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25載 一國兩制本質保持不變

評論‧世情 2022/07/02

分享:

分享:

25年前,作為600多萬香港市民的一分子,我仍然清楚記得1997年7月1日回歸時的交接儀式。當時,沒有多少人能確切回答一國兩制將會如何運作並取得成果,畢竟這是一項前所未有的制度;那一刻,我為我們快將踏上新的征程、可以成為自己命運的主人而感到期待和興奮,但同時又對未來的不可預知,感到有點忐忑。

不同人對一國兩制的含義,有不同的理解。很多人認為是兩個分隔的制度、兩者完全分開,且永不改變;另一些人則認為,這是把一個國家、兩個邊界和兩地人民聯繫在一起的制度。

在1997年,香港在管治方面沒甚經驗,可說是新手一名。盡管基本法釐定了基礎,但就像其他事情一樣,政府管治需要實踐,而不是僅僅從理論上學習。我在1998年擔任立法會議員一職,有幸與政府一起實踐行政管治和領導,在接下來的幾年,大家都學到很多。

融合中西文化 與內地緊密聯繫

回望過去四分一世紀香港的發展狀況,我們的城市愈發成熟,但亦有好有壞、有起有落,時而平靜、時而有戲劇性般的事件發生;經過25個寒暑,香港亦變得「年長」,1997年60歲或以上人口佔全港人口的14.5%,至去年年中已接近28%。

香港的獨特之處,是我們有很大的包容性,能夠融合中西文化和特色,不斷發展令社會變得富裕和繁榮。

據世界銀行數據顯示,我們的人均GDP從26,632美元增加到41,644美元,增長56%,比世界的人均水平高出3倍多。

這20多年來,我們與國家的聯繫愈加緊密。我們的鐵路系統發展成熟,由1997年時的3條路綫,發展至今有10條路綫、98個車站,部分更能直達深圳;高鐵系統及港珠澳大橋,令香港與內地直接連接起來;回歸以來,有逾150萬人從內地移居香港,佔目前本港人口約兩成。

主動拉近與國家關係 加速融合

一些人有錯覺,誤以為是內地把自己「推」到香港,實際上卻是香港主動「拉」近與國家的關係。2003年「沙士」期間,香港經濟低迷,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飛到北京尋求中央協助,解決我們的經濟困難,自此內地消費者可以更便利來到香港旅遊消費,亦加速我們與內地經濟和社會方面的融合。

今天,內地公司佔香港股票市場約8成市值,並成為香港新股上市的主要動力;經濟方面,自1985年起,內地一直是我們的最大貿易夥伴,也是長期以來為我們的最大商品供應地,作為頂尖金融中心的香港,亦擁有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市場;在人員交往方面,疫情前每天有約30萬人及27,000名學生往返香港與內地。

當灣區先行者 繁榮都市充滿活力

香港在這25年的轉變甚大,但一國兩制的核心本質卻始終保持不變。我們依然擁有特殊貿易地位、獨立的司法和貨幣、資訊亦自由流動;香港擁有約750萬人口,在未來不單為自身,更為國家及14億人民的利益以至其他需要,發揮關鍵作用。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國兩制的模式將必繼續運作,以及延伸至2047年後。我們在過去的20多年經歷眾多風浪、克服了一波又一波的危機,我深信我們有能力應對未來的任何挑戰。

粵港澳大灣區某程度上可說是國家經濟改革開放的重要試驗場所,當中不少環節透過香港的資本市場推動和互動,香港本身的制度、規則、法規與標準,亦可在當中發揮不同功能、扮演着重要的先行者角色。

作為全球金融、貿易和商業的重要城市,香港可協助國家進一步融入全球市場;長久以來,香港乃通往中國內地的門戶,亦扮演着國家與世界其他地方連繫之橋樑。

就如一位剛滿25歲的人士,香港仍要面對並解決很多問題。總的來說,我認為香港已蓬勃發展,並邁向成為我們引以自豪、充滿活力的繁榮都市。

香港的獨特之處,是我們有很大的包容性,能夠融合中西文化和特色,不斷發展令社會變得富裕和繁榮。(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