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耽擱太久 重新上路

評論 2022/07/08

分享:

分享:

從1997年到2021年的24年間,香港的GDP扣掉通脹後,共上升90.8%,平均每年增長2.73%,至於人均GDP則共上升67%,平均每年增長2.16%,成績尚算不錯。有些人或會說,英佔年代不是更好嗎?從1972年至1997年,實質GDP平均年增長7%,人均GDP年增長則是5.07%,香港的確無愧於四小龍之稱。

回歸後GDP增逾9成 跑贏英國

但這是因為英國的因素嗎?我們再看看英國自己的表現,便知這更可能是一個負面因素:從1997年至2021年,英國實質GDP只增長了48.4%,遠遜香港的90.8%,人均GDP也只是上升了26.86%,同樣比不上同期的香港。英國自己也管不好,如何可管好香港?事實上,今天香港的人均GDP,早已超越了英國。

香港回歸後的經濟發展雖然及格,但在這25年間,香港卻曾經歷了多次磨難,亞洲金融風暴、長達6年的通縮、金融海嘯、歐債危機、反國教運動、非法佔中、美國發動的貿易戰、黑暴事件,美國搞的地緣政治,觸目驚心!但除了國際因素外,97後25年的香港民主程度,又高於97前25年的英佔時期,而英國的西方民主亦比香港成熟,不能不使人懷疑,所謂民主這玩意,並不見得是有利發展經濟的因素。

香港回歸以來,在政治上走了不少彎路,在摸索中前進,現在有可能已逐漸走上正軌。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七一講話,與其說是一種指導性講話,不妨說是一種對過去25年的精確總結與論斷,香港繼續前進的方向又再現眼前。

要解讀其講話,可以用較深奧的辯證法哲學語言,但也可以用普通常識。習主席說了些甚麼?最重要的部分,應是4個「必須」: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中央全面管治權與特區高度自治權相統一,愛國者治港,保持香港的獨特地位與優勢。所謂「必須」,便是一定要貫徹的,不能拖延,而且4個「必須」全都有針對性,亦即過去貫徹得不太理想,否則何用提出?

西方國家不少不認同一國兩制的人總是認為,「一國」與「兩制」充滿矛盾,不會成功;但在商業世界中,一所母公司與其子公司擁有不同的管理制度和策略,又有何奇?母公司與子公司產權可以一致,子公司亦可以是一有限公司,進行一些母公司不想做的項目;既然商業世界可以有母公司及子公司,為何一國兩制便不可行?

管治權與自主權 並行不悖

母公司對子公司可擁有全面管治權,這完全可體現在母公司有權把子公司的管理人員炒掉,但在日常操作中,這無損於子公司的管理層有高度的自主權;若無出現大差錯,或一直沒違反母公司所訂下的方向,誰會無事找事干預它的方向?只是香港這25年來,一直有些人搞不清位置,以為子公司可完全不理會母公司的主權與利益,甚至井水犯河水,涉事者不被炒掉才奇怪。

愛國者當道 選舉才有適用性

愛國者治港更易理解。委派的CEO及一眾公司高層,怎可能會找一些熱衷於搞私幫生意、不把公司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人去擔任?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此乃普通管理常識,但香港過去硬是有一大批人頭腦發熱或是渾水摸魚,拒絕承認母公司的主權,公司要經歷一場地震是早晚之事,失去職位與人無尤。

在未來的一段很長時間,公司選人會十分慎重,若選舉辦法不能保證把權力交給願意保護公司利益的人,便不會靠選舉制度去配置權力。25年來,這個簡單的管理命題得不到落實,是拖慢香港發展的重要元兇,當管理人才中都是愛國者當道時,選舉的適用性才會再出現。

4個希望 冀港跟上國家發展

香港的獨特地位與優勢,中國當然不會放棄。一所母公司往往擁有多間子公司,後者又會有不同品牌的產品,建立品牌不易,產品有了品牌後,大家都知道其特性與優點,容易維持及推廣市場份額,公司沒有誘因不去維護品牌。香港用自由市場,幾乎沒有關稅,資金自由流通,行使普通法,這些優勢或特色市場熟悉得很,很多事香港做得到的,中國內地卻不方便,笨蛋才會自毀長城,放棄自己的優勢。

盡管中國要面對極為複雜的國際局勢,但它的發展動力還是勢不可擋的。無論香港能否跟得上,中國還是會向前跑,而且跑得很快。香港要是跟得上,並且能與內地互相推進,對香港及內地都大有好處。時間耽擱得已失久,未來5年不快馬加鞭重新上路,便趕不上了,所以習主席對香港還有4個「希望」:提高治理水準、增強發展動能、排解民生憂難、維護和諧穩定,他再加一點關心關愛青年人。只要熟悉近年的港情,便都一定明白,這些希望全都是有的放矢,切中時弊。

盡管中國要面對極為複雜的國際局勢,但其發展動力仍是勢不可擋,香港要是跟得上,並能與內地互相推進,對香港及內地都大有好處。(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