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導配對綠色資本 港碳中和關鍵

評論 2022/07/23

分享:

分享:

全球氣溫屢創新高,香港亦難逃氣候變化影響,3月異常溫暖、12月打風……應對氣候變化迫在眉睫,各地政府相繼出台減碳目標和環保政策,內地政府表明會在2030年和2060年前分別實現碳達峰及碳中和,香港特區政府同樣不落下風,致力爭取於2050年前實現碳中和。

為實現碳中和目標,特區政府近年推出多項政策,近期更是在碳市場發展方面動作頻出:先是綠色和可持續金融跨機構督導小組早前公布對香港碳市場機遇的可行性評估,肯定了香港發展成為區域性碳交易中心的機遇;香港交易所又於近日宣布,成立香港國際碳市場委員會,與企業及金融機構共同探索區域碳市場的發展機遇。

面對近年發展蓬勃的全球碳交易體系,香港顯然不甘後人。那麼,香港需要建立一個怎樣的碳市場?

碳市場主要有兩種--強制性(emissions trading scheme,ETS)和自願性(voluntary carbon market,VCM),各有其優點和參與者。前者是由國家或地區政府建立,並給予企業碳排放配額(emission allowance),企業根據自身排放狀況,買賣多餘或短缺的配額;後者則是企業自願購買標準制定組織(例如VERRA和Gold Standard)簽發的碳信用額(carbon credits),以實現企業的氣候目標。

建自願性碳市場 港機遇所在

內地的強制性碳市場規模龐大,自2021年7月啟動以來,累積成交額已超過70億人民幣,成為全球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大的碳市場。相比而言,香港本地的碳排放總量不大,建立一個獨立的強制性碳市場,將面臨困難;香港的機遇在於建立一個自願性碳市場,為內地的強制性市場發揮重要的補充作用,為國家建立完整的碳市場生態。

目前,全球自願性碳市場市值僅10億美元,規模雖小,但潛力巨大,全球愈來愈多企業已經加快投入自願性碳市場的步伐,比如特斯拉(Tesla)近幾年盈利增長的重要驅動力,恰恰來自於出售碳信用額,其今年首季的碳信用額銷售,更是比上一季度增長116%,凸顯自願性碳市場的碳信用額愈加受到重視。

那麼,香港要如何發展自願性碳市場呢?

設完善監管認證 予買家信心

首先,自願性碳市場面對的一大挑戰,是信用額的可信性。目前,碳信用額由不同的標準制定組織認證,沒有統一的監管機構,導致市場上碳信用額的質素參差不齊。香港可以設立一套完善的監管機制,以及嚴格的認證服務,建立起買家對香港碳市場內碳信用額的信心。

其次,香港作為離岸風險管理中心的傳統優勢,亦可以發揮作用。目前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系統只有現貨市場和小量的遠期(Forwards)產品試點,缺乏完整、成體系的金融衍生品市場,香港建設碳金融衍生品市場,將幫助內地和海外的碳排放企業對冲風險,從而更合理、有效地分配資金用於可持續投資,亦有助促進內地碳市場的流通性、增強投資者的信心和價格發現機制。

互聯互通 增兩地碳市場兼容性

長遠而言,香港需要加強與內地碳市場的合作。香港可以借鏡其他現行「互聯互通」概念,引導國際資金進入內地碳市場,讓投資者可以買賣境內的碳資產;香港監管機構亦可在保證碳信用額質素的前提下,增加兩地碳市場的兼容性,允許內地強制性碳市場參與者使用在香港自願性碳市場購買的碳信用額,以履行其部分的市場責任。

值得強調的是,無論是要把握以上提及的碳市場機遇,或是推動碳中和相關進展,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是重要前提。如何將綠色資本引流到最需要資金的綠色項目,成為全球碳中和發展的關鍵議題,而香港在這一方面也不無努力。

零碳攻略 為綠色項目提供資源

例如,建築業為香港一大碳排放來源,建造業議會去年推出「可持續金融認證計劃」,為香港和其他大灣區的建造項目提供有框架的評估系統,期望為建造業界的綠色融資提供便利。但在實際操作中,類似的計劃是否確實有助於企業獲得綠色融資?更進一步的問題是,綠色項目會否降低銀行的信用風險,給予銀行更大誘因,或以更低利率放貸?銀行放貸時,主要有哪些考量因素?

落實碳中和需要整個社會各行業的共同努力,作為傳統國際金融中心,香港若要實現碳中和,並引領綠色和可持續金融的發展,則需要引導和匹配綠色資本的供應和需求,為真正需要綠色資本的項目和產品提供充足的資源,方為香港的零碳攻略。

作為傳統國際金融中心,香港若要實現碳中和,並引領綠色和可持續金融的發展,則需要引導和匹配綠色資本的供應和需求。(資料圖片)

撰文 : 黃元山 立法會議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