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條下的香港》

副刊版 2022/07/06

分享:

分享:

愛一個地方,不應只得一種公式、樣式或力度去呈現,所以每次看見這個地方仍有人用屬於自己的方式,安靜地表達對香港的鍾愛,我總有份莫名的感動和觸動。況且見得喧鬧嬌揉太多,一旦遇見純粹而自然的作品,猶如一股清泉,甚有排毒潔淨之效。說的是近日難得遇見的好作品——沈平大師的鋼筆畫冊《線條下的香港》。一九八○年從內地移居香港的沈老師,用一雙腿走遍大街小巷,以一雙眼素描此城輪廓,再手拿一枝鋼筆,以他的文字形容,「硬筆柔情地謳歌和記錄香港的輝煌過往」,在在表達了一位藝術家,以手到拿來的造詣和細膩敏銳的心,把香港之韻、味、律、情,以黑白光暗粗幼疏密交織的綫條,重現觀賞者眼前。

畫冊收藏了我們熟悉的香港街道和建築物,有些是今貌,有些已是遙遠記憶,甚至陌生痕迹,但都是我們的香港。打開一頁,左右兩幅中環景象成對照,右邊一幅是早期二十世紀的中環街頭,仍有車伕在闊落的大道拉着人力車謀生,跟左邊那一幅現今皇后大道的轂擊肩摩成強烈對比。我很喜歡這樣對照,因為惟有當我們再次認識、正視和了解香港是怎樣走過來的,才更對得來不易的香港特質且行且珍惜。

畫冊盡是黑白顏色,散發着一種久違了的幽靜和淡然,然而,每一幅作品都是靜而不默,因它們每一幅都透過強烈的綫條和留白之間,訴說自己的故事,或璀璨、或繁華、或煩囂、或滄桑、或失落,調子或許不同,但每個故事都呈現出香港獨有的美感和掙扎。若有人問我,如何在二○二二年講好香港的故事?我會請他先細閱《線條下的香港》,把香港昔日的美麗與哀愁重拾一遍,畢竟,一個人若忽略自己地方的過去,根本就無法真正明白如何在當下講好她的故事。有了這個厚度,香港的故事就不僅是經常聽到的那幾樣。我深信,香港的美麗綫條是可以從過去伸延到現在和未來的,這裏每個人的一筆一觸,都可以延續和創造她更多美好的故事。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