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釀消耗戰 德累西方現裂痕?

評論 2022/07/11

分享:

分享:

論戰爭藝術層次高低,不戰屈人之兵當然是最高境界。真要打的話,兵貴神速,首選閃擊戰。若閃擊戰不成,就會陷入消耗戰,長期而殘酷,此時已談不上有何贏家,只能輸少當贏,期望敵人比自己先垮。動槍炮彈藥的實體戰如此,打能源貨幣的經濟戰也如此。

俄羅斯與西方就烏克蘭的綜合戰爭,早已變成消耗戰累鬥累,而俄羅斯似在緩慢取得上風,西方陣營正出現裂痕。下半年來了,大家都是北半球的,黑夜漸長,氣溫逐降,烏克蘭也許快要成為棄子。

10億歐元逆差 德貿易首倒蝕

俄軍上周烏東告捷,拿下盧甘斯克全境之際,歐洲最大經濟體拉起驚人警報。德國公布5月貿易數據,意外錄得10億歐元逆差。這世界出口大國竟自1991年以來,首次沒有錢賺還要倒蝕。

為何?消耗戰惡果顯現。德國出口下降、入口上漲,因天然氣價格狂飈,刺激電價較年初翻了逾倍,工廠生產和出口運輸成本激增,這還要疊加在各種原材料供應鏈受疫情、地緣緊張干擾的衝擊之上。

俄烏戰爭打響後,歐洲與俄鬥氣,抵制俄羅斯石油天然氣,但歐洲各國卻不是同甘共苦的。

德國不像東歐小國寡民用少一點電死不了,也不像法國依靠核能和主打香檳紅酒農產品。德國原本超過一半天然氣來自俄羅斯,少了這些能源,福士汽車、西門子電器和拜爾藥品是造不出來的,而工業佔德國GDP超過四分之一,比率顯著多於意大利的約20%、法國的15%左右。

俄羅斯當然亦非善類,打蛇打七寸,看準德國弱點狠下重手。德國年初煞停新落成的北溪二號氣管項目,擺了個姿態,俄羅斯6月則攻其不備,把北溪一號輸氣量大減60%。這還未完,北溪一號預定今日起例行維修,暫停供氣10天,這夠德國人如坐針氈,大家都在觀望俄羅斯總統普京會否趁機不再復供。

斷氣一旦成真,德國政府勢要啟動最後預案--實施天然氣配給。根據當局計劃,工廠會首先受到限制。德國工會聯合會警告,鋁、玻璃和化工等產業恐最早崩潰。單計化工,就已主宰34.6萬人飯碗,是德國第三大工業。

民居也難有好日子過。歐盟最大非首都城市漢堡預告,天然氣短缺或危及市內熱水供應。官員呼籲市民冲涼不要浸浴,還要冲快點。「現在慳得愈多,冬天就愈容易過。」

德國央行估算,配給生效下,國家經濟在2024年中之前都會陷入衰退,明年首季更會收縮8.5%。別忘記,德國是全球第四大經濟體,這幅度的收縮就相當於香港GDP全部蒸發。

德出事無人救 歐元區逃不掉

當年希臘出事,有德國去救,但假如德國出事,則無人能救,而且整個歐元區都逃不掉。德國衰退的話,對任何風吹草動特別敏感的「歐豬」意大利,還有奧地利、波蘭等和德國工業關係密切國家,相信會首當其衝。其他國家也無法在這工業海嘯獨善其身,就像法國、西班牙的旅遊和服務業,沒有客人怎麼辦?

說回俄羅斯,與西方鬥消耗的代價確也夠其受的。俄羅斯「保壘經濟」抵住了西方閃擊戰;經常帳盈餘更受惠油氣價格暴漲,今年首4個月升至1994年以來最多;盧布在資本管制、盧布買氣等措施下,兌美元今年來勁抽18%,竟成最佳表現貨幣。但這都只是透支棺材本換來的戰術勝利。

俄羅斯央行行長納比烏琳娜(Elvira Nabiullina)4月曾警告,經濟絕非馬照跑舞照跳,以消耗儲備來生存的日子快要終結,國家到今年第三或第四季就必須結構轉型。她說,西方制裁的真正衝擊並非在金融方面,而是俄羅斯工廠和企業難以入口所需物料,這在將來亦勢必拖累國家出口,人民則會在通脹下喪失購買力。

不過,正如歐洲明知自討苦吃也要與俄割席,對克里姆林宮來說,俄羅斯當前經濟問題同樣是政治導致的,無法單靠經濟手段解決,而政治籌碼只能在戰場尋。

普京當時未有怎麼理會納比烏琳娜,展開了第二階段軍事行動:頓巴斯鏖戰。3個月後看,普京今次有望賭對了,哪怕賭贏了也只是慘勝,比對手輸少一點。

打到消耗戰,決定勝負的就不是一兩件新式武器,而是誰能更持續更經濟地,把更多武器更快送到前綫,傾瀉更多火力,殺傷更多敵人,俄羅斯正是這方面的能手。過千輛坦克損失,放在西方國家意味裝甲兵團滅,老虎沒了牙齒,但對俄羅斯而言,打掉1,000輛最先進的,還有1萬輛在後面,即使老舊終歸仍是坦克,一樣能碾平敵人。

西方對烏克蘭軍援不是不好,而是數量太少,且未必能在適當時候出現在適當地點,難起到全局作用。當年德國虎式坦克無阻蘇聯T-34一路殺到柏林,就是這個道理。今天俄軍對烏火炮據稱是20比1,有人卻嘲笑那些是着地才會爆炸的老炮彈,而非殺傷力更強的空爆彈,但正是這樣細水長流,讓俄軍得以持續削弱烏軍有生力量,慢佔上風。

當然,俄軍至今僅低水平地以消耗打擊潰戰,要真正勝券在握迫使對手談判,看來還須打出一場至少是戰役規模的殲滅戰。接下來,俄軍能否包圍頓涅茨克烏軍重兵集團,對戰爭何時結束相信很關鍵;西進敖德薩拿下烏克蘭最後海岸綫固然好,只是說實話,俄軍現在的樣子未必有此能力。

普京「未動真格」 歐陷內訌邊緣

時間一點一點在過,俄羅斯國家儲備一點一點在消耗,德國與歐洲經濟甚至是人道危機也一點一點在升溫。在此之際,普京無疑是鐵了心要繼續堅持,上周更得意稱「我們還未開始動真格」。那邊廂,歐洲已在內訌邊緣。

反俄急先鋒立陶宛封鎖俄飛地加里寧格勒風波,歐盟嘴裏說合乎制裁指引,暗地裏則害怕引火自焚(想想美國怎麼處理蘇聯封鎖西柏林)。報道指歐盟近幾周正考慮予以豁免放行,反正俄本土往返加里寧格勒不涉出入口,德國與法國都是降溫方案推手,立陶宛則很不滿。此外,意大利原最大黨五星運動,6月底亦因應否對烏軍援一事,宣告分裂。

世界弄成今天鬼樣,輸少已經當贏,股市如此,經濟如此,戰爭也如此。全球最大對冲基金橋水創辦人達里奧(Ray Dalio)在美國獨立日點評,俄羅斯佔了烏東、經濟下滑可以忍受(近期料全年收縮約8%,達里奧認為15%以下可忍,30%以上不可忍)、普京繼續掌權和仍舊享受國際舞台,俄方似乎會是「小輸家」。大輸家會是誰,則不言而喻了。

北溪一號預定今日起例行維修,暫停供氣10天,外界關注俄羅斯會否順勢停止向德國供氣。(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