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GDP增速放緩 關注3下行風險

評論 2022/07/19

分享:

分享:

內地第二季GDP按年增速放緩至0.4%,是繼2020年第一季出現GDP負增長以來,經濟增速最低的一季。隨着3月下旬Omicron變種病毒的傳播,內地部分城市再次施加防疫限制;在此背景下,內地4月的製造業和非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均大幅下降至收縮區間,分別為47.4和41.9,在上月才重新恢復到擴張區間(50以上)。

疫情衝擊消費 居民購買力礙復甦

受疫情衝擊最為明顯的是消費。4月和5月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分別按年下降11.1%和6.7%,而隨着上月出行限制的大幅放寬,零售總額才回升至3.1%;其中服務消費受影響更為突出,餐飲消費在4月和5月按年下降超過20%,至上月仍為負值(按年跌4.0%);相比之下,商品零售的表現就相對較好,尤其在上月防疫限制放寬後,出現了明顯復甦,最明顯的例子是汽車零售,在4月按年下降31.6%、5月按年下降16%,但6月即回升至正增長(按年增長13.9%)。

影響內地消費復甦的關鍵因素之一,是居民的購買力。今年第二季居民收入增速放緩,僅增長2.6%;在4月到6月之間,城鎮失業率從6.1%下降至5.5%,但青年失業率(16至24歲)略微上升,從18.2%增加至19.3%。

通脹仍可控 CPI僅微升

經濟下行也體現在投資方面。內地固定資產投資從第一季按年增長9.3%,放緩至上半年的6.1%,其中房地產投資第一季按年增長0.7%,上半年則轉跌5.4%。盡管地方政府加強了對房地產行業的支持力度,但上月內地30個主要城市的住房成交量仍錄得負增長(按年下降9.3%);住房抵押貸款最近也出現一定隱憂,可能會進一步對房地產業的未來投資造成影響。第二季製造業投資增速也呈現下降趨勢,第一季按年增速為15.6%,而上半年則放緩至10.4%。

與全球通脹升溫的趨勢比較,內地的通脹仍然處在可控範圍內。內地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按年增速從3月的1.5%,至上月微升到2.5%;CPI上升的主要拉動力是食品價格上漲,核心CPI增速從3月的1.1%,略微下降至1%。生產者價格指數(PPI)也從3月按年增8.3%,到上月放緩至6.1%,表明生產商面臨的需求依舊疲弱。

國際貿易方面,出口依然是亮點,由4月按年增3.9%,到5月和6月出現強勁反彈,分別達16.9%和17.9%,反映內地在全球供應鏈中的作用仍然十分重要。不過,內地進口仍然相對疲弱,上月進口僅按年增長1%,而出口和進口的表現差異,令內地第二季貿易順差幾乎翻了一番。

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內地政府加強刺激措施,以穩定經濟增長。在財政方面,政府財政赤字在第二季增加了一倍以上,一方面財政收入增長受到經濟增速放緩的影響;另一方面,政府應對疫情的財政支出亦有所增加。盡管加快了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發行進度,但上半年的基礎設施投資增長率僅為7.1%,對於拉動經濟增速的力度還有待提高。

銀行加速發貸款 融資環境改善

貨幣政策方面,人民銀行向銀行間市場增加了流動性的注入,推動3個月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本月初下降至2%以下,但就整體而言,上月的流動性注入總量與去年相比僅小幅增加;相比之下,銀行的貸款發放有所加速,特別是新增企業貸款在5月和6月分別達1.5萬億和2.2萬億。

總體來看,內地的融資環境有所改善,社會融資總額上月按年增長10.85%,高於4月的10.24%,不過住房按揭貸款的表現則相對保守,5、6月的新增中長期居民貸款(通常用以衡量按揭貸款)仍低於去年同期。

金融市場方面,上證綜合指數從4月底的3,000點以下,至上月底回升到3,400點,但本月再次開始下跌;人民幣兌美元滙率也從4月的6.4以下,大幅貶值至近6.8,在5至6月則徘徊在6.7附近。

全年增速5.5%目標 較難實現

展望未來,隨着防疫措施的放寬,我們預計內地下半年經濟將會有所好轉,但上半年GDP增速偏弱,全年實現5.5%的經濟增速目標較為困難,並預計政府將會重新調整今年的經濟增長目標。

綜合目前的資訊,我們維持今年經濟增速3.5%的預測,但一些下行風險值得關注:首先,新冠病毒出現新變種(BA.4和BA.5),可能給疫情防控帶來更多挑戰;其次,房地產市場還有待恢復,潛在的不確定性可能會影響未來的經濟復甦;最後,全球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增加,令外部經濟環境更加複雜,包括美國高企的通脹和美聯儲的鷹派貨幣政策,同時歐洲也受到俄烏衝突和能源價格上漲的衝擊。

內地第二季GDP按年增速放緩至0.4%,是繼2020年第一季出現GDP負增長以來,經濟增速最低的一季。(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艾西亞(Alicia García Herrero) 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