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是個制度與政策的實驗室

評論 2022/07/01

分享:

分享:

1997年的回歸日,猶如昨天,歷歷在目,但終究也是25年了,很多事情都發生過,需要我們沉澱一下,總結經驗,以助未來。

香港是一個特區,我們常忽略了特區的一個重要意義,便是它同時也是一個試驗場。經濟學中有個概念叫「特設城市」(Charter City),其本意是指一些國家失去發展方向,又無理論指導,照抄別國經驗又怕文化社會背景不同,別人行得通不等於移植過來也有用,所以較安全的方法是在自己國土找一個地方,引入新的制度新的政策,看看其效果如何;如果效果不錯,便把制度或政策推廣全國,若是失敗了,負面的效果也只影響到較小的地方,不致釀成大禍。

此種摸着石頭過河的方法,經濟學界中有位諾貝爾獎得主羅默(Paul Romer)多年來一直在世界好幾個地方推廣,但無甚人理會他,後來他得知深圳是個成功的特區,同時也明白「特設城市」與特區的概念十分接近,便改為研究深圳。

助內地認清 美西民主局限性

中國是一個不斷發展的國家,但她所面對的問題,往往是前所未見、無人熟悉的,如何是好?鄧小平的智慧是摸着石頭過河,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便是好貓。西方國家有不少東西值得中國學習,但不能亂學,某些制度在深圳等內地特區先試驗一下沒大問題,但關乎政制的,尚需隔開得遠一點,以防一些惡劣影響波及全國,香港這個特區中的特區正可擔當這試驗場或演練場的角色,若有成功之處,則可推廣至全國。

計劃中最大的試驗自然是西方的一人一票形式主義民主制度。香港雖尚未實行過較徹底的西式民主,過去25年很多事情亦足以使我們更多地明白此種民主的內涵。西式民主本應包含法治、自由、尊重別人、願意維護公眾利益及與此一脈相承的愛國精神等等配套,但很不幸地,在香港最敢於自封為民主鬥士的人,對違法最毫不猶疑,別人的自由他們不會尊重,不把意見有異的人施加語言暴力盡情羞辱一番便不舒服,破壞人民的財產他們視作正義,邀請外國霸權攻擊自己國家制裁香港搞港獨破壞國家安全他們視為民主的理所當然,你叫內地人民及思想正常的港人如何還敢推行這幫人口中所講的所謂民主?

緊隨規章 管治架構蹉跎歲月

我有時在想,假如這些人坦承自己根本不相信民主,思想更接近納粹法西斯主義,也許西式民主還未必在內地及香港斷絕生機。世事沒有如果,他們在香港已一敗塗地,長期或明或暗或精神或物質支持他們的美西勢力,也許要後悔自己做事過火,貪勝不知輸,力圖捧紅的人俱是爛泥扶不上壁之輩。顏色革命在港失敗,倒是給內地人民一次近距離觀察的機會,美西民主的局限性,已深印在他們腦中,以後不易受騙。

除了政治制度外,這25年也是檢驗整個管治系統的一個重要機會。彭定康在任時屢屢向香港的公務員送上高帽,有一部分人也許會飄飄然。香港的公務員確有其優點,例如他們重視規章制度與程序,做事有板有眼,只要上司指導得宜,香港政府的效率與服務態度可以打高分。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他們緊隨規章制度也是整個管治架構一事無成蹉跎歲月之底因。

很多人相信都會遇到過這情況,你若不滿政府某件事並加以投訴,常會得到一個回應,某某件事完全符合程序,沒有人犯錯。你要追究下去,會碰上一大堆太極高手,人人如封似閉滴水不漏,但問題總是沒有解決。就以港人關心的房屋土地問題為例,回歸之前,發展一個新市鎮平均7年,現在則起碼17年。為何這麼慢?我們見到的是諮詢又諮詢,但又見不到諮詢後計劃有甚麼明顯改善。新任特首重視結果,這是很對的,只是跟足程序,但沒有成績的官員,並無價值。

自由市場元素 守住金融中心

在學術界,事事跟程序,做好本份,是不足以升職的。教授的每一篇論文都必須是一個新的發現,升級考核時,要看你有多少論文,等同檢查你作出過多少貢獻,亦即立過多少功。內地也有公務員制度,也曾好奇香港的公務員有多優秀,但經過25年,香港的制度不見得這麼優秀,起碼做得出見得到的結果,香港比不上內地這麼輝煌,只要想一想這25年內地變化多麼驚人,香港卻在原地踏步,便知香港的管治系統效率出了問題。

當然香港這個特區也不全是反面教材,香港仍保持了不少自由市場的元素,例如資金可自由流通,關稅又近乎零便是。正是因為有這些元素,香港經歷過種種風雨後,仍能守得住金融中心及物流中心等陣地,也可以說這些元素經得起實踐的考驗,不但應保存,還要推廣。

1997年的回歸日猶如昨天,香港經歷過種種風雨後,仍能守得住金融中心及物流中心等陣地。(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