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4點希望」 展望醫衞局新政策

評論 2022/07/21

分享:

分享:

在早前舉行的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大會暨香港特區第6屆政府就職典禮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就香港「開創新局面、實現新飛躍」明確提出4點希望,期望「開新篇」的新特首李家超能夠:第一,着力提高治理水平;第二,不斷增強發展動能;第三,切實排解民生憂難;第四,共同維護和平穩定。

逐步放寬防疫限制 港人最關心

李家超在上任3個星期便果斷決定和頒布多項利民政策,而此刻香港市民最關心的,當是如何在疫情受控下逐步放寬各種日常生活限制,新任醫務衞生局局長盧寵茂亦急市民所急,上任之初即已提出各項可考慮的「開關」政策,同時亦已開始擬定工作時間表,希望11月金融管理局舉辦「國際投資峰會」時放寬隔離安排,以吸引世界各地的銀行家參與。

醫療健康向來是本港其中一項最引以為傲的民生範疇,今日香港人均壽命已超越以長壽見稱的日本,但當然仍有需要多加注意的地方,例如疫情「封關」期間市民的精神健康問題。適逢新一屆政府重組架構,並成立醫務衞生局,筆者就上述「4點希望」的方向分析醫衞局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以及如何與其他政府部門和市民同步。

首先,「4點希望」中的第一和第二點,都是針對政府內部運作而提出。在公共衞生和健康的範疇上,本港自港英時代已算是一個「發展型政府」(developmental state),而回歸25年來,發展進度亦一直良好;但「殖民地」和「特區」發展型政府的不同之處,在於殖民地的發展需求、目的和績效指標,是宗主國由上而下地頒布而來,而非由下而上地來自人民的訴求,例如在戰後時期,當時港英政府就須跟從英國本土的一些衞生改革。

而當局回歸至今仍未完全「解殖」,在爭取推動新改革時,往往繼續尋求一些外部標準,例如世衞研究、鄰國參考數字等,這種做法對內而言缺少就本地人的實際需求出發,對外比較上亦往往改革速度緩慢,因為要其他發達國家已實行,我們才有動能追趕,缺乏自主動能。

若醫衞局要確切「解殖」,就需要改變過往由上而下的工作方法,轉為以香港人實際情況和需要,由下而上地擬定醫療健康政策,長遠而言當然會比以往的制度貼地,治理水平自然能提高,行穩致遠。

以港人實際需要 由下而上擬定

例如以新冠疫情為例,上屆政府的嚴厲封關政策,確實有遏止病毒傳播、以外部全球人類福祉為依歸的做法,奈何本港成功的防疫政策,無法確保外國也能執行,而以香港本地需要而言,作為「超級聯繫人」的最大優勢,便是人員出入境往來的便利;當封關曠持日久,港人有犧牲無回報(即盡快結束疫情和通關),時間一長便形成抗疫疲勞,最終導致第5波疫情大爆發,「嚴厲封關」得不償失。

另一項更具爭議性的政策,是上屆政府所通過的「電子煙全禁」法案,國際主流做法是規管,讓成年煙民轉用,以替代傳統煙,當中包括內地;內地政府更指,有關決定保障消費者權益,同時有效防止青少年接觸相關產品。

若由下而上地看香港的實際情況,其實本港吸煙率於過去多年一直維持在大約10%的較低水平,未有再因加稅或戒煙服務等措施而下跌,反而在社會壓力較大的年份,更曾出現不同程度的反彈。政府統計處最新「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75號報告書」中公布的數字顯示,在全港635,500名煙民中,只有約2%(12,700人)表示曾使用政府提供的特定戒煙服務,現時政策成效值得反思。究竟加熱煙一類較低傷害的「中間方案」應否被全禁,新班子或應放下由上而下的「精英主義」執念,制定衞生政策時應多考慮市民的實際情況。

加強發展動能 中醫藥發展關鍵

說到當局在過去5屆缺乏由下而上發展動能的板塊,當然要數到中醫藥學發展。殖民地時期的香港沒有廣泛採用中醫藥,相關制度不能向外「抄功課」,而是要自己找出道路。自中醫註冊制開始,香港一直是在摸着石頭過河,要由民間自發發展出現代、科學、專業的中醫藥業;正因為由下而上地發展產業是當局的短板,中醫藥業自然也是發展緩慢。

今日本港醫護人手嚴重短缺,但其實亦有8,078名註冊中醫,其人力未被充分發揮;在行業邏輯和社會需求而言,醫學本來就是醫學,中西醫發展路徑雖有分歧,但本質也是一樣,惟兩套系統至今仍未互通,若局方在今後5年想加強由下而上的發展動能,香港中醫藥業的發展速度,將會是新醫衞局工作的重要績效指標。

香港中醫藥業的發展速度,將會是新醫衞局工作的重要績效指標。(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