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悲了個人生

副刊版 2022/07/05

分享:

分享:

車上播出Bee Gees的《I Started A Joke》,這是我們年代的歌,與為食先生放聲高歌。歌曲旋律優美,但我卻有另一番感受:「這其實是一首自覺慘到無倫的歌。」不是嗎?歌詞劈頭就寫:「噢,我開了個玩笑,讓全世界都哭了起來,但我卻沒看出,這鬧笑話的原來是我,噢不……我開始哭泣了,這讓全世界都笑了起來,啊,但願我能早點知道,這鬧笑話的原來是我……」

為食先生邊開車邊氣定神閒地拋了一句:「成首歌主角唱得咁悲情,但其實可能成世人根本無乜嘢。」我在旁笑到人仰馬翻。是的,這類人在真實世界倒也不少,明明無穿無爛,卻為賦新詞強說愁,把自己的人生搞到悲情或(自以為)悲壯,全情投入自設的悲劇人物小角色。就像這首歌一樣,若大家細心再聽,成首歌由開始到結尾,根本並無提及任何一件悲哀傷心事,連失戀都不是,只是圍繞着「噢,我是別人的笑話」這個悲情不停地victimize自己。

而當主角滿腦子想着「Til I finally died / Which started the whole world living」(直到我死去,就讓全世界都活起來),還以為自己那麼重要,自己死了之後,普天同慶?未免自視過高吧?!我想,人生最悲慘的,莫過於當一個人以為其他人會在乎自己的消失,最終卻發現實情根本是who cares?!甚至連其人消失了也不察覺,那麼,這個窮盡一生去過着哀愁人生的人,會否到頭來有少少後悔,白悲了個人生?

我喜歡《I Started A Joke》,但若有這麼一個人活生生在我面前,就千祈咪搞。但凡聚焦自己的人,都容易沉溺於自己的情緒,其世界只有自己--噢,別人在笑我,別人小看我,別人一定想我死……全部都是圍繞着我、我、我。其實,會否是自己諗多咗?又或諗歪咗?要擺脫悲情自憐,諗多點世界和其他人,諗少點自己便是。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