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4招發力 鞏固金融中心地位

評論‧世情 2022/06/29

分享:

分享:

今年以來,關於香港和新加坡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對比討論屢見報端,有部分觀點認為,新加坡將快速超越香港,成為亞洲第一的國際金融中心。筆者認為,在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之際,從發展環境、內部動因等方面,對兩個市場進行比較,淺析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發展動能和前景,既適逢其時,又應時必須。

從上個世紀起,香港與新加坡就一同位於「亞洲四小龍」之列,歷史背景、文化環境相似,人口、面積亦接近,又同為世界重要的金融、貿易及航運中心,在資金自由流動、簡單稅制、低稅率、健全完善的法制、大量高素質專業人才、自由靈活的制度環境等方面,亦有共通的優勢,「瑜亮之爭」一直存在。

但是,香港背靠中國內地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內地經濟的強大支撑,為香港提供了源源不斷的活水和驅動力,這種優勢是包括新加坡在內的其他國際金融中心所不具備的。

單從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各項指標來看,港星各有側重、各有所長。

股市及債市方面,香港市場擁有絕對優勢。2021年底,香港股票總市值是新加坡的8倍多(香港約42.4萬億港元、新加坡約5.2萬億港元);2021年香港股市成交量亦約為新加坡市場的22倍(香港約41萬億港元、新加坡約1.9萬億港元);香港還是全球最大的首次公開募股(IPO)場所之一,過去12年有7年登上全球IPO集資排名榜首,規模冠絕全球。

此外,香港的G3及本地貨幣債券發行量為亞洲(除日本外)第三,僅次於中國內地和南韓。

滙市方面,新加坡和香港不分伯仲,香港潛力更大。受益於時區優勢(交易時間與主要市場重疊),新加坡於2019年超過香港,成為亞太最大的外滙交易中心,但香港發展後勁更足,一是香港在美元交易方面佔優,是全球第三大美元交易中心;二是香港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業務中心,擁有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資金池和人民幣外滙及場外利率衍生工具市場,目前香港人民幣存款餘額佔全球離岸人民幣存款約60%、全球逾70%的離岸人民幣支付通過香港進行結算。隨着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這一優勢將被進一步放大。

資產管理及財富管理方面,香港規模佔優,新加坡則財富管理吸引力提升。香港是亞洲最大的國際資產管理中心,2020年底,香港資產管理規模達到34.9萬億港元(約4.5萬億美元),新加坡則約為4.7萬億新元(約3.5萬億美元);此外,根據德勤(Deloitte)《2021年國際財富管理中心排名報告》數據顯示,香港財富管理的資產規模排名第4,新加坡位居第5;香港還是亞洲最大的對冲基金中心及第二大私募基金中心(僅次於中國內地)。

但不容忽視的是,新加坡家族辦公室發展勢頭強勁,在資產保值、財富傳承以及地緣政治風險的避險功能方面,頗具吸引力。

社會回穩 發展環境續向好

綜合來看,與新加坡相比,香港在整體規模上仍然具有明顯的優勢和潛力。同時,我們也要意識到「慢進也是退」,2019年修例風波、新冠疫情疊加地緣政治等因素,確實在一定程度上衝擊、暫緩了香港的步伐。展望未來,香港在推進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中的機遇與前景,究竟如何呢?

自《港區國安法》和新選舉制度實施以來,本港社會秩序回穩、施政效率提高,社會對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信心倍增,香港發展環境持續向好。

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特別是國家「十四五」規劃進一步明晰了香港的定位,亦為香港經濟多元多極轉型、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中心競爭力,提供了廣闊延伸腹地和獨特歷史機遇;而香港開埠近200年的發展變遷,積澱了靈活獨特的制度優勢、與時俱進的變革能力,則是香港把握時代機遇、持續發展的內源依託。

展望未來,香港經濟的發力點,一是要利用好背靠中國內地的優勢,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促進中國內地與國際市場的互聯互通;二是要練好內功,不斷打磨提升國際金融中心的核心競爭力,貫徹落實國家「十四五」規劃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新要求,在建設離岸人民幣樞紐、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以及發展綠色金融方面深度發力,進而提升城市的全面競爭力。

藉雙循環機遇 融入國家發展

第一,香港須深度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香港是大灣區建設的核心節點城市,以及「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支點城市,中國企業「走出去」和中國投資者投資海外的需求日益增加,持續吸引國際資金配置中國資產。

基於區域產業鏈互補合作的區域貿易和投資往來,催生大量融資、投資、資產管理等核心金融需求,香港在人流、物流、資金流、資訊流的跨區域配置和資源優化重組中,將獲得更多元化、全方位的金融服務機會。香港應充分利用國家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戰略機遇,成為大灣區、「一帶一路」的最主要投資及融資平台,持續增強金融樞紐地位和國際影響力。

第二,本港須深化資本市場的互聯互通。內地持續推動金融市場高水準雙向開放,2021年下半年以來,香港與內地資本市場互聯互通機制建設明顯提速,債券「南向通」、「跨境理財通」雙向開通、QFII投資範圍擴大,以及QFLP、QDLP、本外幣一體化資金池試點等系列政策漸次落地,進一步強化了香港連接內地金融市場與國際金融市場的紐帶作用。香港應充分發揮自身獨特優勢,推動區域金融市場和金融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順暢內外金融交互管道,優化雙循環金融連結機制;而在這個過程中,香港作為國家改革監管手段的試驗池,亦要向海外投資者展示中國開放金融市場的決心和信心,減緩地緣政治的風險。

第三,須持續提升內部核心競爭力。隨着人民幣國際化程度進一步提升,香港將會在市場規模、產品範圍、市場參與者群體、規則機制建設等多個層面,迎來新的發展機遇。本港應着重圍繞人民幣計價機制在互聯互通領域的引入、離岸人民幣債券市場創新發展、衍生產品市場需求及交易順勢增長等,進行策略層面的考慮和部署,深化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建設。

另一方面,國家「30/60」雙碳目標及「一帶一路」區域碳中和願景,將衍生出巨量綠色金融服務需求,未來30年間僅內地綠色投資需求,就可能超過100萬億元人民幣。香港應把握環球經濟綠色轉型的時代機遇,加快綠色金融中心建設,包括在推動全球性綠色金融標準的建立推廣、綠色投融資、探索發展泛區域碳交易市場等方面,發揮更大影響力。

強化金融+科技優勢 增話語權

第四,打造新的競爭優勢增長極。圍繞金融科技、數碼資產等新興領域,目前全球正在展開激烈的標準和話語權之爭,這也將深刻影響未來國際金融中心的競爭格局。香港應利用自身獨特優勢,乘北部都會區建設之東風,進一步強化香港「金融+科技」的複合資源優勢,在金融科技、數據市場、虛擬資產等領域,率先創新構建一整套監管、技術、產品及應用標準,並面向全球推廣應用,增強在新興金融領域的國際話語權。

前瞻以應變、順勢謀發展,是香港作為一個自然資源匱乏的小型經濟體,在全球政經格局調整變革中,歷久彌新的最靚麗邏輯。相信在新的發展階段,通過深度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持續推進國際金融中心建設,香港的制度優勢將得到充分發揮,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更加穩固!

作者認為,本港應把握環球經濟綠色轉型的時代機遇,加快綠色金融中心建設。(資料圖片)

撰文 : 譚岳衡 立法會議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