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加拿大養尊享兒孫福 于洋:後生一代要留個錢傍身

副刊版 2022/07/21

分享:

分享:

73歲的于洋去年正式告別無綫,有片約便回港拍戲,沒有也無礙,他說大可留在加國湊孫為樂,於是問他有甚麼寄語給新一代演員,他留下6字真言——最緊要識儲錢。

「人無嘢做會好得閒,就會亂洗錢。工作量已經不多,到錢花光,仙都唔仙的時候便大鑊!其實這行風光的來來去去那幾個,好多行家沒結婚,到老來生活很淒慘。所以經常跟後生說,賺到要留下來傍身,留到幾多就靠自己。」這番話出自40歲時已生活無憂的于洋,自然擲地有聲。

談起回加拿大後的日常,于洋說身邊非富則貴的朋友們常常約飯局,某天其中一位突然對他說:「于洋,我好想學你。」。

當事人隨即答道:「你都學不懂放開,又怎學到我呢?我知足隨緣,現在會為小小事而樂上半天。」入行差不多50年,自言跟修哥(胡楓)性格相似,不愛爭名奪利,看得開是以能活得開心的原因。

然後,他說到閒時跟朋友大夥兒到賭場一趟,人家賭錢,他去享受免費高級美食。「近排天天吃牛扒龍蝦,吃得多卻有痛風,都不及自己回家煮個公仔麵加碟豉汁排骨,反而吃得更滋味!所以不要跟其他人比較。好像在賭場,就算你每鋪幾百加紙,人家一落注便幾萬,你怎能相比?最重要享受過程,得不得到由它去吧!」

如水飄洋過海

誠然,做演員怎會沒有追求名利的階段?只是,早已看透風光如浮雲,來得早也去得快。

原名龔子超的于洋,是把電影角色名拿來取作藝名之用的元祖級人馬,源自一齣1972年武打電影《蕩寇灘》,他在戲中跟何守信飾演的于海是兄弟。「上映前問吳思遠(導演)用不用改藝名,他說不用改了。那時很流行兩個字的藝名,于字筆劃少,且排名可前一點。」

電影最後以178萬票房震撼影壇,其時武俠片極盛,為了工欲善其事,他拜方野(龍虎武師)為師學習泰拳,國術及空手道等18般武藝,他都略懂一二。由嶄露頭角成為當紅電影演員,由吳宇森導演、倪匡編劇的嘉禾電影《鐵漢柔情》,他是以男一身份跟邵氏一綫影星胡錦和恬妮對戲。

少年得志總附帶着年少氣盛,尤其當收入相當可觀的時候,于洋說其時一齣戲片酬可買佐敦文英樓兩個單位,在朋友的慫恿下,他夾份開旅行社,最後讓他深深學會「力不到不為財」之道理。

「拍戲賺到些錢時,有位朋友跟我說:『你咁後生唔做生意,對不住祖宗!』給他一說,又覺得好像有點道理,於是每人夾兩萬多開旅行社。然後發現拿錢給人家做,自己不做,最後落得給他兩仔爺吞佔自己那一份,現在回想當然覺得不值得!但當時25歲,𡃁仔嘛,最緊要威,天天請下午茶食蛋撻!幸好是𡃁仔時期,倒沒所謂,我又不是算死草的老闆,不過總算學會做生意不應這樣子!」

有云好天要收埋落雨柴,只因人生和星途一樣,永不會一帆風順。「李小龍死了後,沒人開武打戲,行內人走的走退的退。啱啱開始流行細銀幕(電視),橫豎做這行,一世都是這行,也隨着潮流去做吧。」

在王天林的引薦下加入無綫,由大銀幕走進小熒幕,無減這位有當紅電影演員的身位,早已是男一身份跟無綫當時得令的四大花旦搭檔過,包括趙雅芝《福星高照》、汪明荃《郎歸晚》、李司棋《三年零八個月》和黃淑儀(在香港電台電視部戲劇組製作的首個連續劇《香江歲月》)。

「全部花旦拍過晒,我這份人較低調,不愛爭名也不做小動作,甚麼都沒所謂,話之你。」

如魚逍遙自樂

誠然,他跟所有年輕人一樣,也曾一頭栽進潮流裏頭。其時正值友好著名攝影師何藩(已故)品味一致特別投契的時期,二人晚晚在邵氏公司聊到凌晨3、4點,經常溜連到不夜天的餐廳如美麗華和凱悅酒店談天說地,袁和平也是他們的飯腳。

于洋曾為何藩照片/電影造型,說到最大影響,莫過於愛上了攝影,參與過經典電影作品《長髮姑娘》和《亡命客》的拍攝。

「我以前成日背着 8釐米照相機到處去玩去拍。(可以分享當時拍的照片嗎?)無晒那些相,移民到加拿大後,或者玩過後,潮流過了就掉了。也許某些事總有quota,反正甚麼都見過了,是一個循環。好像時裝流行過甚麼款式,每個階段的,我們都穿過了。其實世界就是這樣循環,對我再沒有甚麼新鮮感。」

在潮流風中轉得久了可以麻木了,但有些心癮還是止不到的,對于洋那就是演戲。他表示約滿離開TVB全因妻子出聲要回加國湊孫,實情是多年來他倆相敬如賓,妻子深懂他喜歡拍戲這份工作,多年來從不埋怨,于洋是個懂看在眼裏的人。

「她沒有反對過,所以怎也要尊重她。現在不簽無綫也好,有戲找我拍,一拍完便可回來。始終有約在身,你就請不到假了,寧願留在香港一次過拍完好了。」

40多歲的他已不用供樓,戲份不多角色不算重,他也沒所謂。「我當自己做茄喱啡,人家叫我做我便做,又有甚麼所謂?我整個人很放鬆,仔也大了,正享受休閒生活,是沒有飛機大炮,但真的無欲無求,唯一所求的是健康,大子兒孫都很可愛,希望能看着他們成長。」

他說曾經有三高,做過通波仔,聽醫生指示定期服用薄血丸,慶幸未有糖尿病,現在身體唯一問題是高血壓,因此每朝怎樣也得起身走一轉。近年搬到多倫多的屋苑生活,他每天6點起床做運動,在住所大廈外圍踱步一小時,還有近年興之所至學起另一種養生之道——八段錦。

「年紀大,不可用硬功了!以前跟袁和平拍武打片,跟方野師父學拳,他可單腳踢到上天花板的。60歲後我開始學八段錦,放鬆拉下筋,我都是自己看YouTube學的,其實好容易的。也許我們有底子,一望就知吧!」另一讓他養尊處優並安枕無憂的,除了兒孫滿堂外,還有職業是經濟分析師的次子,也將於今年結婚。「次子會幫我望住財務,他幫我搞,安心打理,別要蝕本就可以了。」真的,人生如此

作者:黃鑑江

責任編輯:張頌婷

約滿無綫,于洋回加拿大多倫多生活,閒時與妻子漫步花園外,兩口子也會乘郵輪享受水光山色。(被訪者提供)

1982年與趙雅芝拍攝無綫電視劇《福星高照》。(被訪者提供)

2021年的《異搜店》是于洋在無綫的告別作。(被訪者提供)

中學時已是田徑運動好手,入行後更學起泰拳來,多年依舊保持操練,身形fit是不無道理。(被訪者提供)

中學時已是田徑運動好手,入行後更學起泰拳來,多年依舊保持操練,身形fit是不無道理。(被訪者提供)

與妻子於1977年結婚,同年誕下大仔。(被訪者提供)

兒孫滿堂,弄孫為樂是當下于洋的生活寫照,難怪他求的是健康。(被訪者提供)

《蕩寇灘》于洋一角是他嶄露頭角之作,也是導演吳思遠也是一炮而紅之作。(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