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資製作舞台劇圓夢 王菀之 願以一生推廣藝術

副刊版 2022/07/11

分享:

分享:

在過去一年疫情期間,王菀之(Ivana)的演藝工作完全沒有停過,既辦藝術裝置展覽,又推出流行曲專輯;然後舉行了古典樂音樂會,即將再有舞台劇工作,而她不止參與演出,更是出錢出力兼任幕後策劃工作,如此馬不停蹄,Ivana真的可以自豪說一句:我真係好鍾意做Art!

王菀之早前剛在西九完成5場《天使聲樂團古典音樂會》,為了安排父母及香港一班前輩級聲樂家一同演出,她一人身兼六職,包括投資、主辦、創作總監、監製、鋼琴伴奏及音樂總監,為此通宵多個晚上寫譜,又要兼顧現場演出,單是想像已覺疲累,難怪她也因壓力太大致消瘦不少。

馬不停蹄推動藝術

剛完成一個勞心勞力的音樂會,她即時再投入下一個計劃,在8月份的舞台劇《Proof求證》中,她又再次身兼多職,包辦監製、劇本繙譯及演出,精力旺盛。

Ivana笑道:「我不是有心要如此緊密,只是之前音樂會因疫情延至6月,而舞台劇場地正好又在8月有期,所以才會兩個演出像重疊一齊,工作量真的很大,也有很多壓力,可是卻十分滿足。」

她又很高興有人留意到自己用心去推廣不同藝術項目。「很多人以為近年我沒工作,其實只是轉了方向,入行多年,現在開始有機會去實現夢想,譬如當舞台劇監製,早幾年自問做不到,要累積了一定演出經驗,才敢去埋班,別人方會信任你。另外,我也想繼續做裝置藝術展覽,可是找場地不易,如能去其他地方舉行是終極夢想,不過,音樂仍是我的主體,之前的Art work都是由音樂去帶動。」

在理性與感性間平衡

今次舞台劇《Proof求證》原於2000年在美國百老匯首演,之後獲多個業界獎項,亦曾改編成桂莉芙柏德露主演的電影《情來.算盡愛》(Proof),王菀之在中學時看過電影,已十分喜歡,後來欣賞過本地劇團風車草的版本,就一直盼望有天可親自演出此劇。

王菀之在劇中演的角色,是同時繼承亡父的數學天份及精神病特質,生活在正常與失常的界綫中,難度挑戰頗大。同時身兼監製及演出的她,坦言如精神分裂。「監製的工作,是要顧及宣傳、市場、成本、演員以至服裝美術等,需要理性的頭腦;演戲卻是很感性的,要平衡兩種思維,確是很辛苦,所以我很感謝導演司徒慧焯、演員陳淑儀、吳鳳鳴、陳康在演出上的專業,令我十分放心,現在最希望是售票情況理想,之後我便可專注在綵排,其他事情就要相信團隊去處理。」

未想過找軒仔合資

無論是之前的古典音樂會,至8月的舞台劇,王菀之都是自資製作,今次更是沒有任何贊助,如何計算收支平衡已是一種壓力。問她因何要獨力做投資者,她解釋:「藝術演出很難找贊助商,我有嘗試去找,但不少公司的資金都已用來贊助商業演出,所以我才要自己投資。而舞台劇場地很細,如單靠售票收入,同時又想團隊得到合理報酬,就要很識得計算,不蝕錢已經很好。」幸而她笑道在讀書時,數學成績不過不失,故現在要學識睇數,也未至於太崩潰。

她其實也可以找志同道合的圈中好友,譬如張敬軒一同投資的話,財政壓力或可減輕,Ivana卻未有考慮。「如果要找朋友一齊出錢,好像要多付一個責任,3年前的音樂劇因規模較大,就需要找人合資,今次製作相對較少,故相信自己能應付得來。」

提到張敬軒這位知己,5月她任對方紅館演唱會嘉賓時,在台上讀出一封友誼之信,就感動不少觀眾。王菀之回想:「我很想多謝這位在人生上互相扶持的好友,但又不知送甚麼給他,不如寫封信,因內容都是很直接的心底話,不用太多琢磨,只用了一個晚上便寫好,完成後自己都很感動。」

如果王菀之張敬軒下次再合作,又會是怎樣的結晶品?Ivana幻想着說:「我未必會找他演舞台劇,反而想再做多次音樂劇,跟風車草合作,要搞笑、好玩,起碼可以讓我們開心一餐。」想法多多的王菀之,其實最想成為「一生做Art form的表演者。」

﹏﹏﹏﹏﹏﹏﹏﹏﹏﹏﹏﹏﹏

髮型:Jo Lam@SALON TRINITY

化粧:Ricky Lau

服裝:45R

場地:海洋公園萬豪酒店

作者:陳家昌

責任編輯:郭秀芳

王菀之近年一直用心推廣藝術創作。(黃建輝攝)

早前她為父母及多位前輩音樂家策劃 5 場古典音樂會。(被訪者提供圖片)

Ivana 5 月時任張敬軒紅館演唱會嘉賓,台上真誠對話感動不少觀眾。(被訪者提供圖片)

8 月份演出舞台劇《Proof 求證》,她兼任監製、主演及劇本繙譯。(被訪者提供圖片)

王菀之近期共舉行了兩次裝置藝術展覽。(被訪者提供圖片)

風車草劇團於 2014 年亦演出過《Proof》。(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