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長笛演奏家許嘉晴 教視障人士吹笛譜出正能量

副刊版 2022/07/22

分享:

分享:

長笛音色嘹亮寬廣,近年已成為不少孩童學習樂器的熱門之選。90後女生許嘉晴(Alice),早年於香港演藝學院以一級榮譽畢業,主修長笛演奏,其後更赴巴黎高等音樂學院深造。近年她更走入社區,教視障人士學長笛,「雖然長者學員無法看樂譜,但都極勤力,這反而remind起我小學時學音樂時的愉悅。」以音符重啟心眼,展開另一段精神光明之旅。

今年26歲的許嘉晴(Alice),於演藝學院以一級榮譽畢業後,獲香港賽馬會音樂及舞蹈信託基金的全額獎學金,往巴黎高等音樂學院深造,並跟隨法國國家樂團長笛首席Vicens Prats學藝。2018及2019年,她再度獲得學院頒發全額獎學金,分別修讀教育及演奏高級文憑,兩者均以優異成績畢業。Alice亦曾與香港小交響樂團、亞洲青年管弦樂團等多個樂團合作,音樂路上表現亮麗。

個性內向 以長笛音色代言

回首Alice的音樂生涯,「其實小一時是先學鋼琴,但到小三時,因為有個六年級的同學吹長笛,在等校巴時他會拿着吹奏,銀色的樂器相當亮麗,就開始跟着學。接觸過後,就明確知道長笛較適合我,捨棄了學鋼琴。」

Alice笑言,當時學長笛,同學中她反而是吹得最差的一個。「成堂都吹唔響,後來老師叫各同學到通利琴行買長笛,唯獨跟我媽說『不要買住,你個女未必有天份』。這反而激起我的鬥心,每日練習,直到跟上進度,所以長笛為我帶來成功感。」

由小學到考DSE,「音樂家」這志願都是Alice的唯一選項,直至達陣考入演藝學院。對她來說,長笛音域廣闊,最適合內向的她表達情感。「小時候不太想講嘢,吹奏音樂正是一種抒發,長笛陪伴我大半人生,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

赴法深造 感受音樂新領域

自演藝畢業後,就赴法國深造音樂,此舉也令她眼界大開。「也許是兩地的氣質不同,香港是早上學理論,下午就不斷練習,或樂團或Band等,試過十多小時無停過,非常繁忙,是技巧上的操練,也像裝備自己。但去到法國,成個生活悠閒得多,一星期只上3堂,其餘時間在家練習,在慢活裏能令我好好思考音樂,吸取靈感養份,畢竟作為音樂家,除了要有穩紮的技巧,還有更深層次的演繹,那吹奏出來才能觸動心魂。」Alice說初到法國,法文也不靈光。「幸好小班的同學來自五湖四海,老師都是以英文授課。當然去到大hall上堂,就用法文教學了。」

Alice其後參加了「管弦樂精英訓練計劃」,此乃首個由香港管弦樂團和香港演藝學院音樂學院共同管理的項目,獲太古集團慈善信託基金的「信望未來」計劃贊助。計劃由「駐團學員培訓」和「音樂新晉薈萃」組成,旨在為演藝學院音樂學院的畢業生提供專業培訓,獲選參加計劃的學員將透過義工服務,以音樂貢獻社區。

教視障人士吹長笛 重啟音樂趣味

「我教視障人士吹長笛,他們隸屬香港盲人管弦樂團,作為義教,這是很特別的經歷。我的學生是個約70歲的姨姨,未接觸過樂器,其實吹長笛比學鋼琴更難,因為後者按個鍵就有聲,長笛則要學如何運氣、控制手指的力度等,大人學已難過小朋友,何況是看不到樂譜的視障人士?」

之前沒相關經驗,Alice說自己也摸索良久,「學員開頭就是連一個scale都吹不到,但她很有耐性的去學。譬如一首歌有60小節,要跟她分15堂,每堂學4個小節,當中要花時間記和背,兼要互相連貫。我教其他學生,是讓他們看樂譜,自己吹一次,再令他們返家練習,但這招對視障人士全不管用。結果是用手機將音樂錄下來,她仔細琢磨,重複的聽和練。」

Alice說,教她的時候很多時會覺得氣餒,「因為她背得好辛苦,記不準會好迷失。我有時會說,『不如停一下,下次從這個位再來。』但她還是堅持繼續,說『有新東西學,就會好開心和興奮。』她好努力練,就是買完餸搭巴士返屋企,腦海中也不斷想着樂譜。」

結果,那姨姨不單成功演奏到那樂曲,「無論節奏和大細聲都吹對,她反而啟發到我,重新檢視音樂帶來的樂趣。因為我小時候,就是純粹喜歡長笛,才搏命練習。作為專業的音樂家,練曲很大程度是工作需要,那份音樂的喜悅是不同的。」

---------------------------------

太古基金旗下「信望未來」助社區共融

Alice所參加的「管弦樂精英訓練計劃」,乃太古集團慈善信託基金旗下「信望未來」的項目。太古基金於1983年創立,主要資助香港的非牟利機構推動教育、海洋保育及藝術發展項目。太古集團亦於去年3月額外撥款港幣1.5億元予太古基金,以資助「信望未來」計劃推動社區共融,讓大眾能享有接受教育及文化交流的機會,同時啟發及幫助港人發揮所長,助人自助,促進社區聯繫。

「信望未來」計劃中,還有「同行者」單親媽媽宋太的故事。宋太為自閉女兒的就業,毅然放棄穩定收入的工作,更賣樓創業,成立專為自閉症或智障「朋友仔」提供工作機會及職業培訓的「喜樂餐飲教室」,在食物供應緊張的疫情期間,更免費派飯予有需要的長者,絕對激勵人心。

﹏﹏﹏﹏﹏﹏﹏﹏﹏﹏﹏﹏﹏

圖片:被訪者提供、太古基金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李越樺

今年 26 歲的長笛演奏家許嘉晴最欣賞貝多芬的音樂。「舉例他的《命運交響曲》,不是以旋律來觸動人心,而是用管弦樂砌成特別的結構,以和聲帶來另一種震撼。」

Alice小學起已學習長笛,「考DSE時,阿媽叫我不要練太多,多放時間在溫書上。反而我一心想報演藝,想成為一個音樂家。」

無論是樂團演出,還是小樂隊形式的chamber music,Alice也能樂在其中。

Alice時會走入社區如深水埗作演奏,「如聖誕的音樂會,這跟正規的音樂廳表演不同。落區演奏給小朋友聽,得到的反應很直接,如一齊拍手和笑等,對我來說是另類的滿足。」

Alice時會走入社區如深水埗作演奏,「如聖誕的音樂會,這跟正規的音樂廳表演不同。落區演奏給小朋友聽,得到的反應很直接,如一齊拍手和笑等,對我來說是另類的滿足。」

Alice(左一)赴法國時的學習和表演,讓她獲益良多。

Alice同時也是「虎豹樂圃」的長笛樂器班導師,也會教成年人樂器。「他們有的因童年時沒學過,抱着圓夢的心態過來,所以學習態度也格外認真。」

Alice走入社區與小孩作音樂互動,充滿愛心。

Alice收到的感謝卡,一切也銘記於心。

單親媽媽宋太為自閉女兒的就業,成立專為自閉症或智障者提供工作機會及職業培訓的「喜樂餐飲教室」,疫情期間還免費派飯予長者,其善舉值得鼓勵。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