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口趨增 須關注孤獨老人

評論‧世情 2022/06/25

分享:

分享:

筆者前文談及身邊長輩黃老太的生活態度,今日續談她耄耋之年的所見所聞。

公園的角落,總會發現有些形單隻影的老人,悄然坐在長椅上,茫然望着身旁的植物,蒼涼落寞。黃老太與兒子在公園走着,說着這些街坊的境況:這位老伯有4個兒子、十數個孫兒,全都已經移民,在外國落地生根,兒孫們為老伯安裝了網上通話設備,但他不太懂得操作,只好每天呆呆地等待來電;那位婆婆3個兒子婚後全都搬走了,女兒雖然同住,但每天工作早出晚歸,母女每天見面不超過30分鐘,說話也不出3句;坐在旁邊的另一位老婆婆,與兒子鬧翻了,十數年也沒有聯絡,自從老伴過世後,便剩下她一個人了。

聽着聽着,黃老太的兒子也不禁歎息,原來本港孤獨老人的問題很普遍。

為社會帶來隱憂 個人焦慮抑鬱

隨着老年人口增長,孤獨老人的問題日漸明顯,無論是香港,或是鄰近的台灣和日本,孤獨老人已經是一個廣泛的老人議題,為社會帶來隱憂。孤獨是一種感覺,孤獨的人主觀地覺得,自己與他人之間存在着隔離及疏遠的感覺,可以令個人出現焦慮和抑鬱等心理健康問題,我們必須正視。

不要以為孤獨老人必定是單身的,他們也可以有兒女,甚至是與家人同住,但內心卻感到孤獨。既然他們有兒有女,為甚麼仍然感到孤獨呢?

香港一般居住單位面積小,不容易容納兩代家庭一起生活,結婚以及與父母分開居住,已經是兩件需要同一時間考慮的事;再者,有不少年輕人也希望擁有自己的生活空間,選擇另覓單位搬出。即使兒女與父母同住,但工作和生活的壓力,往往令他們難有時間與父母好好相處,這些種種都令很多老人無奈地過着孤獨的生活。

而且,不少老人也會面對一些生活狀況,例如退休後與工作夥伴失去聯繫、長期照顧體弱家人難以維持自己的社交生活、體能下降或身體殘障而減少外出活動、喪親後與至親永別、因經濟窮困或行動不便等問題而感到被排擠,甚或因自專心過強而拒絕接受外來的支援。如此的生活狀況,進一步疏遠這些老人與其他人的距離,加強他們的孤獨感覺。

多一點相聚 重於形式表達

一般老人都希望兒女成群、兒孫滿堂,他們在年壯時為兒女辛勞忙碌,年老後卻過着孤獨的生活,看見這情境,也難免有點淒清的感覺。作為兒女的,當自己在外打拼的同時,也別忘記父母在家中一直在等着自己,不要吝嗇與他們相聚的一點時間;當我們興奮地在社交平台與朋友分享近況時,也可以多撥一個電話,把值得自己興奮的事情告訴父母;當我們為自己編排多姿多彩活動時,也可以騰空一點時間與父母見面,甚至安排短途旅程跟父母同行。

大多數年紀老邁的父母,都渴望與兒女一起生活,多於得到他們的金錢和形式表達;他們希望經常與兒女見面談話,多於每月收到他們的自動轉帳家用;相比起每年一次在高級餐廳享用父親節或母親節套餐,他們更希望經常與兒女在家吃家常便飯。沒有人希望身處的地方變成孤獨城市,亦沒有人希望自己年老後變成孤獨老人,為了社會、為了父母、也為了將來的自己,我們為人兒女的,大概也應該做點甚麼了。

不少老人也會面對一些生活狀況,例如退休後與工作夥伴失去聯繫、體能下降或身體殘障而減少外出活動等,加強他們的孤獨感覺。(資料圖片)

撰文 : 李燕瓊 香港都會大學護理及健康學院副院長(本科教育及學生事務)暨教授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