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政策引導 助科技信息化轉型

評論 2022/07/25

分享:

分享:

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在七一回歸慶典的講話,近期香港社會各界都在學習討論,毋須贅述。過去25年,我在香港經歷和見證了自己的青春;未來25年,我要養育子女為他們的青春作證。習主席明確的一國兩制4點原則,以及對港府施政提出的4點希望,最終都落腳在如何幫助香港青年人成長發展,對此我很認同,因為青年人是香港的希望,更是每一個家庭的希望。

善用科技增效率 升產業績效

何謂希望?希望,就是過上安居樂業的好日子,包括: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高效優質的公共服務、有瓦遮頭的住房條件,這些我們都可以把責任推給政府;但青年人如何多賺些錢?如何在事業上取得發展?在資本主義、唯利是圖的商業社會,就是職業價值和附加值高低的個人問題了。

在工業時代,香港沒有進行產業升級轉型,一味追求低成本地向內地、東南亞、甚至非洲轉移,導致本地工人失去職業價值。

在科技時代,香港沒有發展科技創新,而是選擇轉型第三產業及服務業,似乎經濟繼續成長,但低附加值的服務行業,長期徘徊在低收入水平,在高樓價、高物價的香港,生活不易。

在信息時代,所有行業都要進行信息化、數碼化轉型,才能生存和發展,香港基本上在這一時代的進程中完全迷失,經濟問題引起的深層次矛盾,也逐漸顯露了出來。

進行產業升級,提升從業者的科技工具應用能力,並提高運營效率和質量,再通過數據持續完善優化,提升產業績效,最終帶來的行業價值,必然包括提高從業者的收入。例如:擅長通過手機叫車軟件提供服務的出租車司機,收入一定高於滿大街跑着等着找客人的司機,並且服務態度更好,更受歡迎;通過外賣平台接單送餐的車手,收入一定高於餐廳自己請來坐等送餐的外賣員。

教育機構改革 港青與時俱進

如何在全社會推動科技化、信息化轉型?這其中政策引導就很重要了。再舉個例子,消費券申請者中,竟然超過400萬人,即絕大多數人,使用八達通申請,這和發放現金充值有甚麼分別?即使之後增加了PayMe和BoCPay,也可以預見,無非是瓜分其他原有電子支付工具的份額而已。我並不歧視八達通,只是覺得它有欠進取,作為上一代最成功的電子支付工具,恐怕只有在政府政策壓力下,才會真正用心將八達通升級到電子八達通吧。

從政策引導入手,促進各行各業的升級轉型、工作平台和運營模式的轉變,要求從業者掌握並使用技術性手段和工具;產業機構提升績效,以及職場人士提升自我訴求,則引發教育機構,尤其是高等教育機構的課程體系改革,不論專業,都要與時俱進,增加科技應用能力培養,以配合社會和產業發展需要,提升畢業生的職業競爭力。這一連串改變,最終也必然將提高職場青年的收入水平,讓日子過得更好。

未來25年,我將和兒女一起共同努力,未來可期!

作者認為,消費券申請者中,超過400萬人使用八達通申請,這和發放現金充值有甚麼分別?(資料圖片)

撰文 : 耿春亞 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主席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