佻皮頑童

副刊版 2022/07/08

分享:

分享:

像倪匡先生這樣有才情、心水清、我口講我心的人,香港或許不會再有。關於生死,根本不能用看透去形容,因他早就不當一回事,看他早年為摯友古龍寫的訃告,大概已知他對死亡的看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今擺脫了一切羈絆,自此人欠欠人,一了百了,再無拘束,自由翱翔於我們無法了解的另一空間。他的作品留在人世,讓世人知道曾有那麼出色的一個人,寫出那麼多好看之極的小說。」

我相信倪匡現時也很快活,一來他也擺脫了一切羈絆,不再受肉身之制,二來又與一眾老友重逢。看見他,猶如周伯通從小說活生生地跑了出來,然而倪匡比周伯通更有睿智、機靈和貼地。

我喜歡看他的散文,比衛斯理和原振俠更甚,因科幻小說從來不是我杯茶。他的散文非常好看,見解獨特,有時看得我捧腹大笑、拍案叫絕。

例如有一篇,他寫有次在台北,不知怎樣糊裏糊塗地被人拉去參加一個文藝方向探討的座談會。一班人坐在一張橢圓形的長桌子,開始自我介紹。他形容場面非常「古怪」,那些人逐一站起來大聲列舉自己是某某博士的學歷,「都不說在當了博士之後做了些甚麼,也不說現在正在做甚麼,好像人生就在當了博士的那一剎間停止……」看到此處已會心微笑。然後到他了,他清清喉嚨道:「初中畢業。」想像那些自覺人生顛峰讀到博士級的參加者之錯愕表情,我簡直想站起來給倪匡鼓掌。他就是個可以用佻皮幽默方式,去應對人性各類愚昧荒謬的老頑童。老頑童到生命終結還拋出字謎「蒙C寵召」,其科幻小說忠實讀者定必心領神會。

究竟靈魂是否如倪匡曾提出的,是一個「記憶體」?又或腦電波是否可以穿越時空?他曾說過,自己想跟莊子的腦電波擁抱,問問莊子何解寫得出莫名其妙的文字,令他看了七十年都不明白所以……這些倪匡在地球上遊戲人間時曾拋出的科學想像,相信他現時去到另一時空正忙於大開眼界。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