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漲暴跌 加密貨幣價值會清零嗎?

評論 2022/07/20

分享:

分享:

由於穩定幣TerraUSD(UST)和LUNA的崩潰,其所謂的資產可說歸結為零,亦導致了整個加密貨幣崩盤的連鎖反應,比特幣的價格也由2021年11月的每枚68,990美元,至上月下跌到每枚17,630美元,下跌幅度達75%;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傳統的金融市場,豈能不引發嚴重的金融危機?幸而,盡管加密貨幣已經走過13年,但仍是一個小眾市場,主要只是少數密碼朋克(cypherpunk)們參與的市場,參與這個市場的大眾還是十分有限的,因此其風險也不會溢出到傳統的金融市場。

比特幣9成交易量 無關實體經濟

不過,現在市場所關心的問題是,加密貨幣的又一次崩盤,其價值最後會否也歸零?從第一枚比特幣出現至今已經13年,不僅其價格暴漲暴跌成為一種常態,而且也有研究表明,比特幣在區塊鏈上90%的交易量,與具有實際的經濟活動沒有關係,絕大多數交易都是出於交易本身,以及完全為了投機。

從2015年開始,75%的比特幣交易量,與交易所或類似交易所的實體有關,例如在綫錢包、場外交易櫃枱和大型機構交易商;相比之下,其他與實際活動有關的交易,僅佔總交易量很小部分,例如非法交易、詐騙和賭博交易量,合計不到3%,礦工挖礦的交易量所佔的比例甚至更小。

因此,加密貨幣不僅因其暴漲暴跌,無法承擔一般法定貨幣的基本貨幣職能,更因其交易基本上與實際經濟活動無關,如此加密貨幣自然無法顯現出其社會價值。

就目前的情況看,之所以有人認為加密貨幣具有優越性,在於認為它解決了數十年來互聯網上的一個難題,即如何創造一種如日常生活中現金般的支付工具,可以在網絡上廣泛使用,或確定一種如現金般的網絡世界信用關係。這種以區塊鏈為底層技術的加密貨幣,能夠去中心化、匿名、安全、即時、公平透明、點對點、智能化地交易,以算法信用代替社會信用,從而建立一種與傳統法幣世界並行的網絡世界貨幣體系。去中心化和算法信用是加密貨幣的核心及優勢,所以現時很多研究及產品的設計,都圍繞着這些優勢而進行。

去中心化 是優勢也是缺陷

其實,與傳統法幣相比,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及算法信用,既是其所稱的技術優勢,也是其不能行使現代貨幣職能、並形成社會共識的缺陷,因為加密貨幣去中心化的實質,就是並非由國家的中央銀行發行,而是由私人發行;實際上,加密貨幣的去中心化,是其設定算法內的去中心化(即發行之後),但算法背後則完全是中心化的(即加密貨幣發行、發行收益的初始分配、算法規則的制定及修改等)。

如果加密貨幣能夠與法幣對價,能夠低成本甚至無成本獲得收益,那麼密碼朋克們就可輕易地通過算法發行加密貨幣,加密貨幣就會蜂擁而出,這就是加密貨幣群在極短時間內就長成一頭巨獸的原因所在。就流通中的加密貨幣來說,在2013年時只有7種,到2017年7月增至1,600種,而根據CoinMarketCap網站紀錄,去年5月底流通中的加密貨幣則上升到10,039種;排除詐騙或騙局的加密貨幣項目後,還有5,305種在其列表統計。

如果誰都可以輕易地通過算法發行貨幣,那麼這樣的加密貨幣能夠有多少價值?所謂比特幣發行量有限,只是一種神話。

持有者礦工集中 易操控價格

而且,不僅加密貨幣的發行是個人中心化的,而且其所有權及運行過程,都顯示為完全的中心化。有研究表明,自2014年以來,中介機構持有的比特幣餘額,一直在穩步增加,至2020年底,中介機構持有比特幣達550萬,約佔流通中的比特幣三分之一;相比之下,至2020年底,個人投資者集體控制850萬比特幣,但個人持幣是高度集中的,即前1,000名投資者控制約300萬比特幣,前10,000名投資者持有約500萬比特幣;比特幣挖礦能力也高度集中,並且在過去5年中一直如此。前10%的礦工頭控制着90%的礦工,只有0.1%(約50名礦工)控制着接近50%的挖礦能力。

另外,比特幣的交易基本上是在非規範的加密貨幣交易所進行。以最大的暗網市場之一Hydra Market為例,與Hydra Market用戶直接互動交易量最大的實體,是非規範交易所,包括全球最大的兩家交易所幣安(Binance)和火幣網(Huobi);一旦相關流量到達這些交易所,它們會與其他流量混合,並變得幾乎無法追蹤,因此之後可以發送到任何地方,甚至可以發送到執行規範的交易所,足見這些交易所對比特幣中心化交易操縱的程度。

由於這樣的中心化,無論是佔比過高的加密貨幣持有者,還是少數礦工頭及非規範加密貨幣交易所,要操縱加密貨幣的交易及價格,是易如反掌的事情,這也是比特幣暴漲暴跌最重要的根源。

私人信用無限擴張 衝擊金融體系

由此可見,當前市場流行的加密貨幣,表面上是以全新的區塊鏈為底層技術來設計、一種去中心化、匿名、點對點的網上交易支付現金系統,以此賦予加密貨幣合法性的貨幣共識,並能夠簡單地與法幣對價;但實際上,不僅區塊鏈技術背後是一個完全中心化的機制,而且是以個人承諾或算法信用代替市場信用,如此加密貨幣就可能輕易地突破嚴格的金融准入,低成本甚至無成本地自由發行加密貨幣,一本萬利。

這種無限的私人信用擴張,不僅是一種對社會財富的嚴重掠奪,也將全面衝擊現有的金融市場及貨幣體系、衝擊政府的貨幣政策,引發金融市場危機。因此,當加密貨幣與實際經濟活動基本無關,但其發行會對社會經濟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時,任何一個現代國家都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實際上,中國金融監管當局是這樣做了,估計其他國家金融監管當局也會是如此。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加密貨幣不能夠有新突破及發展,其價值歸零的日子也不遠了。

加密貨幣不僅因其暴漲暴跌,無法承擔一般法定貨幣的基本貨幣職能,更因其交易基本上與實際經濟活動無關,如此自然無法顯現出其社會價值。(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