遠而言可推動科技發展。(資料圖片)

撰文 : 黃元山 立法會議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