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千禧世代 引領光明未來

評論‧世情 2022/06/30

分享:

分享:

國務院於本月19日按候任特首李家超提名,任命了第6屆特區政府主要官員;而在較早前,行政會議通過政府架構重組方案,由現時「三司十三局」擴至「三司十五局」。十五局中,新重組的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其中一項工作,是專注處理青年事務。

青年震盪 改變文化政治社會

事實上,千禧世代(1981年至1995年出生,即現年27至41歲)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人口分布群體,是社會發展的中流砥柱。因此,對千禧世代以及成長中的Z世代(1995至2010年間出生)年輕人的問題作出系統性了解,實在十分重要。

千禧世代人口是在1980年代開始的數碼革命時代誕生和成長。因應千禧世代別具獨特的社會、政治及技術背景,以及千禧世代將會帶來的改變,「青年震盪」(Youthquake)成為牛津詞典2017年的年度詞語。所謂「青年震盪」,指的是「由青年人的行動或影響所帶來的重要文化、政治及社會改變」。

未進一步分析前,我們不妨先看一個經濟指標--平均經濟價值(Average Economic Value,AEV)。AEV是一種經濟能力的度量,是以美元表示存放在金融機構中的存款和未償債務兩者的總值,附圖列出了2018年對部分亞洲、美洲和歐洲經濟體在這方面的調查結果。

整體而言,相對於橫跨所有年齡段全部人口的平均經濟價值,千禧世代的平均經濟價值已達到了70%的水平,意味着他們已是一個有價值的群體;而在香港,此數字為62%,低於世界平均水準。調查中惟有一個經濟體--中國,其千禧世代的平均經濟價值已超越全部人口的平均經濟價值,達到118.8%。之所以如此,可能是由於中國內地在科技創新產業的快速發展,以及中國政府對創新企業的大力支持所致。

學者Rocky Scopelliti在《Youthquake 4.0:A Whole Generation and The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報告中分析,千禧世代誕生及成長於數碼革命時代,當中不少已發展成為教育程度最高、更多元化、飽受媒體洗禮且相互聯繫的一代。這批千禧世代以及正在成長中的Z時代年輕人,正在塑造21世紀,並將通過引發下一次技術繁榮,推動第四次工業革命。

去中心化 表達企業家精神

另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調查,大多數年輕人對技術和創新的影響持樂觀態度:78.6%的人認為,技術可「創造工作機會」,而不是「消滅工作機會」。第三次工業革命令千禧世代及Z世代普遍都能夠透過互聯網接收資訊,並為他們提供了一種嶄新而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的方式,表達其價值觀、創造力和企業家精神。

因去中心化的關係,千禧世代與其身處的世界有更緊密的連繫、更具社會意識、更多考慮經濟效能和更關注環境。可以說,企業家精神、互聯網、自由的社交媒體,是對千禧世代及成長中的Z世代賦能的3大支柱。

通過互聯網,千禧世代可迅即與世界連結起來。有研究報告表明,千禧世代關注社會不公平狀況,認為應挑戰現狀,並將自己的職業生涯作為個人價值和理想的延伸,傾向在對社會產生積極變化的環境中工作;他們對業務的態度亦如出一轍,將工作視為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與生活分開。千禧世代所追求的,不是工作與生活的平衡,而是工作與生活的融合。

據世界經濟論壇另一項調查,千禧世代對於意義和對社會影響力的追求,是僅次於薪資/經濟補償的第二重要指標。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千禧世代在選擇僱主時,青睞那些具有變革意義的新興機構,例如Google、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Uber、螞蟻集團及亞馬遜等;內地最近的一次調查亦表明,年輕一代最喜歡的公司包括字節跳動、阿里巴巴和騰訊。

另一方面,千禧世代會出現「青年危機」(Quarter-Life Crisis)。所謂「青年危機」,是一種「因應個人生活方向和品質而來的擔憂」之危機,最常見於20歲出頭到30多歲之間。

據英國媒體The Independent一項調查樣本涉及2,000名英國千禧世代青年的研究(「More than half of Millennials are having a‘quarter-life crises’as they worry about being successful」),有60%的人受到青年危機的折磨、53%在財務壓力下掙扎、26%面對職業難題、22%購置物業有困難、25%為尋找令人滿意的人際關係而苦惱。根據這項研究,千禧世代平均要花6個月的時間才能從危機中恢復過來。

學費債務財務醫保 3大危機

此外,美國雜誌Time高級記者Charlotte Alter對美國的千禧一代進行了全面研究(《The Ones We’ve Been Waiting for:How a New Generation of Leaders will Transform America》),根據其研究報告,除了氣候變化一直是全球千禧世代最關注的問題外,美國的千禧世代還關注3個關乎自身的問題。

一,高昂的學費債務。由於學費快速增長,以及通過債務支付學費,千禧世代所背負的學生貸款,幾乎是其父母的4倍。目前美國學生的債務負擔總額已達到1.6萬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較年輕一代所欠;2016年,美國學生貸款債務平均為每人37,000美元。據稱年輕一代要花18年時間,為競爭日益激烈的大學入學名額做好準備,然後將用餘生來償還債務。

二,財務狀況欠佳。根據研究,千禧世代主導的家庭,其財富比老一輩在同樣年紀時少34%;在香港,不少有幸置業的年輕人,都是得到父母積蓄的財富幫助。

三,醫療保險不足。過去20年,就業市場發生了巨大變化。當千禧世代尋找工作時,他們通常處於零工經濟(Gig Economy)中,意味工作時間不規律,且沒有任何福利。據統計,1989年至2011年間,由僱主承付的健康保險覆蓋的畢業生比例減半。

在香港,不少青年人面對同樣的「青年震盪」和「青年危機」,例如向上流動困難、財務壓力等。若香港的千禧世代因種種原因,失去對未來的期望,對於香港的未來絕對不是好事。

國際社會的經驗和研究提醒我們,雖然香港的千禧世代面臨各種嚴峻挑戰,但若政府、企業及社會能務實前行,社會問題可望得到解決。舉例來說,當摩根大通決定把亞太總部從中環遷至觀塘時,對觀塘本地社區進行了深入研究:觀塘是香港兩極分化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位於觀塘港鐵站南側的,是新建成的中央商業區,位於港鐵站北側的,則是香港其中一群傳統上最弱勢的群體。

政府企業社會鋪路 發展創科

該研究為摩根大通如何向觀塘弱勢群體提供適當的發展支持,作出了不少建設性建議,例如推動家庭厨房,由待業家庭主婦為寫字樓員工提供外賣午餐。

美國前總統甘乃迪有一經典名言--「任何國家的未來前景,都可以通過其青年人現在的前途直接衡量。」政府、企業和社會都有責任為年輕一代(尤其是千禧世代)鋪路,讓他們能充分發展自己。發展良好的千禧世代,將為社會帶來繁榮,而創新和科技應該是引領千禧世代及Z世代年輕人走向光明未來的途徑之一(見筆者本欄「發展創科注活力促青年向上流動」)。香港社會是時候把注意力認真地放在關心和積極解決千禧世代和Z世代年輕人的問題。

千禧世代,即1981年至1995年出生,現年27至41歲人口,已成為全球最大群體。(資料圖片)

撰文 : 徐岩 香港科大商學院副院長、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教授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